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炯朗

評估一個科學研究結果的成就如何,有兩個重要的標準:第一,研究發現了什麼東西或解決了什麼問題;第二,這個研究使用什麼方法或透過什麼樣的過程來達到目的。毫無疑問的,能夠獲得諾貝爾獎的研究必須是解決了學術上重大、有深遠影響、可能直接或者間接有廣大應用的題目。此外,還必須經過嚴謹縝密的理論推論或實驗驗證。但是學術界裡的研究也好,在日常生活裡也好,總有些人會發現一些稀奇古怪的現象,以前沒有人知道,以後也不會有人在乎,且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去鑽牛角尖,解決一些雞毛蒜皮甚至向壁虛構的問題。

這些人使用的方法也許非常嚴謹,也許荒誕可笑,但是從很廣義的觀點來說(甚至經由研究者的強辯和狡辯),可以算得上是發現和發明。既然如此,那麼這些古怪的發現和發明之中登峰造極的作品,是不是也應該得到像諾貝爾獎一樣的榮譽呢?答案當然是 YES!而且現在確實有這麼一個獎項,英文叫做「Ig Nobel Prizes」。Ig Nobel 這個名詞是怎麼來的呢?在英文裡,Ignoble 這個字是「noble」高貴這個字的反義字,那就是不尊貴、不卓越,也就是低級、卑微。把 Ignoble 拆開為 Ig 和 Noble 兩個字,再把 Noble 改拼為 Nobel,那就是 Ig Nobel Prizes,也就可以和 Nobel Prizes 分庭抗禮了。在中文裡,大家都把 Ig Nobel Prizes 翻譯成「搞笑諾貝爾獎」。

什麼樣的學術研究結果可以獲得搞笑諾貝爾獎呢?首先必須空前──就是沒有人想過這樣,或者願意這樣做;再來必須絕後──就是做出來之後,別人無法重複,或是不該重複去做的結果。那些獲得搞笑諾貝爾獎的研究,往往先令人大笑,而後卻能發人深省。接下來我會介紹一些獲得搞笑諾貝爾獎的發現和發明,這些與獲得諾貝爾獎的發現和發明有許多相似相同的地方,那就是觀察到別人沒觀察到的現象和事實,使用別人沒有使用過的方法去解決別人沒有解決過的問題。

有人說過:「教育的目的是學『問』而不是學『答』。」這句話也一針見血地道出了今天我們教育問題的通病。在課堂上、補習班裡,老師把標準答案重複地塞進學生的腦袋裡,讓他們只能夠正確地回答教育部所規定的考試範圍,學生沒有提出問題的習慣,也根本不知道如何提出有意義的問題。即使進入研究所,學生也往往直接向老師索求一道指定的碩士論文研究題目。其實老師指導學生研究的一個重要過程,就是經由反覆討論,和學生一起發掘出適當的研究題目,題目若找得好,可以得到諾貝爾獎;題目若找得怪,就有機會得到搞笑諾貝爾獎了。

事實上在諾貝爾獎超過一百年的歷史和搞笑諾貝爾獎不過二十年的歷史裡,有一個人先後獲得搞笑諾貝爾獎和諾貝爾獎,這個人就是 2010 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及 2000 年搞笑諾貝爾獎的得主海姆(Andre Geim)。當然,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研究項目。

搞笑諾貝爾獎自 1991 年開始,每年選出十名得獎者。這些獎項雖然沒有固定的領域,但通常不出物理、化學、生物、數學、醫學、文學、心理學、考古、經濟、藝術、和平幾個領域。頒獎的儀式在每年十月的第一個星期四舉行,地點是哈佛大學最古老、最大也是最宏偉莊嚴可以容納 1,200 人的桑德斯劇院。得獎的人可以自費來領獎,有些人會千里迢迢、排除萬難前來;也有些人沒有臉來,或者不敢來;甚至是窮得沒錢來、富得沒有閒來。不過,有幾位在哈佛大學教書的真正諾貝爾獎得主常常會參加,並且扮演頒獎人的角色,在頒獎儀式裡還載歌載舞。總而言之,就是一個大規模的搞笑盛會。

