文/凱莉.麥克唐納;譯/林麗雪

心理學教授珍.托利(Jane Torrey)在一九六九年記錄一個沒有人教導的孩子,是如何學會閱讀的個案研究。〈無師自通地學會閱讀〉(Learning to Read Without a Teacher)這篇報告刊登在《初級英文》(Elementary English)期刊,後來被廣泛引用為自然閱讀的例子。

托利博士在研究當中追蹤一名貧窮的五歲非裔美國男孩約翰(John),他來自南方種族隔離學校,老師發現他進入幼兒園以前已經學會閱讀,測驗顯示擁有中等的語言能力。約翰的父親是卡車司機,母親是醫院幫傭,他們家有五個孩子,總收入符合補助住宅的資格。所以一個在種族隔離的南方州男孩,父母親只受過最少程度的學校教育,他在入學以前是如何自己學會閱讀的?

約翰的例子讓所有老師大為驚訝,因此請求托利博士做進一步的研究。幾個星期裡,她每天花數小時在約翰家裡,觀察他的環境,以及閱讀與寫字的方式。從和約翰母親與祖母的對話裡,托利博士發現,約翰是自發性地學習閱讀,大部分是透過觀看和哼唱狂打的電視廣告,那種廣告強調的單字與詞組都很簡單。他也閱讀廚房食物罐頭上熟悉的標籤,或接觸家裡原有的或是圖書館借來的書本學習。最後,約翰比多數的孩子都更早對閱讀開竅。托利提出一些閱讀教學的想法,作為她個案研究的結論:

閱讀是學來的,不是教來的。即使是在學校裡,老師只能提供指導、有動機的環境,以及回答問題。沒有老師有時間告訴每個孩子每一件他必須學習的事,更別提有足夠的時間讓他練習每一樣原理。學習閱讀的關鍵可能是孩子對於他的環境提出對的問題,如果孩子做到了,將可以從各式各樣的來源得到答案,身邊不一定要有刻意教導的年長者。4
 
不可否認,這只是一個男孩的個案研究,但是托利是第一個提出讀寫是一種學習而非教導行為的學術研究人員。5在觀察約翰過了十年後,托利做出結論:「提早閱讀者的歷史所得到的發現,或許可以總結為,他們不是被教會閱讀,而是在包含足夠的刺激和素材的環境中學會閱讀。」6

提前的閱讀「教學」

在孩子發展完全以前強迫閱讀教學,造成的傷害可能會大於好處。有些研究員察覺到這個危險,開始阻止標準化的學校課程架構,因為這些課程提早在幼兒園教導閱讀。教育學教授南希.卡爾森—佩姬(Nancy Carlsson-Paige)和同事在《在幼兒園裡教閱讀:因小失大》(Reading in Kindergarten: Little to Gain and Much to Lose)報告中,對提早閱讀教學的危害提出警告。他們寫道:「當孩子的教育經驗不適合他們的發展程度,或是與他們的學習需要和文化不協調時,可能會對他們造成重大的傷害,包括感覺到不足、焦慮、困惑。」11雖然卡爾森—佩姬與同事倡議適齡發展的閱讀教學勝於自然學習讀寫,但是他們也認知到,提早強迫閱讀的代價明顯大於可能的好處。

認可這個閱讀常態分布曲線,即熟練閱讀的平均年齡大約是八歲,有助於解釋一些進步式教育家如何在獨立的學校培養讀寫能力。例如,在華德福教育體系裡,幼兒園並沒有教導閱讀以及其他課業主題,而且「沒有嚴格、明確時間的閱讀目標,或是任何其他以主題為導向的課程。」一年級時,華德福的學生透過故事、歌曲、活動、美術創作、遊戲來學習字母和字母發音,直到二年級才開始比較正式的閱讀指導。12 推遲的教學方式確保有較多孩子是在自然閱讀曲線的頂端,因而較可能發展完全,為閱讀做好準備。

研究員在二○一二年的一項大型學術研究當中,檢視了紐西蘭兩組兒童的閱讀成就資料。一組兒童在傳統的州立學校就讀,五歲時開始正式的閱讀教學,而另一組是在華德福/史代納學校(Waldorf / Steiner schools)入學,直到七歲才開始正式的閱讀教學。研究員控制各式各樣的變數,包括兒童目前的字彙技巧、社經地位,以及家裡的讀寫環境等等。由塞巴斯欽.蘇蓋特(Sebastian Suggate)博士領導的研究小組發現,比起晚閱讀組,早閱讀組在初期表現出較高的閱讀技巧,但是到了十一歲時就顯不出差異。事實上,研究員發現到了小學教育尾聲,相較於早閱讀組,晚閱讀組實際上會有更高的閱讀理解技巧。13 強迫提早閱讀可能產生與預期相反的效果。

挑戰讀寫能力發展的學校標準教育時間表,指出孩子自然學習閱讀有不同的方式和年齡,能夠幫助父母誠實檢視他們對閱讀熟練度的教育期待。但是父母是有影響力的,假使父母認為,孩子在閱讀或任何其他發展領域的遲緩,可能真的是學習障礙造成,那麼他們可以相信為人父母的直覺,去尋找合適的諮詢管道。儘管如此,我經常聽一些父母說,他們的孩子到了二年級結束還不會閱讀,並且被貼上閱讀障礙的標籤。那可能是事實,或者孩子可能只是還沒準備好,但是,學校對三年級的閱讀期待卻造成了人為的結束。

