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魚類界「厚話」代表,吃飯戀愛都滔滔不絕的海馬一族

文/提爾.海恩;譯/鐘寶珍

弗德里希.拉迪希打開一扇通往實驗室的門,門後放著數量可觀的水族箱。他表示,其中有某幾種魚在聊天或吵架時的聲音,甚至不必用水下麥克風收音就聽得到。「你自己來聽聽看……」拉迪希邊說邊用網杓從水族箱裡撈出一隻身上帶有棕白條紋的鯰魚。那隻大概有二十公分長的盔平囊鯰(P. armatulus)掙扎著,然後發出一聲嘶啞的喊叫。

「許多魚是不折不扣的溝通天才。」拉迪希邊說邊讓那隻鯰魚滑入水族箱重獲自由。牠們可能透過體色變化來傳達意向與情緒,或是藉由芳香物質,有些則是釋放電子訊號,當然也有很多是仰賴聲音。而魚類聲音語言最重要的功能,或許就是求偶與標記勢力範圍,就跟鳥類的鳴唱一樣。不過,當一隻魚在水裡四處暴走低吼,也可能是正在為領域而戰或示警有危險。不管是想吸引異性的呼喊、示警時的聲調、打鬥時的怒吼,或各式各樣求愛時唱的情歌,專家都能區分出來。

那麼海馬呢?約莫在西元 1900 年前後,才有自然科學家注意到海馬一點都不啞口無言。有些海馬會發出烤肉時那種「滋滋」聲;有些海馬製造出來的聲音,則會讓人想到是神經緊張的人在拚命彈手指。當時的科學家原本推測這些聲音是海馬透過顫動下顎而發出來的,不過這種假設已經被推翻了。

根據較新的研究顯示,海馬做出某些頭部動作時,有塊頭骨會與頂部的冠狀頭飾摩擦,從而產生那種敲打般的聲音。不過,又有研究者在實驗中以外科手術將那塊相應的頭骨移除,卻發現海馬或許「敲打」的不那麼頻繁,但聲音並沒有停止。所以事實證明,牠必定還用了其他方法來製造聲音。

可是,海馬為什麼要製造聲音來引人注意?還有公海馬和母海馬之間,誰比較滔滔不絕?就人類而言,一般總認為女性比男性健談,儘管不久前的一項研究結果才稍微平衡了這種全憑感覺的認定。根據美國一個研究團隊的評估,男性愛講話的程度完全不亞於女性,至少在大學生這個族群裡。不過,對於其他動物而言,不管是陸生或水生,似乎是雄性比雌性更熱愛溝通。「總之,在魚的世界裡,求偶期間是由公魚來發出訊號吸引母魚。」弗德里希.拉迪希說道。

不分性別,海馬一族超健談

雌性有鰭動物通常相當靜默,不過在這一點,海馬又再度與眾不同了,至少熱帶吻海馬是如此。拉迪希與奧地利及巴西同仁,一起密切觀察了熱帶吻海馬的語言,而母海馬充分證明自己也非常能言善道。研究人員發現,吻海馬在交配前,不分性別都會製造出一種非常短促、大約只有二十毫秒長的「喀噠」聲,而且這種聲音的表達方式,不管次數多寡、持續時間或音調高低,都不會因性別而異。科學家則相信,它的功能不在於吸引異性。但如果不是,那又是為了什麼?

「一起發出那樣的喀噠聲,可能在同步求偶行為上扮演著重要角色;也就是說,那是一種交配的前戲。」拉迪希表示。在繁衍後代這個敏感領域裡,任何輔助方法都極其珍貴。「唯有雄性與雌性合作無間,母海馬授卵到公海馬的育兒囊中及之後的受精,才能進行得很順利。」而證明這種叫聲與交配行為有關的線索之一,是愈接近交配時間,母海馬與公海馬發出喀噠聲的頻率就隨著升高。盡量製造出更多後代,本來就是動物圈裡每種生命的主要目標。

不過,連專家都嘖嘖稱奇不已的一點,是熱帶吻海馬在獵食時也喀噠喀噠作響,而且其音量之大,甚至還兩倍於牠求偶時呼喊的勁道。這種獵食時的咆哮目的為何,仍舊是一個謎。因為可以確定的是,這無法提高牠獵食的成功率,卻有讓敵人注意到自己的風險。不過,拉迪希的推測是:「或許牠想透過這種響亮的喀噠聲,讓可能的交配對象注意到這裡有食物來源。」

熱帶吻海馬的健談絕非特例,這一點毫無爭議。包括小海馬、直立海馬、虎尾海馬,以及其他更多海馬,都是以這種喀噠聲來相互溝通。不管是在求偶期、交配中或兩隻公海馬正在互相較勁打鬥,研究者都能以特殊儀器錄到這種聲音。另外,許多生活在水族箱裡的海馬在吃餌料或有壓力時,譬如其中有一隻被換到新魚缸時,也會噠噠作響。

除了求偶、獵食,海馬還有第三種聲音

更令人驚奇的是,熱帶吻海馬除了在求偶與獵食時會發出不同的噠噠聲外,還能製造出第三種聲音。當牠在水中被抓住或是被人從水裡取出來時,會發出一種奇怪的咕噥或低吼聲,或許就像史特拉頌水族館的卡爾漢茲.奇舍曾經聽過的那種聲音。這種大約有兩百赫茲的聲音,頻率明顯低於牠噠噠作響時發出的聲音,而且毫無疑問是以另一種方式製造出來的。不過到底是哪一種方式,目前還完全無解。那是像許多其他魚類一樣,以魚鰾裡氣體的振動來引發聲音嗎?學者專家認為不可能。拉迪希及其研究團隊並沒有在熱帶吻海馬身上發現發音肌;通常發音肌能透過律動性收縮來帶動鰾發出聲音。

對研究人員來說更有趣的一點,當然是海馬為什麼要發出這種謎團般的咕噥或低吼聲?與維也納大學的拉迪希協同研究,任職於巴西帕拉伊巴大學(Universidade Estadual da Paraíba)的生物學家塔琪安納.奧利華拉(Tacyana Oliveira)下了一個結論,她認為以海馬有限的聽力來說,若要做為一種發給同類的警訊,這樣的呼聲是太輕了。她在實驗中也發現海馬緊張時身體會顫動且低聲咆哮,對此她更認為可能是一種想混淆敵人的反應。「或許這種反應的強度,剛好足以讓自己逃脫。」

如此說來,這確實可能發生。有些海馬在生死關頭時,會以怒吼聲在瞬間嚇傻想吃掉牠的魚或鳥,並成功從牠們嘴裡脫逃。或許讓海馬比較高興不起來的敵人是拖網,因為它對海馬的生存威脅要遠大於當今世界所有其他的危險(參見第十八章),而且拖網並沒有耳朵。

※ 本文摘自《瘋狂的海馬》,原篇名為〈為什麼海馬不閉上嘴?──水中的溝通之術〉,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