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12:《滴水的推理書屋》劇本寫作與拍攝實務分享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12:《滴水的推理書屋》劇本寫作與拍攝實務分享

文/犁客

改編自臥斧短篇連作《FIX》的台灣影集《滴水的推理書屋》2022年8月6日正式開播。台灣推理類型的影視作品還不算多,但在觀眾們常常接觸的歐美或日韓影集中都不罕見,因此觀眾的比評標準相當嚴格,除了講究畫面敘事的種種技術細節,也在乎台灣在地創作團隊能否說好一個邏輯縝密,完整收攏,要燒腦但又不能複雜到無法理解的推理故事。

前兩集播出之後,有些觀眾認真地定格截圖進行推敲,也有些觀眾發現影集與原著小說有很大的不同;這裡為什麼這麼做,那裡為什麼那麼改?【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12找來該劇導演廖士涵及編劇丁虹宇,直接和大家面對面做「《滴水的推理書屋》劇本寫作與拍攝實務分享」!

為什麼選《FIX》?

「王小棣老師想要改編台灣文學,定了四個類型,其中一個是懸疑推理,所以我就去圖書館找書,看了好幾本台灣作家的作品。」丁虹宇解釋選擇《FIX》為改編原典的原因,「最後選《FIX》是因為它來自冤案,有社會寫實的背景,所以改編的時候就會有更多素材可以用,這昰團隊的實務考量。」

不過,丁虹宇並不想要只把文字影像化。「雖然也會擔心被讀者說成『魔改』,但如果只是影像化,那大家看小說就好了。」丁虹宇說,「小棣老師做『植劇場』到現在的『茁劇場』都有培植新演員的用意,所以當初一開始設計就以四到五個年輕人為主去發展故事。」

丁虹宇自己就是推理迷,動手改編時想像過各種形式,「考慮過《週四謀殺俱樂部》也想過西澤保彥的『匠千曉』系列,改到第四版才把角色們變成大學推理社的同學,以社會寫實為基調,加入本格謎團。」丁虹宇說,「現在播了四集之後,從觀眾的反應能看出角色設計的難題。在我本來的設計裡,角色是很複雜、很多面的,會涉及到真相是什麼和誤解,有表面的樣子有背後的樣子。」

丁虹宇認為,角色之所以會有某些不可告人的祕密,與角色的性格有關,「不是我硬塞一個祕密給他們;」而角色性格不能光用講的,得設計橋段透過演員「演」得讓觀眾理解,必須在編劇時多加考量。

三十幾個版本

開始構思故事時候,丁虹宇會設定「必須做到」的大目標,「《FIX》的原作有故事中的故事,我喜歡這種後設的角度;小說《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電影《日以作夜》都用過。」從這裡發展出兩個概念,一是「冤案」,另一是「推理寫作」,然後從這兩個概念開始聯想和連結。

「表象非真」是丁虹宇決定的logline,一切的設定都會朝這個主題前進,依此設定大綱和角色,「角色要有必需的『動力配置』──這是我自創詞,就是說角色和撞球桌上的球一樣,每個角色發動一個事件、另一個會接住,再彈給下一個人,這樣是好的動力配置;如果一個角色發動事件後,其他角色不會因此有動作,那就不是好的動力配置。」丁虰宇說明,「推理不能只有謎團沒有角色,至少這在戲劇是無法成立的,我們必須由角色去推動故事,而在故事的過程中,每個角色都該有轉變。」

在對自己及對故事的嚴格要求之下,《滴水的推理書屋》劇本前前後後寫了一年多,第一集就改過三十幾個版本。

我們需要更多機會練習

「我是個把文字換成影像思考的工作者,原來劇本寫得比大家現在看到的影集更細:一開始主角高辰緯正在講話,同時在另一個地方有計程車載到關係人,現場有第三個人拍到影像,又傳回去給高辰緯,諸如此類。讀文字時好理解,但用影像表現就不見得好理解了。」廖士涵說,「我先照這樣的鋪排進行,但獲得的反饋是『看不懂』、『線索太多』、『不好消化』,所以我得一直拆解,用不同的方式敘述,試了很多種方法,最後才決定採用目前這個版本,希望兼顧原先劇本的神采和推理的樂趣。」

廖士涵認為,國內類型劇比較弱的原因,在於練習還不夠多,他以自己拍《粽邪》的經驗為例,為了一個短短的鏡頭,他和拍攝團隊得花數個小時做種種實驗,才能找到做出心目中那種恐怖效果的技法。「美國、韓國的類型劇很成熟,因為他們已經經過長時間的嘗試。」廖士涵說,「我不是要看衰自己,說這部作品一定不如國外,我們做得很用心,希望大家從我們的劇裡看到不一樣的東西,也希望得到反饋,鼓勵或批評都好。」

故事從文字變成影像的過程牽涉許多專業,其中變數最大的莫過於演員──他們不但是畫面上的焦點,本身又是另有想法的個體,不見得會完全按照導演想像去完成某個橋段。「黃河第三集那場最難拍,拍之前和黃河做了很多討論,一方面溝通,一方面靠他的悟性,他不會和你爭辯,他會準備好然後直接表現給你看他對角色的理解。」廖士涵說,「羅宏正是另一種類型,他也是推理腦,如果我們意見不同,他會先照我的說法演一遍,再和我討論說:『欵導演,我覺得這邊不會這樣耶。』」

繼續看下去

丁虹宇說改編時也曾考慮,讓影集用單元劇的方式重現原著《FIX》的短篇形式,但「單元劇的危險是:觀眾看完這一集,下回還會不會看下去?」;廖士涵提及,具有某種專業的觀眾認為任職相同職業的角色不會做出劇中的舉動,但戲並不是刻意要汙衊任何職業,而是要呈現人的複雜,「每個角色做很多事都有各自的原因,請大家繼續看下去。」

「請大家繼續看下去」或許是觀影時最要緊的態度。面對台灣戲劇及大眾小說,觀眾習慣以看美劇韓劇的標準比較,加上自己更熟悉的本土背景,所以一抓到某個點就會先發出批評──可是劇其實還沒結束,創作方有諸多考量、諸多折衷,他們或許還在累積經驗,但從來不想把故事弄糟。

《滴水的推理書屋》已經在朝結局邁進,茁劇場接下來還有三部改編自台灣文學作品的影集。對我們來說,讓自己成為創作正向循環的關鍵之一,或許正是觀看台灣作品與國外作品時最大的不同。

▶▶「推理跑讀事件簿 Case12:《滴水的推理書屋》劇本寫作與拍攝實務分享」講師推薦書單

推理跑讀讀什麼?

  1.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11:歸納與演繹──鑑識機率的推理科學
  2.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10:推理黃金時期與克莉絲蒂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