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wikipedia

稻盛和夫:「天職」不是偶然的巧遇,而是必須自己創造

文/稻盛和夫;譯/彭南儀

我一直深信,人無法做違背自己初心的事.如果我超級討厭這份工作,就算暫時忍耐,最後一定還是會選擇放棄。但我也知道,如果都沒有嘗試過就輕言放棄,未來的自己一定會有所遺憾。但我當時實在非常痛恨眼前的工作,這樣該怎麼辦呢?於是我想出了一個方法:先從不那麼討厭的事開始。

我滿喜歡吸收新的知識,而正好當時,我對於先進陶瓷的基礎知識幾乎一竅不通,所以首先我到大學的圖書館去,從大量涉獵相關文獻開始。

由於那個時代沒有影印機,所以每次翻閱業界刊物或大學學報,發現了重要的地方,我都會迅速地記下筆記。另外,雖然阮囊羞澀,我仍會掏出錢來買研究專書,訂購美國陶瓷協會的論文,然後字典不離手邊翻邊查,總之從獲得先進陶瓷的基礎知識開始,慢慢認識專業領域。

我以從中獲得的資訊為基礎進行實驗,再把新的知識見解加入實驗結果中,重新再做實驗——當時我的工作,就是不斷重複著如此基本且實在的作業。

在這樣的過程中,我不知不覺地被先進陶瓷的魅力所吸引。並且慢慢了解,先進陶瓷這個材質裡面蘊藏著非常優異的可能潛力。

「大概在大學裡也沒有從事這種研究的人吧!說不定世界上就只有我一個人呢!」——每當我這麼想,索然枯燥的研究也讓人感覺熱血沸騰。

原本半強迫地要求自己做的事情,不久之後竟會喜歡上它,而且還主動要求參與,甚至到後來,我遠遠地跳脫所謂好惡的境界,可以感受到其中真諦。

在這個過程中讓我體悟了一個道理,所謂的「天職」不是出於偶然的巧遇,而是必須自己創造。

大膽提問,縝密思考

年輕時,我曾經聽過松下幸之助先生的演講,有如醍醐灌頂,十分感動。松下先生講的是有關「水壩式經營」的概念。草創京瓷時,我對經營還是個門外漢,所以想向成功的經營者學習其中的祕訣。正巧那時我收到了幸之助先生演講會的簡介,於是基於想知道人稱「經營之神」的大師,究竟是以什麼想法從事經營的單純念頭,我報了名,然後滿心期待地前往演講會場。

那一天,因為工作耽擱我遲到了,於是我只好站在會場的最後面聆聽演講。

「景氣好的時候,我們不應該以景氣好的方式經營,而是應該思考景氣變壞時該怎麼辦,在自己從容有餘裕時先行蓄積。換句話說,我們從事經營應該要像蓄水防洪的水壩一樣,設法應付景氣不好時的一切難關。」

幸之助先生所講的意思大致是如此。

如果雨下得很大,就這樣流進河川,河川勢必氾濫引發洪水,導致嚴重災害。所以,要是能夠用水壩攔下雨水,視實際需要斟酌洩洪,不但可以阻止洪災的發生,還能夠讓河川的水不虞匱乏,進而有效利用。所謂的「水壩式經營」就是把這樣的治水觀念運用在經營上。

演講結束後是聽眾提問時間。

一位坐在後方的聽眾舉手問道:「我很清楚您說的水壩式經營,換句話說,就是我們必須採取從容有餘裕的經營策略。即使松下先生您不說,我們這些中小企業的經營者早就這麼想了。可是,就是因為辦不到,所以才覺得傷腦筋。如果您今天不教我們具體的方法,怎麼做才能夠達到從容有餘裕的經營,我們真的很困擾。」他的發言聽起來像是在提問,又像是在抗議。

那時,幸之助先生臉上的神色十分為難,沉默了半晌。

然後,突然地他蹦出一句:「提問很好,但這問題自己不想可不行啊!」就閉口不語了。我還清楚記得,大概是因為大家認為這句話根本算不上是回答,聽眾不禁啞然失笑。

但是,就在那一瞬間,我突然感覺到一股電流流竄全身。

「自己不想可不行啊!」我被幸之助先生這句像是自言自語,其中卻充滿著千萬思緒的話深深感動。

幸之助先生大概是想要用這句話來告訴我們這個概念吧:「你說你想要實踐從容有餘裕的經營方式,但是,怎麼做才能擠出餘裕,方法可是琳瑯滿目、千差萬別。你的公司應該有你公司自己一套的做法,所以我沒有辦法告訴你該怎麼辦。但是,首先你自己一定要認真地思考:絕對必須做到有餘裕的經營,這樣的想法才是所有一切的開始。」

換言之,幸之助先生想要說的是:如果只是「辦得到就好」的心態,絕對無法成就崇高的目標或夢想。關鍵在於你是否真心想要從事從容有餘裕的經營。如果是真心的,你一定能夠卯起全力去思考具體的策略,然後蓋好自己的「水壩」。

※ 本文摘自《稻盛和夫 工作的方法》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