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pexels

芬蘭學生從小一開始,學校課表通常沒有固定時間

文/陳之華

芬蘭學生上課,通常沒有固定的時間,今天早上八點的課,明天可能就是九點或十點才上課。不僅上課時間不一,連下課時間也不會每天相同。這樣的系統,始於七歲,也就是小學一年級。

大女兒六年級時,有一學期是每週兩天八點、兩天九點、一天十點的課;而下課時間則分別是一點、二點、三點。當時小四的小女兒,則是四天八點的課,一天九點的;下課時間分別為十二點、一點和兩點。她們每學期的上課時間多少會作些變動,而每一個新學年的課表也必定會調整。就算是兩個孩子就讀同一所學校,也不會在每天相同的時間上下學。

自從兩個孩子分別進入芬蘭的教育體制後,幾年下來,我總是被她們不斷調整的上下學時間表,搞得眼花撩亂。可是,孩子們卻清楚的知道每天的作息,小女兒九歲時曾經有三天都比姐姐早半個小時出門,她竟然沒有怨聲載道。倆人就這麼各自算好起床、出門和上下課的時間。無形之中,孩子們早已學會充分的自我管理,當媽咪的我就在一旁看似有失控,但卻瞭解到姐妹倆,已經奠下自我控管時間與行程的能力。

這種看起来教學與課程都有點複雜化的課表,卻在芬蘭全國各地實行著,他們對孩子自行按不同課程時間上下學,覺得理所當然並不以為意。因為,芬蘭教育理念認為,這樣反而能給孩子獨自負責的空間與時間。

在學校,一個班級為了能平均照願到每個孩子,甚至會再分成兩組,以不同上課時間採行真正的小班制,讓老師能適時瞭解、規劃出適合兩組同學上課的時段。所以,有兩組重疊一起上的課程,也有分開的課程。

芬蘭孩子上了國中後,就沒有固定的上課教室,而是採取科目制,讓大家在不同的科目時間,前往不同學科老師上課的教室去學習。一整年間,還會有五到六次不同課表的變動時間,以配合不同科目老師的教學時間,以及分組上課的學習。

芬蘭教委會的參事帕金在一次演講中說:「賦予自由,就是責任的開始。」

信任(Trust),是芬蘭教育的核心價值。芬蘭社會與教育不採用「防弊」的管理法則,而是選擇相互尊重和互信為教育的開始。

信任起於自我管理,這是芬蘭教育體制中一項基本概念。這項概念的基礎,在於芬蘭的教育體制與學校、機構都不斷思索,我們應該給孩子什麼樣的教育?是要求學會書本的資訊就好?還是要學會獨立與發展出自我想法,更能進一步發展出自主蒐尋、彙整資訊、研討運用的能力呢?

芬蘭教育體制專注於培養孩子們終身學習的能力,而唯有一個與生活教育充分結合的學校教育,才能達到孩子永續學習(Education for Life)的基礎。教導,同時尊重孩子與個人的獨立性,就能在教學中賦予孩童責任。今天教育學生有獨立發揮的空間,教育孩子能獨立思考,自然也就希望學生能在日後,展現出自我學習的能力。芬蘭一再強調,只有發展出持續學習的動力與熱情,學習成果才會強大、豐碩,而且無止盡的延伸。

制定教育方針與核心課程綱要的教育委員會認為,所有的學習動力,來自於個人的成就感,這其中當然包括老師!芬蘭教育制度在一九九四年歷經了重大變革之後,老師獲得充分的教學自由度與課程自主權,可以自行決定教材與教學内容和進度。希望讓老師有參與感、決定權,讓從事教學多年的實際經驗與專業足以發揮,增加他們為社會或學生改變些什麼的參與感,激發出更好的教學動力與熱忱。

這樣的模式也貫徹在孩子們的身上。學生經由實作、參與、討論、找資料、互相分組與學習,不知不覺就啟動了學習的動力,與尋找事物本質的興趣。如此,孩子們的數學作業等,大多不會由老師改,而是讓學生們在課堂上相互核對答案,或是老師在課堂上講解之後,由學生自行訂正。這點或許讓自小就習於每天由老師批改作業的我們,感到困惑與不解。

批改作業之於教育的助益

比起亞洲的學校,芬蘭的班級人數,顯然不多,但老師不花精神去批改作業,反而花更多時間準備課程、思考、休息、充實教學內容和自我研習、進修。幾年下來,女兒們的習作本老師批改的少,對於這些教學文化與方式的差異,我一直相當好奇,除了想多方瞭解外,也反思不同思維所帶來的影響。

對於芬蘭老師們需不需要批改作業,我在一次研討會中,得到了這樣的解答。

特殊教育處副處長柯芙拉(Pirjo Koivula)女士說:「我們的學生本來就有答案本,自己可以去核對答案啊。」嗯,答案本,很有意思、很有深意的答覆。

但隨後我還是很客氣的問了說,芬蘭老師似乎很少花時間在許多「形式」事務上,比如說寫聯絡本、作業批改等等?不知對方是否懂得我的問題,我也多加演繹了幾句。

幾分鐘後,教委會的講者們回答:「我們老師的工作已經相當多了,老師花了很多時間在做課程與教學的策劃,實在不需要在這些枝微末節的事務上打轉。難道課程的規劃會比那些更不重要嗎?老師教學的目的,是帶大家去尋找一個思考和自我學習的動力,而不只是幫學生提供答案。

六年下來,從女兒讀國際學校一直到轉入芬蘭系統的學校,我很少簽過孩子們的聯絡簿,老師也不需要批示聯絡本。但是,只要學校有任何大小事,老師和家長雙方會隨時主動聯繫、討論,而真正需要簽字的是學校活動通知單、考試卷,以及學期成績單。

其實不光是免掉了這些批改與簽字的工作,我想,芬蘭老師還可以更「輕鬆」,因為他們說聯絡本是讓孩子自己做記錄的,裡面可以自行記載著功課、學習進度、近來重要的校方活勤等等;但這不是統一規定。家長有任何想要詢問的,都可以運用聯絡本、電子郵件、 簡訊,但真的不用老師,不用家長每天都做形式上的簽字!但也或許如此,家長的簽字在通知單、測驗單和每學期的成績報告單上,反而顯得重要而謹慎多了。

將事情交由孩子主動來動手,他們就會不自覺的養成自我學習的意願和動力。這是芬蘭教育理念非常具有啟發性的特色。

※ 本文摘自《沒有資優班》,原篇名為〈芬蘭式的自我管理〉,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