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蒂.瑞迪;譯/屈家信

由於之前我和人類在一起的生活太愉快了,才會忘了孩提時媽媽的告誡。她告訴我們,貓族的命令不容質疑。我太縱容「我的人」了,結果導致她沒把我的命令當一回事,沒好好聽話。現在是我該重新管教的時候了。

對於人類這種愚笨的動物來說,想理解精緻又深奧的貓語這件事,實在顯得太勉強了。恐怕在我有生之年,都無法教會「我的人」學會貓語。但是為了確保在未來的歲月裡,她能夠好好的服侍我,我必須找出一種簡單又易學的訓練方法。也就是說,我得盡可能精簡我豐富多變的叫聲,微細的肢體語言和臉部表情,以及鬍鬚的波動。我只要動一動屁股上那根黑色指揮棒,她就得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我打算先從六種最基本的命令開始訓練。這六種不同的命令,結合了叫聲和尾巴姿勢的細微變化而成,也就是說,我只要改變一下尾巴舞動的動作,或者換種叫法,她就能了解我在想什麼。不過這六種命令屬於我和「我的人」之間的秘密,不能在這裡說得太清楚。

六種基本訓練

舉例來說,雖然她總會留下一扇窗半開著,好讓我自由進出室內,不過有時我偏偏想從正門走。這時,第一個命令就派上用場了。我會坐在門口,然後對她說:「我要出去。」自從我這麼做之後,一連過了好幾天,她終於聽出這句話和其他時候的叫聲不同。諄諄教導總算能開花結果,以後一看到我坐在門前,發出這個口令,她就會迅速衝到門前,打開門讓我出去。

這種訓練繼續一段時日後,我甚至不需走到門口,只要走到她面前,發出要出去的叫聲後,她便會立刻放下手邊的事,把我抱到門前,然後打開門。

不過門雖然開了,我並不會馬上跨出門檻。我得先探頭看看外面,聞一聞周遭的氣味,好提防一種只會流口水、粗野下流,又愛亂叫的野獸埋伏在附近。這種被人類稱為「狗」的東西,有著十二吋長的牙齒,總喜歡向我的威權挑釁。我仔細觀察後,才決定今天是否要外出。而一個訓練有素的人類,這時會乖乖的在旁等候。關於這一點,「我的人」就被我調教得很成功。

既然出門了,第二個命令當然是「讓我進來」。通常發出這種命令時,我都會用一種彷彿遭受極大痛苦的驚慌叫聲表示。一聽到我這麼叫,「我的人」會用飛奔的速度衝向門前執行命令。表現得不錯吧?只不過第一次這麼做時,她開門的動作太激動了,害得我的頭被迎面而來的門撞了個包!真糟糕!

被我好好罵了一頓之後,「我的人」不斷的為自己粗手粗腳的行為道歉,並且表示以後絕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後來她學會只需將門打開一條縫即可。待我從門縫鑽進來後,她就自動將我抱起,然後走到裝滿食物的碗旁放下。

是的,第三個命令與食物有關。我只要搖搖尾巴,皺個眉頭,然後說:「我要吃飯。」她就會立刻準備食物給我吃。嗯,這項命令實在好用。只可惜偶爾她的廚藝會失靈,做出淡而無味的食物。

由於我愛冒險的個性,我經常感到口渴。所以第四個命令就是要她拿水來。當我到了任何一個沒放水碗的地方,卻想喝水時,只需歪著頭看她,然後充滿期待般的將尾巴捲起,發出一連串簡短間斷的輕叫聲,不用多久,救火隊就會迅速到來。

第五項命令是「摸摸我」。這個命令看似簡單,其實卻包含了另一種不同的意思,就是「別煩我」。怎麼說呢?在訓練期間,有時我會跳到「我的人」的腿上,轉幾個圈,並且用前腳揉了揉她的大腿,準備找個舒服的地方好好小睡一下。她老是習慣不請自來的開始替我搔搔癢。哼!多管閒事!這時我會馬上起身跳到地上。

過了一會兒,我重新跳到她的腿上。這次我會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用頭頂她的手,將尾巴盤在身體旁。她再用手梳理我的毛髮時,我表現出一副享受的模樣。這次我沒走開。看得出兩者間的不同吧?沒錯,久而久之她就學會了,沒有我的命令,不要隨便替我搔癢。

如此一來,在我想睡覺時,才不會受到打擾。不過雖說如此,有時候我明明在她腿上睡得好好的,她還是有一股想摸摸我的衝動。那麼重的手放在身上,怎麼可能還睡得著?我若不是馬上從她的腿上跳走,就是不甘願的開始梳理被摸過的毛髮。不好教吧?不過為了能好好睡個覺,我非教會她不可。

最後一個命令就有趣多了。有時候我想讓她的指尖搔搔我的下巴,就會擺出特有的姿勢,發出一聲長長的喵聲。接著我會用下巴在她手上輕摩,同時將尾巴緩慢的向前後搖擺。很快的,她就了解我的需求,開始替我抓抓癢。這時,我總會舒服的抬高下巴,喉嚨發出咕嚕咕嚕的滿足叫聲。

無聲指令

除了這六種有聲音的命令外,「我的人」還需學會其他無聲的命令。

有時候我並不會發出「我要出去」的命令。相反的,我只會像雕像般的靜坐在門前。這時不需我開口,「我的人」也學會了應該打開門,讓我出去。

另外一種無聲的命令叫做「打開抽屜讓我進去瞧瞧」,這個命令她也是很快就學會了。怎麼訓練的呢?很簡單,我先坐在想要鑽進去的抽屜前,然後轉頭凝視著「我的人」,等到她發現我在看她後,再將目光轉回抽屜。很快的,她就會走過來拉開抽屜。別小看貓的沉默,它可是深具影響力哦。

在所有的訓練課程中,我始終抱持著同樣一個信念:「我是老大,只有我才能發號施令。」當「我的人」叫我時,我甩都不甩她。「達西,請你現在就過來。」這幾個字我聽得一清二楚,不過只會輕描淡寫的動一下耳朵,表示她找我的訊息已經被接收到了。

不過我的身體還是靜靜的待在原處。覺得時間差不多後,我才慢慢的站起來,先伸個懶腰,整理一下儀容,左右擺了擺尾巴,然後再踩著優雅的步伐,徐緩的走近「我的人」。是的,這就是我的風格。

※ 本文摘自《貓咪不要哭(增修版)》,原篇名為〈給她上個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