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寓言家

說到卡繆,大部分的人都會先想到《異鄉人》,以及他與「存在主義」關聯甚密的部分;再來就是因為新冠疫情爆發,突然再次掀起話題的《鼠疫》。而這本卡繆的《正義者》是一部劇本作品,是卡繆特意描寫在1905年,莫斯科一個社會革命黨恐怖小組進行的一次暗殺計畫──要用炸彈炸死沙皇的叔叔謝爾日大公。這是歷史上的真實事件,卡繆也保留了當時的真實人名──卡利亞耶夫,以顯示對這些「反抗者」的敬意。

這齣劇是一個五幕劇,劇中的場景十分簡單,透過卡利亞耶夫與他們組織中一同進行這個計畫的成員們的思辨、討論,層層探討出所謂尋求「正義」時的矛盾和衝突。

為了正義可以不擇手段嗎?

這個故事在說什麼呢?這是一群「正義者」為反抗沙俄時期專制政權的暗殺故事。這群革命的年輕人當中,雖然抱著相同的願景,但每個人的立場和想法卻又不大相同。在卡利亞耶夫第一次準備對謝爾日大公丟炸彈時,卻因為在謝爾日大公的車上看到了兩名孩子,而決定停止了這次的暗殺計畫。

身為主角的卡利亞耶夫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他說:「我投身革命是因為我熱愛生命。」對於卡利亞耶夫來說,他嚮往生命中的美好,而革命可以帶給社會更大的幸福。他說:「我們殺人是為了建立一個永遠不再殺人的世界!」為了理念而殺人並且犧牲自己,是一種莫大的幸福,因為這樣的殺人是實現正義的手段,與此同時,他當然也不希望傷害到其他人的生命。

但同樣是革命份子的史代潘就不這樣認為。三年前曾經被抓、受酷刑,最後逃了出來的史代潘則態度強硬地認為,為了要革命成功,任何手段都是允許的。如果沒有決心要達成革命的目的,那就是對革命的一種不信任!這樣對正義的矛盾和衝突加深了這些革命者對正義的省思。卡里亞耶夫作為主角,在劇本中也顯現了他純潔、善良的性格。

達成正義的路上充滿考驗

在第二次殺死大公的日子,卡里亞耶夫領略到了「仇恨之中沒有幸福可言」,正義者是難以得到幸福的,所以正義者要走到比仇恨更遠的地方去,那就是愛。用這樣殘酷暴力的手段去達成目的,真能有幸福的愛嗎?正義者熱愛人民,但他們一味的付出,人民知道嗎?有人了解他們這樣的用意嗎?於是同是革命者、也是卡利亞耶夫的情人朵拉問:「你對人民的愛,是源源不絕的溫情,或是相反,帶著復仇和反抗的火焰呢?」這樣的矛盾時常出現在他們心中。

當警察處長問卡里亞耶夫:「如果理念無法殺害孩童,那值得為了他殺害大公嗎?」卡里亞耶夫隱約知道其中的矛盾。他為了理念殺人,但那就是殺人。之後加入對話的大公夫人更是加劇了這樣的矛盾。大公夫人的訴求是希望卡里亞耶夫向上帝祈禱並且悔改,這樣他能夠被赦免,不用被絞死。她告訴卡里亞耶夫,他所炸死的大公偶爾還會跟農民喝酒,而他放過的那兩個孩子,卻連把施捨放到窮人手上都不願意。

這裡面層層地鋪疊,都在在顯示了正義者們在追求「正義」途中的各種矛盾和掙扎。雖然他們心中對於內心的想像十分明確,但這一路上都不是坦途,一道道的磨難侵蝕著他們對「正義」的想像。但卡里亞耶夫到最後都堅持求死,這一路上他始終都沒有動搖地完成自己革命的任務,也以死來確實彰顯自己對理念的實踐及堅持!

卡繆為什麼寫這樣的劇本?

在卡繆的文集《反抗者》,〈有所不為的謀殺者〉篇章當中,就提到了在1905年發生的這一系列反抗事件。卡繆認為:基督教的消亡帶來的虛無主義進而為年輕人帶來了恐怖主義,利用這些激烈、暴力的手段,重新尋找價值,而這群《正義者》中的反抗者,確實以犧牲自己的性命,創造了絕對的價值。

這些正義者為了更多人的幸福,決定用激烈的手段甚至殺人來達成心中的正義,而以自己的死和犧牲作為一種抵償。他們在乎別人的幸福比在乎自己的幸福多一些,也是因為這樣的善良,才讓他們一路上的歷程飽經折磨。儘管革命中各種價值的牴觸和矛盾,次次考驗著他們,卻仍然堅持理念,這樣反抗的精神雖不是一種幸福的愛,但真確地體現了一種令人動容的價值!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卡繆很威:

  1. 高中生宣稱受《異鄉人》影響殺害同學,卡繆拒絕撇清罪責
  2. 卡繆毫無疑問站在革命者這邊,要我們直視「正義之難」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