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南亨到;譯/劉宛昀

穿不穿胸罩,是個人的自由;不穿也不會因為違反《胸罩穿著法》(我隨便起的名字,現實中並沒有這條法律)而遭逮捕。你不會因為「無罩外出」而被警察取締,並被斥責道:「你今天怎麼沒穿胸罩呢?罰款八萬韓元(相當於兩千一百六十元台幣)。」

然而,女性大部分都會穿上胸罩,很難找到「No-Bra」的人。這是為什麼呢?當我在酷暑之下,看見一位女性汗流浹背的模樣後,產生了這個疑問,心想:「穿胸罩看起來很熱,不穿的話應該會比較舒服吧?」於是我詢問了五位女性,卻得到了這些答案:「胸部晃動的話會覺得痛」、「乳頭摩擦到衣服會不舒服」、「胸部底下會流很多汗」、「討厭胸部下垂」、「胸形從衣服透出來的話會很丟臉」,甚至也有人表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穿胸罩,從小就是這麼做的。」

之後我也詢問太太,穿胸罩真的會那麼悶熱嗎?「那當然,所以我下班後第一件事就是脫胸罩啊。」她回道。看來的確如此。即便我和太太住在一起,對此也一無所知。如果我能親自體會一次,是不是更會有同感呢?因此,雖然有點尷尬,但我仍鼓起勇氣嘗試去穿內衣。

沒錯,這是由於各種因素,向來視穿胸罩為理所當然的女性,所遭遇「不便」的故事。要是男性能了解這些原因的話也不錯吧。我也期盼如果男性能感同身受,當遇見不穿胸罩的女性時,就不會再以異樣眼光瞧個不停,而是能理解為「因為很悶才會這麼做的吧。」

我買了一件藍色豹紋的胸罩

首先,找到「合適的胸罩」是關鍵。某個夏日午後,我在首爾中區的明洞逛街,走進我第一眼看到的內衣店。我猶豫不決,左顧右盼了半晌後,朝著女性內衣區走去。正要踏進那一區時,視線和一位外國人交會了,於是我匆忙地避開他的眼神。「我是來幫太太買內衣的。」我背出了捏造的開場白,然後慢慢地挑選內衣。上頭標示的數字與字母,彷彿是火星文一樣。我找到了尺寸看起來綽綽有餘的「D罩杯」,但是一拿起來,卻發現對我來說非常的小。

後來才明白,原來數字代表著下胸圍尺寸,而A、B、C、D則是罩杯大小。假如挑選了不合身的內衣,胸部不僅會變形,穿起來也會相當不舒適。最後,我還是接受了店員的幫助。店員笑笑地直盯著我看,反覆問了好幾次:「噗,你真的非要穿上去不可嗎?」她拿來了店內最大的尺寸85D,並推薦了有鋼圈和胸墊的款式。「這種內衣最容易出汗,穿起來最不舒服。」我躍躍欲試,穿上了胸罩。店員看了憂心地問:「在這裡穿上也沒關係嗎?」我瞧了瞧四周,發現現場有幾位女顧客。雖然很尷尬,但假如我進去女性專用的試衣間,未免也不太像話了吧。

所以我直接將內衣套在襯衫外面,試著扣上背扣時,卻怎麼也扣不上。不僅手臂的角度很不順手,雙手也搆不著。正在煩惱著該如何是好時,店員又幫了我一把。但內衣仍舊扣不上,我很怕會把胸罩扯壞。現場的空調明明很涼爽,我卻直冒冷汗。店員接著說:「大概因為你是男人,所以沒有適合的尺寸吧。」我在第一間內衣店就遭遇了難關。我向辛苦服務我這位「怪客」的店員道謝便離開了。

我搜尋了一下有販售大尺碼內衣的店家,結果找到了一間。一走進去,就看見一位架勢十足的女店員。面對她疑惑的眼神,我先說明報導取材的目的,她便動作俐落地測量了尺寸後說道:「既然要穿,就要找最合身的內衣。如果你穿到太小件的內衣而感覺不舒服,那就不對了。你就按照女生實際穿內衣的方式穿看看吧。」由於她熱情的協助,讓我很信賴她,聽得頻頻點頭。

她進到倉庫又走出來時,手上拿著一件胸罩,竟然是粉紅色的。其實沒必要拿這麼漂亮的款式給我啊。我心裡雖這麼想,但仍舊乖乖收下了,畢竟在這情況下已經沒得挑剔。我進入試衣間脫下了襯衫,前方、左、右都有鏡子,所以在穿上胸罩的那刻,我還不自覺地迴避了自己的視線。我的雙腿發軟,我想坐下來,我想要放棄。

