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葛芸

「戰鬥民族」原本是動漫《七龍珠》中的虛構人種,在網路上卻漸漸變成對俄羅斯人的戲稱。透過網路社群的傳播,俄羅斯人時常會做出一些超乎常人會做的事,有些很誇張,有些很Khiang,感覺這個地方的人好像思維時常跳tone,而且這些行徑多半離不開伏特加,還有極端嚴寒的氣候。

「戰鬥民族」這個代指俄羅斯人的稱呼出現並活躍的時期恰好是在普丁主政的時候,說起來「戰鬥民族」的興起,與普丁的統治有著分不開的關係。俄羅斯聯邦自1991年成立,形式看來是個民主國家,但實際上卻是披著民主外皮,內在依然存有獨裁幽靈的蘇聯實體——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現任的掌權者普丁,他出身於蘇聯情報機構KGB。

在龐大衰老的蘇聯帝國瓦解之後,俄羅斯給人其中之一的印象便是紙醉金迷,崇尚物欲,誇張炫富。寡頭富豪與美豔名模的畫面烙印在我們腦海,對於此印象或許會有人將之解釋為解放後的現象。不過《俄羅斯,實境秀》作者彼得.波莫蘭契夫用自身的經歷,向我們說出他深刻觀察後的見解:

⋯⋯這些無數的突變不是自由,而是精神錯亂的形式。

理想的狀態下,多半或許以為開放的資訊、媒體,輔以日益先進的科技能讓自由的空間更加寬廣,然而於此同時獨裁者也掌握科技的運用,並且利用科技加強鞏固自己的權力。從事於電視台工作的波莫蘭契夫,深刻體會到政治插手的觸及範圍有多廣闊,社會的風向氛圍是經由克里姆林宮精心創造的,透過媒體的強力放送,將設計過的議題方向對廣大的受眾散布,在大眾的腦海中建立既定的印象──簡單點說,這就叫做洗腦。

沙俄末期,尼古拉二世的宮廷受到妖僧拉斯普丁影響,不過當時妖僧只需要針對重要人物進行洗腦即已足夠,不需要像現在得利用影像、大眾傳播,以及網路社群,才能維持奴役眾多人民。俄羅斯一直處於「獨裁者與他的奴隸們」的狀態,沙俄滅亡,蘇聯共產取而代之,這段時期更是不須多加贅述。蘇聯帝國瓦解後,這個國家曾短暫有了希望,微弱的曙光從烏雲縫隙探出了點頭,不過寡頭隨即接管了這段時間的真空狀態,2000年之後,普丁實際掌控了俄羅斯直到今日。

探討俄羅斯獨裁的現象同時,有關於這些被統治的,被奴役的人,他們的思維與內在也同樣令人好奇。從某方面來說,俄羅斯的生存哲學依據的是某種叢林法則。比如說書中某段描寫著一群少女認真在商學院研讀的課程是在教導她們如何吸引sugar daddy,除了利用本身自有的青春美貌和肉體,還有懂得如何將自己物化、商品化,那些微小行事細節裡的滿滿心機是多到叫人傻眼的程度。又再比如一位出身西伯利亞的黑道老大,對電影拍攝一竅不通,任性用著土法煉鋼的方式拍攝完成,再用道上威脅恐嚇的方式找到發行商,波莫蘭契夫在訪談他的過程中,得到很多具顛覆性的思維,犯罪是種藝術,他們從不會對被害人感到抱歉。

他們言談之中處處充滿了神蹟、命運,還有玄幻的宗教色彩,但就是沒有具法治的倫理精神,他們獨有的秩序模式令人難以理解。當然並非所有的俄羅斯人皆是如此,但在那片極度廣大的土地上,有一群比例不低的人群雖然使用著3C產品,被新穎與現代化的物質環繞,在心靈上卻仍停留在農奴與蠻荒的時代。

這般以叢林法則的奴隸社會為常態的情形之下,弱勢族群的生存就更倍加艱辛。女性和少族民族更是淪為這弱弱相殘的最底層,尤其是少數民族的女性,她們的境遇宛如在走鋼索,要達到「普通人的生活」的難度就像在一條強烈晃動的鋼索上面帶笑容做韻律體操,她們的身體要嘛受到性剝削(當中伴隨著暴力),要嘛便是被推向極端,成為令人聞之色變的黑寡婦——無論哪一種都是面臨著慘痛毀滅的結果。

獨裁與貪腐密不可分,政府有各種搶奪人民財產的花招,甚至任意剝奪人民的生命與自由。最有名的莫過於比爾.布勞德的經歷,他促成的《馬格尼茨基法案》背景便與俄羅斯的貪腐有關,《俄羅斯,實境秀》雖然沒有提到這個事件,不過類似的影子卻是層出不窮。腐敗的司法讓這一幕幕荒誕的事件染上超現實的色彩,有人站出來抗議嗎?民眾有忍受不了而走上街頭嗎?當然有,但如同前述所說,拉斯普丁的「分靈體們」,附身在媒體上,風向帶好,營造充滿希望的氛圍,吹出一個又一個美麗卻脆弱的謊言泡泡。獨裁者又再度麻醉奴隸們,讓自己的統治仍然能延續下去。

為了維持大國的幻影,當局製造出迷幻夢境,振興人民的愛國心,改寫歷史,獨裁者拼湊改造,編出掌權的依據。

長期處在這種幻影與現實衝突的地方,俄羅斯人似乎有種集體的精神錯亂型態,困苦的環境令人格外嚮往成功的境界,虛幻泡泡與嚴酷現實的落差太大,所以他們的價值觀與精神極度渴望一個可供寄託之處。只是人很容易在急於尋求心靈平靜與歸屬的狀態下卻更顯瘋狂。

邪教盛行便是其中一種瘋狂形式。書中介紹了一個叫「玫瑰世界」的邪教,在蘇聯瓦解之後,邪教的出現宛如繁花盛開,它們紛紛搶食最大的「邪教」蘇聯垮台後留下的市場大餅,取而代之。除了玫瑰世界,幾年前發源自俄羅斯的「藍鯨遊戲」,更是不遑多讓,奪去許多年輕的生命。這些現象並非世風日下,而是在這些飽受情緒困擾的青少年出生之前的好幾年,俄羅斯土地上的價值傳承就已被破壞,心靈失去寄託,世代長久惡化的苦果呈現。

時至今日,隨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頻遭反抗,戰事不利,普丁亟需穩固自己的權力,加強洗腦的力道,惡名昭彰的Z字母在國內成了光榮的標誌,也有小孩打扮成俄軍興奮高喊納粹性質的口號。西方世界集體抵制俄羅斯,獨裁者普丁順勢也在俄羅斯「築牆」,阻絕人民與外界接觸。

看來這場實境秀未來會更加瘋狂。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普丁行徑:

  1. 《罪行》律師馮席拉赫:我問槓上普丁的女律師,為什麼她要承擔這一切?對抗那些想讓東烏克蘭成為俄國的人?
  2. 普丁出兵時機有規律可循?油價一漲,四道束縛隨之打破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