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羽茜

我們都是自己的獄卒也是自己的囚犯,從生活瑣事到更大的人生選擇,都會考慮到別人會希望我們怎麼做。然後當我們可以預測、甚至親身經驗到別人的要求和自己真正想要的並不一致時,便感受到被束縛的壓力和左右為難。

人只有在獨處的時候才有自由吧,我時常這樣想,也難怪我這樣的熱愛獨處,可以不用在乎別人,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但是就在我出社會也結婚生子,人生邁入另一個階段之後,我突然體會到,人就算是獨處,在面對選擇關頭時,也像是長久被鐵鍊綑綁,已經不懂得如何奔跑的野生動物一樣,習慣限制自己,不讓自己自由。

能夠做自己的事情時,想的很少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而是為了「自覺應該做的事情」而忙碌,這當中有些事情確實是責無旁貸,但是也有很大一部分,是自己給自己設下的限制和束縛。

一舉一動都無法全然放鬆,即使是自己可以選擇的時候,也總是先想像「其他人會怎麼想」、「換作是他們會怎麼做」,然後不自覺做出「大家都這麼說」、「好像應該這樣」,而不是自己單純想要的選擇。

舉個生活中具體的例子,我在生完第一胎之後,和家人一起去百貨公司,看上一件符合我個人喜好的洋裝,沒想到才拿起來往身上一比,家人就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當媽媽了還穿這樣?」

我當時愣了一下,看了看鏡中的自己。

因為還在餵母奶所以神情有點疲憊,身材是還穿得下,但終究沒有以前苗條了。

忍不住轉頭問我先生:「你覺得呢?穿這樣很奇怪嗎?」

他說:「妳喜歡就喜歡,跟那有什麼關係。」

雖然他這麼說,但是我看來看去,就是開始覺得很不自在,沒有辦法再那麼喜歡鏡中的自己了。

只因為一句話我就把那件洋裝放了回去,那句無心之言似乎喚起了我內心深處的羞恥,好像我思慮不周,就算沒有帶小孩出門,穿著打扮,還是應該要考慮到自己已經是個媽媽了才對。

換做是現在,我會跟先生說一樣的話──喜歡就喜歡,跟那有什麼關係。

但是「都當⋯⋯了還⋯⋯」的句子彷彿魔咒,很能夠代表當一個人的身分轉變,別人看妳的目光、對妳的期待和要求都不同了。

比方說都當媽媽了,還只想出去玩;都當媽媽了,還穿這麼短;都當媽媽了,還這麼自私⋯⋯類似的照樣造句寫也寫不完,說明這個社會對媽媽有很多的想像,認為媽媽就是應該要放下自我,無論過去的她喜歡哪些事情,生完小孩她就不應該以自己為優先。

我偶爾在選擇衣服的時候,還是會不由自主想著這是不是一件「適合媽媽」的衣服。不是因為要顧小孩,款式必須簡單方便,而是因為擔心別人會竊竊私語:「這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媽媽了?」

這就是我內心的全景敞視,我給自己設下的圓形監獄,在沒有人看見,或者即使有人看見、有人評價,其實我也不需要那麼在乎的時候,我還是像一個獄卒那樣檢查著自己的選擇,想要符合這個社會給媽媽設下的標準,對媽媽在外表上的要求。

就算現在有一種相反的潮流,是鼓勵和讚美那些「一點都不像媽媽」的媽媽,比方說產後沒幾天身材就恢復的像青春少女、一點也沒胖或當媽了還有逆天長腿等等⋯⋯,比起「媽媽就是應該要樸素一點、露少一點」的成見,這個潮流還更造成女人產後傷口都還沒恢復,就急於恢復身材的壓力。

兩者都一樣是一種社會期待,並不是給女人「自己覺得好就好」的自由,而是這個社會加諸在母親、在女人身上,覺得女人「當媽了就應該要怎樣怎樣」的限制和束縛。

覺得女人已婚有子就應該要穿著樸素,變胖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或者相反,覺得女人即使已婚有子也應該要重視自己的魅力,「這樣才算得上是個女人」。

這些看法只是表面上有所差異,其實內在完全相同,重要的不是女人自己覺得好看或舒服,而是別人「自覺有資格」可以品頭論足,為女人貼上太愛漂亮,或者「自我放縱所以變成醜女人」的標籤。

我在選擇衣服時因此綁手綁腳,即使沒有別人在我旁邊指指點點,還是會擔心「別人」會怎麼看待我,會不會覺得我很奇怪,可見得我們就連挑選衣服這樣的一件小事,也不給自己一個「自由人」的自由。

我們都是自己的獄卒也是自己的囚犯,從生活瑣事到更大的人生選擇,都會考慮到別人會希望我們怎麼做。然後當我們可以預測、甚至親身經驗到別人的要求和自己真正想要的並不一致時,便感受到被束縛的壓力和左右為難。

我在過了三十歲之後開始思考這些束縛究竟是否必要,在三十歲以前,還會享受別人因為我配合標準,而給予我的讚美和獎勵。

但現在的我開始思考,當別人用非常狹隘的眼光看妳,覺得妳是女人、是母親,就應該要怎麼做、怎麼選擇的時候,一旦我真的按照別人的聲音去做了,究竟能不能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結果。

如果我不去遵守別人設下的標準會怎麼樣呢?究竟會有多嚴重的「懲罰」?

如果被別人批評不是個好女人、好母親或好妻子好媳婦,就是一種懲罰,這種懲罰所帶來的痛苦,會大於我勉強自己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放棄我的自由的痛苦嗎?

我想要做那個給自己最多自由的人,無論是生活瑣事,或者人生的重大選擇,因為這樣的自由別人並不會給我。相反的,這個世間有太多的人,樂於對別人的生活指指點點,認定他們有批評女人、為女人「打分數」的自由。

我必須就從我自己開始,把那些存在於內心的別人放下,告訴自己不要優先考慮別人會希望我怎麼做,而是自己想做什麼。

這是我可以,也應該要給我自己的自由。

※ 本文摘自《媽媽的自由》,原篇名為〈穿衣服要有「媽媽的樣子」?〉,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