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喬治.翟登;譯/甘錫安

如果你剛好在1980年代中期已經出生而且經常看新聞,應該會覺得咖啡對身體很不好:

「喝咖啡與女性罹患心臟病的風險有關」

「肺癌風險『可能源自咖啡』」

「每天喝五杯咖啡會使風險提高為三倍」

「研究顯示喝咖啡的人罹患癌症風險較高」

「研究指出咖啡可能使心臟病風險加倍」

但1986年初,美聯社又發布以下這條新聞:

「研究發現咖啡不會提高心臟病風險」

呼!鬆了一口氣。但只不過兩年後(1989年)報章又報導:

「低咖啡因咖啡可能帶來風險」

1990年繼續出現嚇人的新聞標題:

「只喝兩杯咖啡也會大幅提高死亡風險」

「咖啡讓心臟陷入風險」

以上新聞標題發布於1990年9月14日。僅僅二十八天後:

「咖啡不會造成心臟病風險」

「咖啡與心臟病風險的關聯已經化解」

「研究指出咖啡對心臟沒有風險」

但半年之後又這樣講:

「咖啡可能提高心臟病風險」

一年後,事情似乎終於有了定論:

「咖啡不會提高心臟病風險」

「研究指出每天喝三杯咖啡對胎兒無害」

「研究表示咖啡不會提高膀胱癌風險」

「研究指出咖啡不具風險」

許多人可能認為遊戲到此應該結束了。並沒有。上面這個新聞標題發表後才二十二天,咖啡又開始危害生命了:

「研究指出:咖啡重度飲用者心臟病發風險較高」

但在「馬的不要喝咖啡」和「額……應該還好」之間擺盪二十五年之後,咖啡決定做出重大改變:

「研究人員指出:飲用咖啡可降低心臟病發風險」

等等,你說什麼?咖啡其實對身體很好?後來幾年的新聞標題還是一樣沒辦法幫我們做決定:

(可惡!)少喝咖啡多走路可降低髖部骨折風險

(好耶!)研究指出咖啡可降低癌症風險

(可惡!)女性大量飲用咖啡可能提高心肌梗塞風險

(好耶!)咖啡不會明顯增加美國女性冠狀動脈心臟病風險

(好耶!)研究指出飲用咖啡可降低自殺風險

(可惡!)大量飲用咖啡可能導致高血壓

(可惡!)咖啡杯中可能藏有膽固醇過高的風險

(好耶!)咖啡可能降低結腸癌風險

(好耶!)咖啡可降低膽結石風險

(可惡!)英國研究指出咖啡和茶與心臟病風險有關

(好耶!)咖啡可能與降低心肌梗塞風險有關,茶則沒有這種功效

以上這些新聞標題全都發表於2000年以前。2000年以後,這類標題發布得越來越快。我做了一項非常不符合科學的小規模實驗,在Lexis Nexis網站上搜尋2000年到2009年間報紙和通訊社的健康版中包含「咖啡」、「風險」和「提高」或「降低」的報導——總共找到2475個「提高」和615個「降低」。即使假設這些結果有一半跟咖啡無關,其餘部分又有一半講的是同樣的事,還有600多篇報導說咖啡會提高某些風險,而有150多篇說它能降低某些風險。

我一開始的反應是這樣的:

科學界你夠了沒!問題很簡單:咖啡對身體好還是不好?我能不能喝咖啡?聽好,我知道做研究不簡單,但都研究二十多年了,難道還沒辦法找出答案?

咖啡不是唯一讓新聞標題互相矛盾的食物。2016年,美國史丹福醫學院的兩名科學家拿起書架上的《波士頓烹飪學校食譜》(The Boston Cooking-School Cook Book),隨便選了五十種材料,接著搜尋文獻,找出每種材料可能和癌症有關的研究(這些材料都不像「滿月時從正在哺乳的山羊乳房擠出的汗水」那麼少見,而是蛋、麵包、奶油、檸檬、紅蘿蔔、牛奶、培根和蘭姆酒這類常用材料)。排除相關研究少於十篇的材料後,還剩下二十種材料。在這二十種材料中,只有四種材料的研究結果完全一致。其他材料(換句話說是80%的材料)至少都有一個互相矛盾的結果。有些材料則有許多互相矛盾的結果,例如葡萄酒、馬鈴薯、牛奶、蛋、玉米、乳酪、奶油,以及……沒錯,就是咖啡。所以最後我們看到的是統計學家及記者瑞吉娜‧努佐(Regina Nuzzo)所謂的「揮鞭新聞」(whiplash news)。

政治人物改口一次,我們就覺得不爽,科學界怎麼能對同一種食物改口好幾十次?

各位先生、小姐,為各位介紹營養流行病學(天使合唱音樂下~)。營養流行病學研究哪些食物會讓我們早點進墳墓,以及大多數與食物和健康有關的新聞標題來源。

營養流行病學依據的大多是長期的前瞻性研究。前面提過,這類研究類似1950年代進行的吸菸與肺癌相關研究。找來一群人,問他們一大堆關於生活方式的問題,接著長期追蹤他們,記錄後來他們得了些什麼病。這些研究得到的結果是關聯(association,也稱為「相關」〔correlation〕,但本書使用「關聯」)。吸菸研究發現,大量吸菸和罹患肺癌的風險提高到1000%以上有關。典型的營養流行病學研究可能會發現(舉例來說),每天喝兩杯咖啡,與跌倒造成髖部骨折的風險增加30%有關。於是便出現了「少喝咖啡多走路可降低髖部骨折風險」這樣的新聞標題。

多年下來,隨著完成越來越多營養流行病學研究,研究發現的關聯也逐漸增加。這些關聯有時彼此一致,有時完全不同,就像咖啡相關研究一樣。關聯在好和壞兩端來回擺盪,健康線記者跟著擺來擺去,因此就產生了剛剛提到的咖啡揮鞭新聞。

本文摘自《成分迷思:解讀健康新聞的10堂通識課》(Ingredients: The Strange Chemistry of What We Put in Us and on Us)一書,由行路出版授權刊載。作者喬治‧翟登(George Zaidan)是科學傳播工作者、電視及網站主持人暨製作人,曾製作國家地理網路節目《成分》(Ingredients),並執導MIT網路節目《科學大聲說》(Science Out Loud)及參與撰稿。他的作品曾經刊載在《紐約時報》、《富比士》、《波士頓環球報》、《國家地理雜誌》、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的《鹽》、NBC的《宇宙日誌》、《科學》、《商業內幕》和Gizmodo。翟丹目前是美國化學學會的執行製作人,《成分迷思》是他第一本書籍作品。

本文介紹:
成分迷思:解讀健康新聞的10堂通識課》。本書作者/喬治.翟登(George Zaidan);譯者/甘錫安;出版社/行路出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餐桌上的偽科學
  2. 吃的科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