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一名少女在地鐵遇上性騷擾,幸而旁邊的中年婦人解圍,群眾當中有人幫忙把嫌犯逮住。嫌犯認罪之後,網路論壇出現一篇貼文,直指少女誣賴好人,而且過往便已素行不良。有人在網路上公開了少女的真實姓名和就讀學校,少女開始承受來自網際網路和現實世界的壓力與惡意,最後在心力交瘁的情況下跳樓身亡。

少女是自殺的。但少女的姊姊不這麼認為。她認為是那些言論逼死了少女,而根源自然是在論壇貼文指控少女的那個人。

初讀陳浩基作品《網內人》的時候,會認為從這裡開始,故事進入了真正的主線──少女的姊姊阿怡透過介紹,找到獨居在破舊大樓裡的無牌偵探阿湼,委託阿湼利用他非凡的駭客技術,找出那個貼文者。

倘若讀者不夠細心,或許不會察覺這裡有什麼不對──以推理故事常見的架構來看,阿怡是委託人,阿湼是偵探,貼文者是凶手,找出凶手,故事就結束了。但倘若是個細心的讀者,或許會察覺陳浩基在這裡留了一手──找出貼文者,然後該做什麼?阿怡認為貼文者是凶手,但在法律上貼文者並未犯下阿怡認定的罪行,故事假若在這裡結束,那讀者大約不會感受到任何真相大白、一切各安其位、世界回歸某種「秩序」、讀完推理小說理應要有的那種愉悅。

或者再讀下去,某些讀者可能會發現有個安排不大對勁──阿湼的駭客技術太強大了,而且陳浩基花了不少篇幅解釋技術細節,向讀者證明一個駭客的確能夠做到那些事情。所有讀者都會發現阿湼很行,這本身沒什麼不對,這角色得有足夠的技術才能執行任務;會發現不大對勁的讀者感覺到的「不大對勁」,是阿湼太行──太強大的角色遇上難題只是「還沒解決」,不是「沒辦法解決」,而設法蒐集線索、尋找證據、獲得新技能或找到新視角等等,是角色讓情節出現轉折並且推進情節的主要方式。也就是說,太強大的角色不會遭遇足夠份量的衝突,一路看這樣的角色過關斬將或許很爽快,但即使是為福爾摩斯寫故事的華生,也知道那種福爾摩斯看一眼就破案的事件沒什麼好寫的,好歹也得讓他抽個三斗煙才能解決,否則哪有看頭?

是故,前述那幾類讀者在《網內人》讀到中段的時候,或許會突然生出一種「原來如此」的感覺──阿湼尋找貼文者的任務不算一線到底,但都只有「還沒解決」的問題,沒有「沒辦法解決」的問題;阿湼在故事的前半完全展現了他的強大,在故事中段就確認貼文者身分了,而這樣的角色與情節設計,為的是在故事中段阿怡決定接下來如何對付貼文者之後,搭建的舞台。

那個舞台需要有個熟知所有機關、看來在台前表演其實掌控幕後台底一切運作的魔術師;或者,說得誇張一點(但或許更為貼切)──那個舞台需要一個神。

因為《網內人》真正想說的不是網路犯罪、不是網路與現實綜合而成的言語和情感霸凌,也不是現今網際網路存在多少讓有心人士可以趁隙而入的安全漏洞──這些故事裡全提到了,但《網內人》真正的主題,是「罪」與「罰」,是陷在因果關係當中的人。

這樣的主題拿掉網路仍然存在,網路只是從現實延伸而出的場域,催化了惡行、加速了果報,同時也讓凡人有機會憑藉科技的力量行使神蹟。

有趣的是,因為陳浩基如此安排,某個層面來說,《網內人》的後半比前半更具推理趣味。前段搜尋貼文者的過程看來像是破解謎題,實際上是在把所有機關安置到位;後段看來像是為了阿怡的決定布局,實際上才是為讀者層層剝解圍繞事件的種種表象、顯露箇中人性內裡的「推理」。

當然還是可以把《網內人》視為一本單純的推理小說。這個故事的最後昭示了一樁罪行的真凶,而與前面情節連結的手法相當巧妙,同時回扣了阿怡和阿湼這兩個主要角色的行事動機,再扣回整個故事的主題。

只是,《網內人》呈現的不只是陳浩基操作推理元素的成熟技巧,還有他試圖講述人性主題的企圖,這是一本好小說必須具備的創作野心──事實上,應用科技去講述這些過往優秀創作者聚焦的主題,本身就極具意義。許多科幻小說作者做過類似創作,但《網內人》的場景就是現在。

「現在」是個奇妙的時代,人類因為醫學與科學的發展而延長壽命,生活樣態改變的速度極快,但法律規章、社會制度等等沒法子與之等速變化,人對許多物事的認知,就卡在新舊之間。許多人成天使用網際網路,但真正了解運作方式只是少數,這在分工越來越細的近現代化社會裡本是常態,可是在某些時候,人類仍會將自己的日常視為與己無關的異端;例如批評網友不當言論的當下,沒想過自己其實剛在某個論壇隨手寫過自認正義實則偏頗的留言,例如某些轉型遲緩的產業,明明就在利用各種科技帶來的便利製程,卻不願接受結合科技同時兼顧該產業本質的產品。

實際上,就算沒有網際網路,每個人都仍是人際網路中的「網內人」。網路會讓某一方偏激的惡意更容易被看見,會讓某一方承受的壓力更劇烈,但人類生活尚未完全脫離物質層面(Metaverse以現今狀況來看真是令人充滿疑慮),網際網路當中以數位形式流竄的善行與惡念,並不來自科技,而來自人。

陳浩基提過《網內人》會有續集,倘若他維持相同的創作企圖,那麼續作就值得期待。身處這樣的時代,我們需要這樣的作品。

陳浩基說:

  1. 「前提是『有趣』,只是我閱讀速度極低⋯⋯」──專訪12月店長陳浩基
  2. 寫作的謎底:臥斧、陳浩基對談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