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叢林旅行社專推災難觀光,她帶薪休假,偽裝成遊客跟團

文/尹高恩;譯/簡郁璇

就像排除日常生活的危險要素、刨去馬鈴薯表皮的嫩芽、取出卡在皮肉間的子彈般,人們想要抽去災難,盡可能離自己越遠越好。不過,也有人特意去尋找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危險元素。他們帶上緊急求生工具、自家發電機與緊急帳篷之類的東西,四處搜尋能稱得上是災難的玩意兒。也就是說,有人會去尋覓流入茫茫大海的垃圾島並特意造訪,而叢林,就是為這些人服務的旅行社。

尤娜也曾憧憬過那種旅行。尤娜的第一個旅行地點是長崎市,吸引她前去的,是旅遊指南上的一句話:「這座城市中,有好幾座在原子彈襲擊之後慘遭祝融,或是被暴風帶走項上人頭的天使像。」雖然旅遊指南上標示的是缺了人頭的天使像所在處,但尤娜真正感興趣的是人頭飛去了哪裡。當然了,大部分尤娜感興趣的東西都是被省略的。她所關心的,是從石子上掉落的石子、從鮮魚身上刮下的魚鱗、從馬鈴薯的表面刨去的嫩芽、沾上鮮血的子彈,這些東西的現在式。

在叢林,尤娜花了逾十年的時間四處搜尋災難,並將它們商品化,但這份工作與她年輕時的志向可說是八竿子打不著。尤娜不過是習慣了把一切數字化的過程。災難的頻率、強度、人名與財產損失都轉成形形色色的圖表,貼在尤娜的辦公桌上,旁邊還有世界地圖和韓國地圖,但大部分標示在地名上的備忘錄,都是分析災難時的必要資訊。

如今對尤娜來說,某些地名甚至和災難畫上了等號,像是在紐奧良能親眼目睹颶風的痕跡;在紐西蘭能一窺令整座城市轟然倒塌的大地震;在車諾比可以體驗核能外洩後形成的幽靈村莊,以及由輻射落塵造成的赭紅群林;在巴西貧民窟可以體驗經濟危機的殘酷現實;在斯里蘭卡、日本和普吉島,可以體驗海嘯席捲的威力;至於在巴基斯坦,則可體驗大洪水的侵襲。認真說起來,沒有哪個城市是無災無難的。災難猶如憂鬱症,潛伏在世界上的每個角落,當刺激超過某個臨界點,憂鬱症就會化膿、破裂,但有時它也可能平靜地躲藏終生。

黃牌

最近尤娜格外有種奇特感覺,彷彿每到上班時,她就像偶然飄進公司的蒲公英種子,分明坐的是自己的座位,卻好像只能坐今天這麼一天似的,十分彆扭。每每看到那些新人如乞討的叫化子般在走廊四處遊蕩,她就覺得忐忑不安。而尤娜會說出那樣的話,是因為幾個要好的同事在茶水間大肆抱怨的氣氛下使然,但起先大家只是隨口聊聊,直到尤娜說了那話之後,氣氛便突然變得很真摯。原本像是朝垃圾桶扔進衛生紙般隨口說完,然後左耳進、右耳出的同事們,個個面露嚴肅地問尤娜:

「妳碰到了什麼不舒服的事情嗎?是不是?」

尤娜感覺好像只有自己陷入了險境,於是急忙離開了茶水間。可是事實上在幾天前,確實發生了讓她不自在的事。尤娜準時前去開會,可是那裡卻連半個人也沒有。有個後輩瞪大了眼睛,從另一頭走向尤娜。

「不是要開會嗎?」尤娜邊走出空蕩蕩的會議室邊問,結果後輩眨了眨眼,說:「今天不是犯規嗎?」

「犯規?」尤娜反問。

後輩卻回答:「就是說啊。」

哪來的「犯規」?這又是什麼新的流行語?還是簡稱或暗號?仔細想想,前一天去隔壁部門時也聽到有人說:「是因為犯規。」尤娜糊里糊塗地說了聲「是喔」,結果完美錯過了詢問「不過,那是什麼意思?」的時間點。她原本以為自己不需要刻意去了解那個用詞的涵義,只要找出它是在什麼情況下反覆出現就夠了,可是卻沒有絲毫頭緒。明明只消找個人問一下就行了,但想到要自曝其短,也同樣讓人不安。更荒唐的是,其他人似乎都知道這個字眼的意思,三不五時就會提到一次。