可保命的胸罩

2009 年的搞笑諾貝爾公共衛生獎頒給獲得美國 7255627 號專利的三位發明家,他們的專利是一件可以轉變為一個或多個口罩的衣物。請注意這是描述專利的法律用語,一件衣物可以是任何一件穿戴在身上的衣服,包括大衣、長褲、襯衫、短裙、帽子、圍巾;一個或者多個口罩可以是一個、兩個、三個,甚至許多個口罩。不過,他們接著說,實例就是一個可以轉變為兩個防毒口罩的女用胸罩。這個胸罩有兩個罩杯,每個罩杯的內層鋪有可以過濾灰塵、化學微粒、放射性微粒或細菌的物質的過濾器,過濾器可以固定在罩杯的內層,也可以隨意拆除,而這兩個罩杯可以用繫帶連起來成為胸罩,也可以將繫帶解開來做為兩個口罩,一個自用、一個給別人使用。這種設計的胸罩既可供平時亦可供在戰時使用。

其實,按照美國專利局的紀錄,早在 1952 年就已有專利是左右罩杯可以分開的胸罩設計,在該專利的描述中還特別指出,這個設計有減低製作成本以及使用時方便左右調整的好處。可惜這個專利沒有想到分開來的兩個罩杯,居然可以用來做兩個防毒口罩的可能。此外也有人想過胸罩分開來的兩個罩杯可以做錢包之用,不過這個想法創意平平,沒有達到搞笑的效果。

自動散發香味的西裝

1999 年的搞笑諾貝爾環保獎頒給了韓國首爾市柯隆企業(Kolon company)的權鉉鎬(Hyuk-ho Kwon)先生,他發明了會自動散發香味的西裝。上班族為了生意應酬,常常必須流連在喝酒抽菸的場所,晚上回到家裡面對老婆時不但容貌狼狽,還加上渾身怪味,老婆大人當然會大發雷霆。但是,有了權先生所發明會自動散發香味的西裝,情形就大大不同了。

按照權先生的說法,需要時搓揉西裝袖子幾下,或者拍拍胸膛,甚至輕輕地舉手投足,西裝就會散發出香味。這種香味不但可以掩蓋菸酒的臭味,還能讓老婆大人心曠神怡,不再為深夜歸營而開罵。

權先生發明的西裝有三種香味,分別是松香、薰衣草和薄荷,材質是高級羊毛料,剪裁完美合身。這種西裝的製作原理是用微米膠囊科技,把香料包在直徑約在幾微米的微細膠囊裡(一微米是一百分之一公尺),毛料經過浸泡之後,千百萬個微細膠囊就會附在毛料上,任何輕微的動作都會讓膠囊破裂發出芳香。這種西裝經得起二十次以上的乾洗,在正常使用的情形下,大約有兩、三年的壽命。

目前這些西裝已經得到許多滿意顧客的推薦,過去嘗試用廉價香水的刺鼻香味來掩蓋社交應酬所帶來的菸酒臭味,往往是欲蓋彌彰;現在不但神清氣爽地回到家裡,還可以大聲揚言是在公司加夜班,再也不會因臭味受到老婆的數落。

柯隆企業除了負擔權先生從首爾市到哈佛大學領取搞笑諾貝爾環保獎的全部費用之外,還送給五位參加頒獎的、真正的諾貝爾獎得主及典禮主持人各一套帶有香味的西裝。權先生發表得獎感言時說:「愈用力搓,香味愈濃。我曾經祈求上帝,賜給我生命中的芬芳,我現在才知道,這些芬芳是存放在我的西裝裡。我也希望大家的生命從此充滿芬芳,謝謝。」

在中國歷史上被列為十大巨富的西晉石崇,過著非常奢侈豪華的生活。他的廁所修建得華美絕倫,廁所外面還有十多名婢女列隊侍候客人上廁所,客人上過廁所後,這些婢女會將客人身上原來穿的衣服脫下來,侍候他們換上新的衣服才出去。可惜石崇當時還沒能用上權先生的發明。

※ 本文摘自《從輪子到諾貝爾》,原篇名為〈搞笑諾貝爾獎〉,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