學校學生追求的「閱讀成就」

丹尼爾.格林伯格在《用「自主學習」來翻轉教育!沒有課表、沒有分數的瑟谷學校》(Free at Last)一書中描寫非強迫式的瑟谷學校教育方式。他指出,他們在營運的頭二十年,從未有過識字困難的案例。他說:「事實是,我們在學校從來沒有遇過,只是這可能是因為,我們從未要求任何人學習如何閱讀。」雖然沒有強迫孩子閱讀,瑟谷的學生全都學會了如何閱讀,雖然各自花的時間迥然不同。14標準化的學校教育沒有辦法顧慮到正常童年發展的巨大差異,以及人類理解與應對世界的多元方式。

教育學教授卡爾.惠特利認為,無校自學生可以藉由挑戰學校教育對學習閱讀的假設,開始影響更多的教育政策。他寫道:「無校自學生對教育家所謂的『閱讀成就』並沒那麼感興趣,因為那大部分代表的是測驗分數,大致上是評估低階的次要閱讀技巧。因此當其他人談論到『閱讀成就』時,我們可以說,看低階的閱讀技巧是焦點錯放,真正需要關注的是『閱讀理解力和對閱讀的喜愛』。」15良好的閱讀理解力和喜愛閱讀的成果,經常被無校自學生援引為證據,也就是比起主流的學校閱讀教學方式,培養自然的讀寫能力更有成效。

在學校環境裡學習閱讀通常包含了困難和不自然的過程,像是把書本拆解成一堆句子,把重要觀念搞成無意義的一團混亂。兒童在學校裡被教導要讀什麼、何時讀,以及該讀多久,伴隨著可怕的警告:「不准超前進度。」現在還有數位書籤,每晚指定的閱讀時間到了就會嗶嗶作響。

想要孩子討厭閱讀,只要強迫他們去讀他們不關心的東西、與日常生活無關的獨立主題、指定乏味的家庭作業,就可以讓閱讀變成苦工而非樂事,還要計時、頻繁測驗他們的解題技巧,然後再給他們貼上標籤。我們之中經過這一切仍然喜歡閱讀的人,並不是因為學校,而是因為對之不予理會。

註釋

  1. Jane W. Torrey, “Learning to Read Without a Teacher: A Case Study,” Elementary English 46 (1969): 550–556, 658.
  2. William Teale, “Toward a Theory of How Children Learn to Read and Write Naturally,” Language Arts 59, no. 6 (1982): 558.
  3. Jane W. Torrey, “Reading That Comes Naturally: The Early Reader,” Reading Research: Advances in Theory and Practice. Vol. I, ed. T. G. Waller and С. E. MacKinnon (New York: Academic Press, 1979): 123.
  4. Alan Thomas and Harriet Pattison, “The Informal Acquisition and Development of Literacy,”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 on Home Education, ed. P. Rothermel (London: Palgrave Macmillan, 2015): 57–73.
  5. Annie Murphy Paul, “Why Third Grade Is So Important: The Matthew Effect,” Time, September 26, 2012, http://ideas.time.com/2012/09/26/why-third-grade-is-so-important-the-matthew-effect.
  6. Harriet Pattison, Rethinking Learning to Read (Shrewsbury, UK: Educational Heretics Press, 2016): 138–39.
  7. Peter Gray, “Children Teach Themselves to Read,” Freedom to Learn (Psychology Today blog), February 24, 2010,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blog/freedom-learn/201002/children-teach-themselves-read.
  8. Nancy Carlsson-Paige, Geralyn Bywater McLaughlin, and Joan Wolfsheimer Almon, “Reading Instruction in Kindergarten: Little to Gain and Much to Lose,” Defending the Early Years (2015): https://www.deyproject.org/uploads/1/5/5/7/15571834/readinginkindergarten_online-1__1_.pdf.
  9. Arthur M. Pittis, “Literacy, Not Just Reading,” Waldorf Education: A Family Guide, eds. Pamela Johnson Fenner and Karen L. Rivers (Amesbury, MA: Michaelmas Press, 1995), 73.
  10. Sebastian Suggate, Elizabeth Schaughency, and Elaine Reese, “Children Learning to Read Later Catch up to Children Reading Earlier,” Early Childhood Research Quarterly 28, no. 1 (October 2013): 33–48.
  11. Daniel Greenberg, Free at Last: The Sudbury Valley School (Framingham, MA: Sudbury Valley School Press, 1987), 31, 35.
  12. Karl F. Wheatley, “How Unschoolers Can Help to End Traditional Reading Instruction,” Journal of Unschooling and Alternative Learning 7, no. 13 (2013), http://jual.nipissingu.ca/wp-content/uploads/sites/25/2014/06/v71131.pdf.

※ 本文摘自《自主學習大未來》,原篇名為〈自然的閱讀〉,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