後輩匆匆忙忙地走遠了,尤娜再次怔怔地望著空無一人的會議室,接著按下了電梯按鈕。通常會議結束後,大夥都會跑到洗手間或吸菸室排解忍耐多時的需求,可是就算那天沒有開會,尤娜也感到筋疲力竭。那時,金也和尤娜一起搭上了電梯,而電梯門才剛關上,他就對尤娜說:

「強森要我跟妳打聲招呼。」

「誰?」

「我說強森,我的小強森。」

金的指尖指著自己的鼠蹊處。那是從二十一樓降下至三樓的電梯內,當時裡面就只有金和尤娜兩人。金甚至不留給尤娜任何表露詫異的餘地,手掌立即不安分地一把捧住臀部──尤娜的臀部。他並非不小心,而是蓄意為之,言行之間透露出,就算被尤娜發現他是故意的也無所謂。

「妳不是還很年輕嗎?可是怎麼老是在狀況外?」

尤娜盡可能保持自然地轉過身,迴避金的手部動作。這次金的手伸入了尤娜的襯衫。尤娜的心頓時一沉,但並不是因為親眼目睹金不為人知的一面,也不是因為被主管性騷擾的緣故,而是因為據尤娜所知,金只挑被打入冷宮的人進行性騷擾,好比那些收到黃牌,或者即將收到黃牌的人。或許,金的性騷擾本身即是一張黃牌。

尤娜很頑強地想要抽身,內心卻很顧忌安裝在背後的監視器鏡頭。即便只能看到背影,她也希望能若無其事地站著,別給任何人發現。監視器自然不可能沉睡二十四小時,電梯也不知道何時會打開門,瞬間公開內部正在上演的情況。可是,金膽敢如此厚顏無恥,代表他根本不在乎自己被抓到,同時也是絲毫不將尤娜放在眼裡的表現。這時,電梯突然開啟,有兩個人進來了,但這已經是金把手從尤娜的胸脯移開,乖乖插入自己口袋之後的事了。只不過,金用一種隱約能讓他人聽見的細微音量說:

「所以啊,妳也要多花點心思在語言上。如果不懂當代流行語,幾乎等於是把『我就算落後別人也沒關係!』這幾個字貼在身上走來走去。」

金走出電梯後,電梯內的其他人瞟了尤娜一眼。在那之後,金又有兩次將冰冷的手伸入尤娜的裙底。雖然重點不在於手的溫度,而在於那隻手本身,但就連那份冰冷感,都令人痛恨得起雞皮疙瘩。每次碰到人事變動時,金都會帶上尤娜,十年來都一直是她的直屬上司。他是個有能力的主管──準確地來說,他不是有能力的主管,而是有能力的部下,也因此才能保住有能力的主管這個頭銜。

天坑

「妳老實說說,妳是需要休息,還是想找其他工作?」

金一邊說道,一邊在販賣機買了咖啡給尤娜。金的提問很純熟老練。

「我想休息一下,身體狀況也不太好。」

金點了點頭,也許尤娜的回答正是那種老掉牙的常見台詞。

「可是,我怎能輕易放妳走呢?」

尤娜只是靜靜地盯著地面。

「就這樣辦吧。我會給妳一個月的休假,妳呢就趁這幾個禮拜好好休息,去旅行一趟吧。不是站在公司員工的立場,而是以消費者的立場去體驗一下。剛好有幾個正在討論要保留還是要收手的商品,如果妳從中挑選一個的話,經費可以全額報出差費,只要妳旅行回來之後寫份報告就行了。畢竟妳也打拚了十年,工作倦怠挺正常的。」

「我的位子可以空一整個月嗎?」

「從妳的立場看來是休假,但公司這邊會做出差處理,所以妳不用擔心。妳可以決定商品的存廢,因為公司會參考妳的意見,再決定商品的生死。」

「我企劃的那些項目也包括在內嗎?」

「嗯,沒有。」

「那應該是有另外的人負責吧,我有權利這麼做嗎……?」

「負責人哪能做出客觀判斷?這種情況之前經常發生,這次是由我來掌管,況且妳不是我全心信賴的首席企劃嗎?就出差的角度來看,這可是個爽缺,妳知道吧?」

見到尤娜露出意想不到的表情,金輕聲細語地說:

