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exels

氣味會說話?恐懼或焦慮,用聞的就能感受到

文/莎拉.艾佛茲;譯/楊心怡

普萊提在莫奈爾中心的同事潘蜜拉.道頓(Pamela Dalton)指出,有大量證據表明,當我們感到恐懼或焦慮時,人體會製造一種鮮明的氣味。她研究生涯的大半時間都在找尋人類害怕或焦慮時,汗液中產生的氣味。道頓說,有趣的是,執法部門的偵訊官曾表示,無論他們碰到的嫌犯之前聞起來有多麼不同,面對偵訊感到巨大壓力時,聞起來都會有同一種特殊的體味。透過體味來表現恐懼可能存在演化上的意義。在危險時刻,當威脅迫在眉睫,譬如發現掠奪者,如何能在不必大聲說話的情況下,將恐懼傳達給附近的同伴,這時,體味可能是種有效的手段[8]。

當研究者欲研究恐懼的氣味時,他們必須想辦法讓受試者因為感到壓力而冒汗,以便採集樣本。這個做法就不僅是讓受試者進入三溫暖,或是運動來出汗──他們得讓受試者承受許多壓力因而冒汗;其中一項策略便是特里爾社會壓力測試(Trier social stress test),受試者被要求在一群面試官面前進行口頭報告,且只有很短的時間準備。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這是製造焦慮的行業標準做法:在受試者上台報告前幾分鐘把筆記拿走,讓他們脫稿演出,並要求他們不管講的內容重不重要,務必填滿報告時間;此外,還要求受試者在一群人面前從 1,022 開始倒數,每次減去 13,只要出錯,就得從頭來過。不用說,測驗結束後,每個受試者的 T 恤,都被焦慮的汗水浸濕了。

美國軍方也對這類研究抱有很大的興趣,便贊助了道頓的部分研究。試想,一群士兵坐在坦克上,如果其中一名士兵感到害怕,開始冒汗,汗水中釋出焦慮氣味的化學分子;這時同在該密閉空間的其他夥伴感受到了,恐懼的氛圍蔓延開來,其他人也開始恐懼;這有可能會危及任務。如果研究者能識別造成恐懼氣味的化學物質,便有可能可以掌握並隔離它──這與一次世界大戰時使用的防毒面具的原理相似;在有毒氯氣、光氣和芥子氣等化學毒氣對士兵們造成傷害前,先行捕獲吸收。

焦慮氣味的迷人之處在於:有時可能在我們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引發恐懼。賈斯柏.德古特(Jasper de Groot)和他在烏特勒支大學的同事進行了一系列的實驗。他們從觀賞恐怖片或 BBC 的黃石國家公園紀錄片片段的受試者身上蒐集到汗液,然後他們將一組女性受試者連上肌電儀(electromyography,縮寫為EMG,肌電圖),以監控她們面部肌肉的電力活動,觀察其情緒反應(例如肌肉緊繃、皺眉等恐懼或焦慮的表現)。

接著,研究者向這些女性展示體味(恐怖或中性)及影片(恐怖或中性)的組合,並測量她們面部的電力活動。結果發現,當影片內容為中性、但體味是恐懼時,這些女性仍然會像感到害怕一樣皺起臉;當影片內容和體味刺激皆為恐怖時,她們的臉部反應更加強烈。有趣的是,當德古特同時將男性與女性受試者接上肌電儀,讓他們聞恐懼的氣味時,只有女性對氣味再次做出恐懼的神情。

德古特總結,這個結果可能代表女性比男性更能區分辨認氣味。其他人可能會猜測,女性因為體格通常沒有男性來得強壯,因而發展出較高的氣味敏銳度,以偵測危險,保護自己。

註釋
[8]部分演化生物學家還假設,人類體味本身就是個強大的工具,可能有助於嚇阻潛在掠奪者的攻擊。

※ 本文摘自《汗水的奧祕》,原篇名為〈你聞起來好香〉,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