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邊聽邊做筆記,反而可能造成學習反效果

文/星友啓;譯/林佑純

星老師:關於工作記憶容量較小的這項事實,在尋找有效的學習法時相當重要。

舉個例子,在課堂或簡報會議中,很多人會寫筆記。可能很多人覺得,為了要寫成筆記,就必須更專注在學習上,所以自然而然會提升學習效果,這大概是從我們國小開始就習慣的做法了。

但是,研究結果已經證實,邊聽課邊寫筆記,對於工作記憶的負擔其實是非常大的。

邊聽課邊寫筆記的話,須集中在聽到的內容上,並決定要擷取哪些部分,選擇在筆記本適當的地方,用正確的文字寫下。且在這個過程當中,耳朵也會持續聽到新的學習內容。這個時候,大腦就必須在短時間內同時進行好幾項作業。工作記憶的小小容量幾乎都快爆炸了。

所以,邊聽課邊做筆記,不僅無法使人更專注,反而有可能造成反效果。

加藤櫻:我現在就是邊聽老師說話邊寫筆記,真是太失禮了。本來想說,這樣應該更能集中精神才對。

星老師:沒關係的,邊聽課邊做筆記也不是完全不行。對於已經累積不少寫筆記經驗,像是小櫻這樣的學生,或是出社會已久的人來說,應該都已經擁有一定程度的筆記技能了。

也就是說,大腦已經習慣於邊聽課邊做筆記,工作記憶的負擔也會比較輕,因此這部分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不過,假如課程的內容比較困難,或者學習的是全新領域的內容時,還是要留意一下會比較好喔。

小出友希子:老師,我懂!我每次出席座談會或會議,都會請他們讓我現場錄音,因為我對自己寫筆記的功力沒有自信嘛。但是,有些場合不是不能錄音嗎?像在學校上課時,大多不會開放。在學校上課不能錄音,我又還不太習慣做筆記,這種時候該怎麼辦呢?

星老師:其實身為教師,上課時也必須特別留意,學員在工作記憶上的限度。例如,發講義等書面資料來減輕學員寫筆記的負擔、配合學生年齡設計講課進度等。或是將課程設計成集中聽講和寫筆記的時段相互交錯。

附帶一提,「聽完一段話之後,再把內容直接寫出來」這種「曲線式」的做法,從腦科學的角度來看,也具有相當大的成效。關於這一點,我會在第三堂課詳細說明。

當然,很多時候教學方不會留意到這些細節。所以,我同樣會在第三堂課介紹能適度減輕工作記憶負擔,並且提升學習成效的寫筆記方法。

人的大腦並不適合多工作業

小出弘:老師,「邊聽課邊寫筆記」會給工作記憶帶來不必要的負擔,那其他「同步進行」的工作也一樣嗎?我想起之前還在上班的時候,有位資深的前輩,他能邊接電話,邊迅速處理跟話題無關的各式文件,工作效率非常高。

星老師:一般來說,「同時」進行複數工作的「同步任務」或「多工作業」(multitasking),都會對工作記憶造成不小的負擔。

附帶一提,當我們在執行多工作業時,大腦不一定是同時進行多個工作,較常見的情況是,從一項作業迅速切換到另一項作業上。在這種狀況下,要轉換回原本的作業時,就必須記得之前的進度,或是需要處理的狀況等,這些細節都會為工作記憶帶來負擔。

簡單來說,就是人類的大腦並不適合處理多工作業。

至於能夠高效率處理多工作業的人,其實是藉由習慣作業流程,以成功降低工作記憶的負擔。相反的,假如是在不熟悉的工作領域執行多工作業,效率就會大幅下降。

※ 本文摘自《史丹佛高中校長的最強學習法》,原篇名為〈工作記憶,怎麼記才不會忘記〉,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