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截自: 《麻醉風暴》預告

《麻醉風暴》播出後,網友開始問「有沒有演員就是醫生本人的卦」

口述/曾瀚賢、湯昇榮;撰文/廖昀靖、Rose

二○一五年,《麻醉風暴》在公共電視播映,一集短短五十分鐘、共六集,描寫醫療體系藏汙納垢、人性崩壞、各角色的矛盾與痛楚,逐步喚醒觀眾內心無法與社會體制抗衡的微小正義。

你們醫院從上到下都有問題,就好像是集體麻醉一樣,你知道嗎?
你們醫院生病了⋯⋯

《麻醉風暴》以醫院為故事現場,描述一名麻醉醫師蕭政勳(黃健瑋飾)捲入醫療糾紛遭受停職,並在追查過程中,一層一層剝開醫療糾紛、醫護過勞、醫院權力結構、醫療人球等深埋於醫療體制的問題。

這齣醫療推理劇引起大量關注與討論,熱度從虛構的影視故事,一路延燒至真實世界的醫療界。在如潮的佳評中,引發諸多麻醉醫師的共鳴,認為角色與故事寫實程度超乎想像。

《麻醉風暴》在第五十屆金鐘獎,拿下迷你劇集類:最佳迷你劇集獎、最佳男配角、最佳編劇、最佳導演。

類型片演員的專業

一開始最讓觀眾驚豔的是演員的專業,PTT 上開始有人問:「有沒有演員就是醫生本人的卦……。」

麻醉科醫師蕭政勳穿著橡膠鞋的步伐快速,繞著醫院中迂迴的路線,每天在一間又一間的手術房裡,等待著他的是一台又一台準備被他麻醉的病患。

「對病患來說,我們只是穿著綠衣戴著口罩,搞不清楚長相的麻醉科醫師,麻醉就像打針抽血一樣稀鬆平常,病患不知道的是,麻醉科肩負的責任是,他們一睡,不知道能不能再醒過來的壓力。」

「現在是上午十點半,手術恢復室已經滿房,卻還有三台刀、兩場健檢,等著麻醉。日班的麻醉科醫師只有我一個,日復一日,在不同的開刀房轉來轉去,每一站停五分鐘,不停地轉,不停地轉。」

「等一下,暫停一下,二度房室傳導阻滯。」

「你要怎麼處理?」
「現在血壓、血氧和 ETCO2 都看起來數值正常,我先給 Atropine 提一下心跳。Atropine 0.5 mg。 把 TCP推進來,快!」

「每一天麻醉科人員,不停地超時超量工作,將自己壓榨到極限,麻醉科醫師就像在風暴裡,拉著一條生與死的風箏線,我不斷提醒自己,再累也要清醒。」

這是《麻醉風暴》第一集開場、四分半鐘,觀眾已經知道關於這個角色最基礎的處境。專業、戲劇節奏、隱隱約約的故事線,所有劑量都剛剛好。

演員專業地詮釋醫生角色,寫實地復原醫院場景以及手術現場,都是讓觀眾投入故事的重要關鍵,馬虎不得,在二○○六年侯文詠編劇、蔡岳勳導演的《白色巨塔》之後,不論任何戲劇劇種,有關醫療的場景都很容易因為資源不足、思考不周而錯誤百出,總是引來罵聲連連,或各方專業的撻伐。《麻醉風暴》之所以可以產生如此逼真的專業,除了劇組大量吸收知識,也仰賴醫療顧問麻醉科主任黃英哲醫師進場把關。

編劇黃建銘架構醫療劇情後,加入另一位編劇王卉竺,會接著和黃英哲醫師討論,透過他的專業確認可能性與流程,同步確認醫學術語與動作,甚至是環境。在拍攝現場,黃英哲醫師親自指導演員黃健瑋操作醫療器材以及施打藥物的專業動作,更主動借給他麻醉科基礎學程的書籍。透過醫療顧問的訓練,把關專業細節,演員角色與劇組環境才一點一滴地建構出真實。

資源有限

觀眾大概難以想像《麻醉風暴》中大量的醫院場景,事實上是用六、七間醫院「拼湊」出來的。「真的很辛苦,那時候真的很辛苦。」回想起還沒做出成績前的資源匱乏,彷彿可以看到曾瀚賢擦著額角的汗,到處奔波,想方設法地生出可以拍攝的醫院場景。

當時,大眾對類型劇的認識淺薄,製片一通通電話打,每一個場地都有所擔憂而回絕。擔憂什麼呢?有別於大眾普遍認知的偶像劇,借用場地往往是讓偶像明星替那個空間添光,對場地有加成宣傳的效果,談得好還可以有更多置入的合作。但是《麻醉風暴》借醫院,則是會在醫院上演醫療疏失、官商勾結、過勞等「負面」劇情,醫院擔憂被無的放矢,影響了社會觀感。

沒辦法借到一間願意完全配合、借用的醫院,只好抓好幾間的各處角落,用好幾個深夜把劇中的那一間醫院給拼湊出來。「所以觀眾看男主角從這個走廊穿進那間病房,再進那間手術室。我們可能已經去了三間醫院。」

在後製期間,瀚草面臨行銷資源不足的窘境。「我們當時的行銷資源大概是十萬。」左思右想,公共電視決定要請當時的董事侯文詠看一下這個作品。「後來我們才知道,侯醫師當時收到我們的邀請,知道《麻醉風暴》的時候,他很緊張啊!因為大家都會以為是他拍的,要是拍不好,他不就很倒楣!」曾瀚賢笑著說,結果侯文詠一點也不覺得倒楣,他看完作品,大力讚賞,接著大方地給出行銷資源,串連各家書店、醫院,辦起巡迴講座。

偶像劇的審美疲勞,類型劇的起手式

以成果論,《麻醉風暴》叫好叫座。但在初期,它仍被質疑不是一部「商業片」、這種作品大眾「看不懂」,會不會沒有市場?「其實,是時勢帶著我們走。剛好是一個時代的轉換,大家對偶像劇有點審美疲勞了,他們正在期待一些新鮮的東西,而我們剛好做出來了。」曾瀚賢肯定地說。

「我們是第一個做的,所以會得到比較多掌聲。」曾瀚賢並非看到潮流追上流行,而是他一直都專注在觀眾身上。常常有人擔心高知識含量的戲劇作品,會被觀眾關門拒絕,但曾瀚賢思考的是:「觀眾或許從來都沒有斷定自己想要的影視作品是簡單、還是複雜,我要挑戰的是如何讓簡單的東西增添厚度,又要有審美價值,然後再試著把複雜的東西簡單地說,但又有議題發酵。」

曾瀚賢說他不是因為想要拍「類型」而拍起類型劇,最先觸動他的從來就是故事,它想要傳達的意義是什麼?如果把它放進每個人的生活中,有沒有機會創造一些改變?

《麻醉風暴》中的關鍵角色葉建德(吳慷仁飾)表面是一名保險業務,在劇情推進下,他成為那個吹哨者,沒有被麻醉的清醒之人,在獨醒的世界裡孤身吶喊著:「變態的體制是需要被衝撞的,有衝撞才會有火花,有了火花才能引導往正確的方向去走。」似乎也呼應了瀚草影視在《麻醉風暴》資源窘迫中,捍衛專業,戰戰兢兢地完成了接近當時內心所想的作品。

※ 本文摘自《進擊的台劇》,原篇名為〈《麻醉風暴》,類型劇的起手式〉,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