要扣上背扣時,再度碰上難關了。我動了動腦筋,先將內衣背面轉到前面,扣上以後再穿好,可是我依舊扣不上。弄得滿身大汗後,才叫了店員,請她從後面替我扣上。這是我第一次穿上胸罩的時刻。店員沒忘記將我胸部周圍的肉調整至罩杯內,並一邊說:「要這樣調整。」真希望時間能夠快轉,而且我穿上胸罩的第一個感受是:「真的好緊,我好想脫掉!」

在我打算要買下粉色胸罩時,才發現價格好貴,竟然要價七萬八千韓元(相當於兩千一百零六元台幣)。我穿的是三條才賣一萬韓元(相當於兩百七十元台幣)的內褲,所以看到這價格著實嚇了一跳,這等於是我買二十四條內褲的價錢。我曾在會議上聽到女同事說內衣每年通常必須汰換一次,看來這筆費用負擔並不小,這是身為女人而不得不支出的費用。

我問了店員內衣為何這麼貴,她便領著我到花車前,告訴我這裡有售價一萬五千韓元(相當於四百零五元台幣)起的商品,於是我馬上挑了色彩艷麗的藍色豹紋胸罩去結帳。這款有鋼圈,也有局部的蕾絲。買回家後,太太說這是中年婦女會喜歡的內衣花色,但無所謂,至少我對價格很滿意。

沒想到穿胸罩如此辛苦,為何以前都不知道?

隔天早上七點,我揉一揉惺忪的睡眼後,就穿上了胸罩。為了配合胸罩的顏色,還搭了藍色的短袖上衣。「保護色」是一種動物的求生本能。女性在穿著短袖薄上衣時,大概也會在意內衣顏色是否會透出,因此在穿搭的選擇受到了諸多限制。光是這點就夠折騰人了。

我才剛穿上胸罩,胸口便一陣悶,彷彿有隻手掌正緩緩擠壓胸部正面、側面及背面的感覺,很難大口吸氣。約莫十分鐘過後,我甚至覺得頭暈眼花了,胸部也覺得很悶熱,所以開了電風扇。我明明還沒開始上班,卻已經想下班了。我深吸了一口氣,看了一眼月曆,今天是八月二十二日。「三天後就是發薪日了,要撐下去。」我就這樣一面自我勉勵,一面走出家門。

走到外頭,看見了正在散步的女性們,想必她們此時也正穿著胸罩吧。「原來在外面必須穿著這不舒服的東西。」忽然覺得女人真了不起。她們在出現第二性徵的往後數十年間,大概都得長時間持續穿著胸罩。這片日常風景,看起來已不同以往。

一開始,我甚至無法專心走路,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胸罩上。穿上胸罩才只有三十分鐘,我已經汗流浹背,胸部似乎也充滿濕氣。右後方的背扣不斷摩擦著背部,內衣鋼圈緊緊壓迫著胸部兩側,肩帶也持續令我焦躁。一搭上人滿為患的地鐵,我的汗水開始簌簌流下,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眉頭都皺起來了。我以前怎麼會完全不知道呢?

穿胸罩一小時,肩膀跟後頸也變痠痛

到了公司坐在位子上,心裡覺得越來越悶。我已經穿著胸罩一小時了,上半身越發痠痛,表情也變得不自在。「你真的穿了胸罩嗎?」無法體會我心情的後輩同事,在問完這句話後放聲大笑。大家對此出現了各種反應:「看不太出來有穿胸罩耶」、「看起來像是為了鍛鍊胸肌而穿了什麼東西的人」等等。我都沒臉面對不久前才入社的兩名實習記者了。

剛過早上九點,我已經開始揉著肩膀和後頸了。血液循環似乎不太順暢,頭部左側也感到刺痛。粗糙的蕾絲不斷摩擦著皮膚,又因為胸部被緊緊束縛,所以不時要擴擴胸、伸展一下。我吃的苦頭不只這些,胸罩還會一直往上跑,但是調整肩帶、拉回內衣後,外觀看起來又有點奇怪。我想起曾經看見女性偶爾在公共場合調整內衣的樣子,她們當下應該會有點尷尬吧。

十點之後,儘管依然不舒服,但已經稍微適應了,穿上胸罩才過了三個小時而已。我適應的不是舒適,而是不適。女人也是如此屈服於胸罩的壓迫嗎?而且因為背部發癢,我還常常抓背。我回想起太太有時候會請我幫她抓一下背,因為與背扣接觸的皮膚起了類似紅疹的東西,我這才意識到原來那是胸罩造成的。

中午十二點,我出門吃午飯。午餐是辣雞肉炒飯與炸魚排,雖然是我喜歡的菜,卻無法盡情享用,因為胸罩正壓迫著心窩,我心裡滿是怨懟。而且食物無法輕易下嚥,就像是卡在胸口般的感覺,也許是消化不良的關係,我的頭也持續隱隱作痛。