「在我進公司大約十年時,我的恩師也採用了相同的方式。當年我很理所當然地就接受了,可是工作久了才發現,這是一間非常冷酷無情的公司。幸虧這次碰上了絕佳的機會,妳就當是公司看在妳長年效力份上所給予的餽贈吧。」

反正一開始也不是真抱著非辭職不可的決心而提辭呈,只不過若是不這麼做,金可能會更蔑視自己,所以才發送訊號提醒他罷了。在這裡,休息並非稍作停頓的逗號,而是澈底結束的句號。發現自己心力枯竭時,大家會以迂迴的方式申請留職停薪,但有很多人自此沒再回到公司。

不過,另一方面,也有本是句號卻以逗號處理的相反案例。至少如果是公司想要留住的人才、必要的人才,公司是不會任由對方提出辭呈的。尤娜需要確認幾件事,而她認為此時雙方算是達成一種默認的協議,等於是金拿自己犯下的過錯和出差爽缺來做等價交換。倘若金沒有在此刻輕輕地拍打尤娜的腰部兩下,她差點就把金先前提到「小強森」的事給忘了。

尤娜快速地將叢林正在販售的旅遊商品目錄瀏覽一遍,上頭有「火山的殷紅能量」「大地的撼動、水之審判──諾亞方舟」「令人聞風喪膽的海嘯」……前十名的人氣商品中沒有一個是尤娜所企劃的。其中有尤娜播種施肥、吃盡各種苦頭後,卻是未能歡喜收割的商品。那項商品後來交給了其他負責人,但光是看到標題出現鎮海和櫻花等字眼,尤娜的心中就已經升起一把無名火。那項商品目前位居販售排行榜的第七名。不必動手就有現成的便宜可撿,那位負責人此時肯定正快活地哼著歌吧?一想到這,尤娜又忍不住怒火中燒。

尤娜能選擇的商品有五種,這幾個要下架的候選商品中,也沒有尤娜企劃的商品。尤娜的能力就介於最受歡迎與最不受歡迎的商品之間。她決定透過與客服通話來獲取與旅遊商品相關的情報。她一提到自己正在考慮這五款商品,不出所料,客服推薦了最貴的商品。

「我想推薦『沙漠的天坑』給您,它的價位之所以比其他商品高,是因為住宿的緣故。因為是剛蓋好的度假村,所以整體設備很乾淨,是兼具休養放鬆功能的商品。能夠一次體驗火山、沙漠和溫泉三種主題的機會畢竟不常見嘛,它既然貴了兩成,自然也會帶來同等的滿意度。」

從客服的回答聽起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宣傳的商品價值掉了兩成以上,因此正處於存廢的十字路口。總而言之,既然能報出差費,站在尤娜的立場,理當選擇最貴的商品。

沙漠的天坑是趟六天五夜的行程,目的地是名叫「美奈」的地方,但尤娜必須先在網路搜尋一下才知道那個地方在哪裡。美奈是個和濟州島一般大的島嶼,如果想去美奈,就得行經越南的南部。先搭飛機前往胡志明機場,再搭巴士到藩切市這個海岸城市,接著還要搭船半小時左右才能抵達美奈。尤娜大概能明白為什麼這項商品會不受青睞,光是路途往返就要耗掉兩天,而且相較於其他災難旅遊行程,能欣賞到的風景卻是微乎其微。

儘管如商品名稱上寫的,沙漠中確實有天坑出現,而它也能如同傳單文案所說,是一幅「望而生畏又充滿悲傷」的景色,但問題就在於如今它已然形成了一座湖泊,因此看上去完全不可怕,也沒什麼獨特之處。如今說起「天坑」二字,大家想到的至少會是二○一○年強襲瓜地馬拉市中心、深達五百公尺的詭譎巨坑。尤娜都忍不住開始懷疑,美奈這個區域果真能夠滿足客戶的期待感嗎?她順勢把自己即將搭乘的班機也全搜尋了一遍,但這純粹是習慣使然。

欲望與關注度是成正比的。原本靜靜地盯著某個地名,還有以雙眼掃視地圖之前僅僅是豆大般的欲望,一旦抱持興趣開始進一步了解,便逐漸擴大起來。尤娜這才想起遺忘多時的事實──自己是因為喜歡旅行才進入旅行社工作。

※ 本文摘自災難觀光團》,原篇名為〈1 叢林〉,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