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佐藤敏章;譯/黃鴻硯

───老師怎麼看待常盤莊那些年輕漫畫家呢?

安孫子 手塚老師真是很不可思議的人呢,我們雖然稱不上是弟子,不過他也完全不會對我們說:「你要這樣畫。」他不會下指導棋。我們只是擅自看著老師的漫畫有樣學樣,才成為了漫畫家。老師可厲害了,等級跟我們完全不同。但我們成為漫畫家後,每一個都被老師看作競爭對手呢。這真是不得了。我不看年紀比我小的人畫的漫畫,也不會在意他們的表現,但手塚老師只要一看到厲害的新人冒出來,就會非常苦惱,拚了命地想要畫出對方那種路線的作品⋯⋯

───聽說他會模仿別人的畫風。

安孫子 他想畫的話不管怎樣都畫得出來,不過那些都跟老師的路線很不同啊。畫風差很多,作品主題也不一樣。石森不是畫了一部奇妙的作品,叫《Jun》嗎?

───在手塚老師創辦的月刊『COM』上連載的作品對吧。

安孫子 因為那不是普通的商業誌,石森才有辦法畫出那樣的奇幻作品呀。結果老師十分忌妒他,還對編輯說:「那部作品作為一部漫畫,有點旁門左道呢。」結果編輯轉告了石森……

───雞婆什麼呢。

安孫子 真的。石森聽了火冒三丈,說:「我不連載了。」結果某個暴雨的晚上,有人敲他房門,他一看,發現是全身溼透的手塚老師。「石森,抱歉,我不知不覺中對你起了忌妒心。」石森回他:「您言重了。」然後繼續連載(笑)。

───還真是棘手啊(笑)。

安孫子 所以說,也有人認為「沒被老師忌妒就稱不上一流」呢。某一個新年,我到共用廚房燒開水,發現石森、赤塚都盛裝打扮跑了出來。我問他們:「要去哪裡啊?」「咦?你們不知道嗎?」「什麼啊?」「呃,手塚老師的新年會啊。」他沒邀我們去,因此那陣子搞不好是在忌妒我們吧(笑),八成是。老師就是會幹出那麼幼稚的事(笑)。常盤莊的夥伴之間的競爭意識倒是很淡,真是不可思議。一般而言,如果有誰的作品大賣,其他人通常會覺得很羨慕吧,因為彼此是競爭對手呀。那年頭的雜誌上沒刊幾部漫畫,某個人登場了,其他人就會失去登場機會。一般而言會對紅起來的夥伴抱持忌妒心,但我們心裡想的都是:「他作品大賣真是太好了,那我也要好好加油。」

───不過「藤子不二雄」出道後的一年內,有許多連載在你們返鄉期間被腰斬,真虧你們能重新站起來呢。

安孫子 奇蹟式的復活啊。對新人而言,被腰斬那麼多部作品是一種絕望的處境啊。其實我們在二月初回到東京時,覺得已經沒救了。不過兩人搭擋也是有好處的。如果是一個人創作,碰到那種狀況就會陷入低潮,絕對會收手的,但有兩個人的話,就會把「哎,總是會有辦法的」掛在嘴邊,心情比較輕鬆。身邊的人也都剛起步而已……

───這樣啊,身邊的人也都還沒大賣啊。

安孫子 所以我們很悠哉啊。那陣子我們只帶稿子到出版社自薦過一次,負責的編輯出來見我們,開始說一些有的沒的,這邊怎樣怎樣。藤本的自尊心很高,直接把編輯手中的稿子搶走說:「我們回去!」然後就走了。我和編輯都傻在原地。我追出去之後,藤本對我說:「我們不要再拿稿子給編輯看了。」我也覺得帶稿自薦有點卑躬屈膝,所以說:「那以後就不要拿了。」還說:「有眼光的人之後自己會來找我們吧。」真是樂天啊。

───之後再也沒有拿稿子去自薦了(笑)。

安孫子 但過了一年後呢,零星有些案子上門了,彷彿在說你們這樣做也是會被允許的。很閒的那陣子,我會在三點就去錢湯,還曾經被大叔說:「好手好腳的年輕人三點跑來泡澡啊。」我回他:「沒有啦,我在準備考試。」(笑)很悠哉的年代呢,不過房租付不出來倒是。房東會在月底來收租,每當我不知如何是好時,阿寺先生(寺田博雄)就會跑來說:「你明天付不出三千日圓的話,我借你吧。」阿寺先生自己也沒賺多少錢,卻會主動提議要借我錢呢。我當下總是說:「不用,不要緊的。」但到了當天才說:「您還是借我吧。」(笑)

※ 本文摘自《手塚番:我曾伺候過漫畫之神》,原篇名為〈當過神之助手的男人  藤子不二雄Ⓐ〉,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