因為擔心飯後胃脹難受,於是朝著清溪川走去,馬上就受到酷暑的折騰。氣溫是攝氏三十二度,體感溫度則是更高。才散步五分鐘,內衣底下已經出汗了;十五分鐘後,肩帶和鋼圈部份漸漸被汗水浸濕,胸骨之間也冒了汗。假如是冬天,胸罩至少能夠保暖,但到了夏天就束手無策了。我將胸墊底部稍微拉開了一下,終於涼快了些。在烈日底下,這胸罩彷彿快要燃燒起來了。

即使我拉起T恤上下搧動,胸罩依舊密不通風,胸部內充滿了濕氣與汗水,我不禁懷疑這究竟是以什麼材質製作的。我散步了三十分鐘以上,全身已變得濕漉漉。因為胸罩而疲憊不已的我,就此返回辦公室趴著午睡一會。然而醒來後,胸罩仍是濕的,很不容易乾。既潮濕,又令人很不舒服。

十二小時後脫下胸罩,立即以大字型癱倒

我對胸罩的看法,在瞬間改變了。原本我把胸罩看作是一種會令人臉紅,令人聯想到性方面的女性內衣,然而事實上並非如此。它感覺更像是一種枷鎖,或壓迫的工具。我頓時理解了為何有人會說要從胸罩中「解放」。而我穿上胸罩,才過了六小時而已。

下班途中訪問的女性,也同樣抱怨了穿胸罩的不便。上班族李收貞小姐吐露了心聲:「出門時真的很不想穿胸罩,回家脫掉的時候,真的像是解放了一樣。你才體驗一天就覺得不舒服了,想想看穿了幾十年的女人該有多不舒服。」另一位上班族黃秀妍小姐則說:「我從小六就開始穿內衣,所以已經習慣悶不透風的感覺,不過夏天流汗特別痛苦。因為身為女人,很多時候真的非常不便。」

回家後我脫下胸罩,往一邊丟。已經穿了十二個小時了。接著直接癱倒在客廳地板上。該如何形容這種心情呢?這是活了三十多年來感受過最痛快的解脫之一。這天累積的疲勞是平時的三倍,不但眼睛乾澀,頭也疼痛,而且還消化不良。吃了一顆止痛藥後,身體呈大字形躺著,接著有些尷尬地低頭瞧了自己的胸部。我到底是犯了什麼錯,必須受到如此的束縛?

為了感受大眾看待「No-Bra」的眼光,我穿上了白T恤

隔天早上,我再度穿上了胸罩,這次搭配了能清楚透出胸罩的合身白色薄T恤,因為想感受一下「令人不舒服的視線」。我好奇的是,當女性不穿內衣時,也會像男性穿上內衣般,感受到異樣眼光嗎?當然兩者的原因不同,但是我認為在「打破成見」這點上,道理是共通的。

如預想般,我才一走出門,就成了大家關注的焦點。住在附近的老人家、散步中的男人、在等公車的女人和學生們,個個都露出了驚訝的眼神。大部分的人皆毫不掩飾地直盯著我瞧,視線在我的胸部、臉部各停留了一陣子。在路上遇見的行人,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會睜大眼睛看著我,甚至有人還會回頭再望一眼,這令我尷尬到想躲起來。我開始不斷用手臂遮住胸部,也考慮把背包轉到正面。

一進公司,就聽見此起彼落的爆笑聲,也有人安慰我:「真是辛苦你了」。每次從座位起身時,後輩同事們老是嘻笑個不停,我只好盡量減少活動的次數,也盡可能不上洗手間。即便我不太在意他人眼光,但是要克服整個社會的眼光並不容易。假如大多數人都不在意的話,我也能自在地出門。我認為女性希望可以穿得舒服一點,或是想加入「No-Bra」行列時會如此困難重重,也是源自於相同的原因。

體驗了三天後,我終於脫下了胸罩。比起肉體上的不舒服,更令人痛苦的,是大眾過度關注的視線,即使人們沒說任何閒話,但光是注視的眼光,便足以成為沉默的枷鎖。於是我深刻體悟到,女人是因為這樣才無法輕易擺脫胸罩。

某天,我想起了一件事。太太偶爾會說她不想穿胸罩出門,即使只是在住家附近也好,因為穿著胸罩真的很不舒服。當時我阻止了她,要她別不穿內衣就外出,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很抱歉。我自以為是說出的一句話,事實上對她而言就是一種「壓迫」,連最親密的太太的心情我都不懂,居然還以同樣的世俗眼光批判她。因此,那天晚上我向太太道歉,為了我過去的無知懺悔。我以前完全不知道穿內衣是多麼辛苦又不舒服的事。

※ 本文摘自《和小人物過一日生活》,原篇名為〈我是男人,卻試穿了胸罩〉,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