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wikipedia

班長直言營區某幾處「最不乾淨」,站哨時千萬別買肉粽

文/林美容

軍中鬼話可以說是台灣鬼故事的一大發源地。部隊中的鬼通常沒有特別的形象,在我們蒐集到的田野調查資料中,只有兩則描述看到比較接近實體的形象,如看到「一隻透明的手」或是「在臉盆中看到人頭的影子」;其他的故事則多半是模糊的影子或是怪聲。

站哨千萬別買肉粽

二十年前,軍中的房舍大多很老舊,大家都說營區很陰,從日治時期就死過很多人,更有人說馬關條約割讓台灣後,日本人就在這裡和台灣民主國的義軍決戰過,雙方都死了很多人,所以這裡的鬼有清朝鬼,有台灣鬼,也有日本鬼。

班長說營區某幾個地方最不乾淨:福利社後面有吊死鬼,營集合場晚上有日本兵踼正步,「榮譽」標語的後方也有不乾淨的東西,還有早在入伍前就聽聞,最有名的四號哨傳說。

廢棄的四號哨在營區外圍,附近是墳墓,半夜有老婦人來賣燒肉粽,站哨的衛兵忍不住餓買來吃,回去便中了邪。這則鬼故事流傳很廣,因為發生過不只一次,也有不同的版本,有人說粽葉打開裡面包著泥土和蟲子,也有人說找回的零錢變成了冥紙。一個安全士官膽大,帶衛兵上哨時跑去跟婆婆說,按規定軍人站哨不可以買東西吃,請她不要來了。回頭見到兩個衛兵神色詭異,滿臉驚恐,再三詢問才知道兩個衛兵根本沒見到其他人,班長(安全士官)是在對空氣說話。

營區鬧鬼,搞到人心惶惶,官方說法是匪諜來擾亂人心,因為村民從來不認識這附近有賣肉粽的婦人。最後師長親自出馬,會了賣肉粽的老婦,發生什麼事沒人知曉,但不久師長就下令將哨所往後收縮,第一次撤了兩百公尺,退到一條溝邊。平靜了沒多久,叫賣的聲音又出現,起初聲音遠在一、兩百公尺外的舊哨所附近。叫賣聲一次離得比一次近,慢慢找到了新哨所的位置。

終於又有一個衛兵忍不住要買粽子,另一名衛兵(一說是安全士官)想要阻止,竟然摔進路旁溝中。哨所雖設在溝旁,但溝旁有草,坦白說不太可能不小心跌進去。軍中雖然不講鬼神,但人心惶惶不得不安撫,於是請來師公作法,相傳最後請出了上過戰場的軍旗,才把惡鬼鎮住,不過哨所也再度後撤,離最原始四號哨已有五百公尺遠了。

總之,事實是舊的四號哨還在,新的哨所已後撤了五百公尺遠,新舊哨所間,果然也有座中古的哨所,和傳說完全吻合。至於是附會,還是真有其事,由於找不到親身經歷的人,真相已不可考。

軍中怪事多

我當兵時,遇到過一位姓簡的班長,大溪人。人很嚴,一開始我很討厭他,但後來跟他越來越熟,很聊得來,退伍後還連絡過幾次,他結婚時,我還去喝喜酒。

他說軍中怪事很多,由不得你不信。我們入伍第一週,部隊裡就退了一個轉服四年半志願役的軍官排副。我對他還有一點點印象,大專生,姓葛,戴個金邊眼鏡。簡班長說,這是那位排副的親身經歷:

葛排副說曾有一個彰化來的新兵,家裡是做道士的,他宣稱之前從來沒來過這個營區,也沒聽過這裡的鬼故事,但他一進來,就可以正確指出營區什麼地方不乾淨,什麼地方有問題,和傳說一模一樣,而且更為詳盡。例如他說了福利社後面的吊死鬼不只一個,還有一個年代更早的大陸來台的外省老兵(那時不過二十出頭吧)。

後來葛排副有次在花蓮遇到一位曾在這個營區待過的老士官,無意間印證了這件事。原來那位老兵是福建閩清人,姓林,因為想家苦悶,發了幾句牢騷,被當作匪諜調查。他可能受不了那種折磨,有天晚點名前突然失蹤,最後被發現用自己的皮帶吊死在樹上。

旅部前有排椰子樹,其中幾棵上面有彈孔,傳說是二二八時槍決人留下的痕跡,大家都不敢靠近。不過班長說這個說法不成立,因為彈孔最矮也比人高,大多都離地兩、三公尺,應該是太平洋戰爭後期,美軍轟炸時機砲掃射遺留下來的。

簡班長本人則遇到過兩次怪事,一次是過年時,新兵放假回家,只有幾人留守,晚上睡覺時他聽見隔壁軍械室有扣板機的聲音,他起身察看,軍械室是上鎖的,不可能有人在裡面。回去睡時,那扣板機的聲音又出現了,而且一個接一個,好像從第一把輪到最後一把。他的學長也曾遇到過一模一樣的情形。班長說,槍枝這種東西很邪門,尤其我們是訓練單位,有一批步槍是接收美軍在越戰留下的M14,那是真的在戰場上殺過人的,很多部隊裡都有傳說,明明已清空的槍卻還能發射出子彈。

另一次是發生在廁所,廁所是獨立的建築,離寢室和營舍有五十公尺遠,晚上去上廁所常令人渾身不舒服。有一個晚上,營區內外十幾隻狗在吹狗螺,聲音極為淒厲,班長說如果是小便他也就就近解決了,但肚子不舒服實在憋不住,只能硬著頭皮出發。

在廁所裡,他聽到外面有一陣輕飄飄的聲音,由遠而近,有一度似乎就停在他門外。他知道不可能有別人來,而且人的腳步聲也不會是那樣。他不信佛,卻想到了《正氣歌》,「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

回來的路上,他斜眼看到了白色的東西在距離他身子二十公尺外飄來飄去,似乎不只一個。「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在秦張良椎,在漢蘇武節。為嚴將軍頭,為稽侍中血,為、為……」他忘了下一句,結巴起來,音量也頓時消了下去,那白色的東西馬上逼近到身旁,距離他不過五公尺遠。他又重複了一次「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聲音一大,鬼魅彷彿感應到他的浩然正氣,於是又遠遠避開。

第二天,有好幾個住大寢室的班兵,言之鑿鑿說夜半吹狗螺時,有東西在他們腳邊吹氣。而班長也是一早才發現拖鞋少了一隻,另一隻掉在廁所門前。

※ 本文摘自《台灣鬼仔古》,原篇名為〈部隊〉,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