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葉壯

在《魔獸世界》中,每一個選擇「牛頭人」作為自己種族的玩家,都會在等級很低的時候,接到一個叫「凱雷失蹤了」的任務。任務很簡單,就是幫一個名為阿哈布.麥蹄的 NPC(非玩家角色)找回他丟失的小狗凱雷。

這個任務沒什麼前置條件,也沒什麼後續任務,給的獎勵也談不上豐厚。但是我每次建立一個新的「牛頭人」角色時,都會認認真真地把這個任務做完。因為這個任務其實是一個值得尊重的玩家留給世界的遺產。

伊薩.查特頓是一個被單親爸爸撫養長大的孩子,也是一個患有惡性腦瘤的人。他的爸爸在《魔獸世界》剛剛釋出的時候就很感興趣,只是家裡經濟狀況不太樂觀,所以一直沒有辦法購買能用來玩遊戲的電腦和遊戲帳號。禍不單行,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燒毀了伊薩所有的玩具,後來他和爸爸共同決定,用有限的經費重建家園,其中就包括購買一臺電腦和網際網路的服務,再買一個《魔獸世界》的帳號,兩個人一起玩。

從此以後,這對父子的關係變得比之前更加親密,不僅討論遊戲中的各方面內容,也會共同探討生活與未來。

只不過伊薩的病一天比一天重,必須承受著一連串的治療,而在某次陷入昏迷然後在醫院甦醒後,他只有一個要求:玩《魔獸世界》。《魔獸世界》的研發公司暴雪娛樂在得知這個訊息後,馬上安排了讓伊薩前往暴雪總部的行程,全程由當時的遊戲總監傑夫瑞.卡普蘭陪同。

伊薩花了一天的時間,設計了一把遊戲中的高階武器、一個 NPC 和與這個 NPC 有關的任務,還為 NPC 錄製了專門的語音。這個 NPC 就是阿哈布.麥蹄,而他要找的那隻狗,原型就是伊薩本人的寵物狗凱雷。這並不是玩玩而已,武器、NPC 與任務,在全世界的《魔獸世界》伺服器都上線了。

在行程的最後,暴雪娛樂把伊薩和他爸爸的遊戲角色升級到了七十級(當時的滿級),給了他遊戲中最好的裝備和大量的遊戲貨幣,甚至還暫時給了他遊戲管理員的許可權,這樣他就能自己去體驗當時遊戲裡最厲害的魔獸是什麼樣子的,而且有了秒殺它的能力。

這一天的行程讓伊薩很疲憊,但更多的是興奮。他想在未來成為暴雪娛樂的員工,並加入測試團隊。但是,現在的他必須要回家養病了。然而,不到一年後,伊薩的病情急劇惡化,因為腫瘤的緣故,他出現了視力上的障礙,右半邊身子也動彈不得。最終,他在家附近的醫院去世,年僅十二歲。

雖然伊薩過世了,但是直到今天,每一個《魔獸世界》的玩家,都可以在血蹄村看到一個向你招手,讓你幫他找小狗的 NPC,還能聽他和你對話,那就是這個孩子曾經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證明。

伊薩去世後,他的父親特地寫下了這樣的追悼文:

我寫作此文的動力,源自巨大的痛苦。伊薩的去世是一個悲劇,他再也無法做他想做的事,再也無法發掘自己偉大的潛力了,這也無疑是整個世界的損失。我願以他為楷模。當病痛將他束縛在輪椅上時,他就開始體驗《魔獸世界》;當光明也被奪去時,他便享受音樂、和寵物玩樂或嘗試美食,甚至指揮我繼續扮演他在遊戲裡的角色。他的理念是,當病痛把他的世界變得越來越小時,他就更緊密地擁抱生活。他對生命的美好渴望,是我所難以企及的。

我想,紀念我愛子的最好方式,莫過於學會像他那樣熱愛生活。

這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因為我的至愛已經消逝,但伊薩一定樂於看到我的努力。《魔獸世界》的社群一直以來給予我們最大程度的關懷,在這裡我希望他們也能向生活的真諦更進一步,以此銘記我的伊薩。

伊薩的病痛和逝去是一個悲劇,病魔竟如此輕易地擊碎了我們的生活,但伊薩面對病痛表現出來的鬥志,也讓我明白了人的意志是如何超越病痛折磨的。

全球的《魔獸世界》玩家給予我們的關愛、那些素昧平生的拳拳之心,深深打動了我。病痛可以摧殘身軀,卻不能動搖一顆堅不可摧的心;腫瘤可以摧毀大腦,卻無法撼動昂揚的鬥志。

我深愛的兒子,他是伊薩.鳳凰.查特頓,他是獵人 ePhoenix,他是法師 Squirlanator,他離我而去,留下無限哀思。
請記住我的兒子,他是一個好孩子,一個聰穎而熱忱的孩子,一個《魔獸世界》的死忠粉絲,一個愛吃糯米布丁和奶油拌麵的孩子,一個在無盡痛苦中仍不忘微笑的孩子。

也請記住暴雪的關懷和《魔獸世界》社群的關愛。沒有這些饋贈,伊薩與病魔對抗之路恐怕會更為曲折。
感謝所有曾幫助過他的人。
 
你真誠的
米卡.查特頓

從二○○九年開始,《魔獸世界》在每年的春節期間,都會讓一個牛頭人 NPC 出現在特定的區域,他的名字就是「長者伊薩.麥蹄」。

※ 本文摘自《今天開始,陪孩子打電玩》,原篇名為〈社交媒介的元素四&五:儲存與複製〉,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