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有些詞我們用得很習慣,但也用得很隨便。
Photo Credit: Unsplash

【一週E書】有些詞我們用得很習慣,但也用得很隨便。

文/犁客

有些詞我們用得很習慣,但也用得很隨便。

試想這個狀況:你到電影院去打算享受一下聲光刺激,左邊那廳在播最新的超級英雄電影,右邊那廳是《魔戒》經典重映,你還沒決定要看哪一廳,倒是聽見兩邊都有自認很有學問的傢伙正在向同行者炫耀(看電影總是會遇到這類愛現的人),左邊的說這部超級英雄電影改編自哪一部美國漫畫,右邊的說《魔戒》改編自托爾金的經典作品。你覺得這些說法聽起來沒錯,但又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大對。

大多數超級英雄電影選用美國漫畫裡已經設計好的角色,正方反方都有,不過故事很多時候是結合好幾部不同漫畫或者完全新寫的,有時連超級英雄的設定都和漫畫不完全相同。而《魔戒》大致上就照著托爾金的原作在走,電影當然刪節和重整了一部分內容,不過看起來電影和小說講的是同一個故事。

那,為什麼超級英雄那個叫「改編」,《魔戒》這個也叫「改編」,這兩個情況不是明明不一樣嗎?

你可能會想到,有些小說、漫畫、影集或電影會載明「改編自真實事件」,你的確也從那些內容裡看到一部分真實事件原來的樣子,不過要用多少真實事件才算「改編」了?如果全都照著真實事件講一回、只是改動了相關人物的名字之類,那算是「改編」嗎──那不是變成「換了名字的真實事件」而已嗎?你可能也會想到像《游牧人生》這樣的例子,這部電影「改編」自文字作品,但原來的文字作品並不是單一人物的人生紀錄,而是追蹤、採訪、整理及討論整個美國社會變化與「游牧族」的關係,電影裡的主角完全是虛構的,這種「改編」又和上述種種截然不同。

所以說這詞我們用得很習慣,也用得很隨便。不算誤用,只是每一次用講的東西可能不相同。

這也讓改編作品出現一種有趣的吸引力。如果你看過原著,看改編作品可以當成重溫一次那些內容,也可以當成與另一個人交換閱聽經驗──這個人和你一樣看過原著之後有了自己的想法與解釋,用他的方式說出一個新故事;你可以比較這兩個故事的異同,可以獲得新的想法,可以對照你和他的不同解讀,可以欣賞或批評他的改編方式。

而如果你沒看過原著,那改編版本其實就是個全新的故事。

2016年推出「植劇場」之後,王小棣導演今年推出「茁劇場」,每部影集都由本土創作者的文字作品改編,而這些文字作品有的取材自真實社會事件,有的源於創作者自身經歷;除了影集之外,還有改編漫畫。此外,「植劇場」也有改編自戲劇內容的漫畫作品──各種改編形式都有,這些作品不但是與你討論觀察、交換心得的故事,也是全新的閱讀經驗。

▶▶看看【充滿疑點的擄人勒贖案——找不到屍體,警方卻宣布破案?茁劇場《滴水的推理書屋》原著 x 戲劇 x 漫畫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見證許多關鍵時刻,承載許多傳奇軼聞的《紅房子》
  2. 冷冽荒冬裡以熱血、肌肉、暴力和情欲長出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