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現代人的身體發炎持續過久,大腦於是把情緒調低一檔

文/安德斯.韓森;譯/崔宏立

整個人類歷史中,發炎大概主要是由細菌性和病毒性感染、傷口和外傷所造成。不過,如今我們生活型態的許多面向也會導致發炎。舉例來說,已經證實長時間久坐會導致肌肉及脂肪組織發炎。同理,長期壓力(再強調一次,是指經歷好幾個月或好幾年,而非幾天或幾星期)似乎會增加全身各處的發炎程度。缺乏睡眠和環境毒素,也具有相同的效果。加工食品導致胃腸發炎;肥胖導致脂肪組織發炎;抽菸導致肺臟和呼吸道發炎。

歷史上會導致發炎的那些東西:細菌、病毒和受傷,通常是一時痛苦,然而如今的發炎成因:久坐不動的生活方式、肥胖、壓力、垃圾食物、抽菸和環境毒素,傾向於持續一段很長的時間。因此,之前曾是短暫的身體作用,如今運行得比原先打算得更久。若身體能夠判斷發炎的成因,藉此讓免疫系統避開不必要的動員,這些狀況就不必然會成為問題。問題在於身體似乎把所有的發炎形式都搞混在一起,將生活型態因子誤認為來自病毒和細菌的攻擊。

正如同身體不能判定發炎是由感染或是生活型態因子所導致,大腦也做不到。現代的發炎來源將相同信號送往大腦,和來自病毒和細菌的攻擊一樣。如果這信號不受管束運作一段長時間(現代發炎來源往往就是如此),大腦收到的訊息會是:「我處於一個生命受到威脅的境地,還遭受持續不間斷的攻擊!」大腦的反應就是把情緒調低一檔,讓我們退縮逃避。心理上我們便站在原地不動了。

如此一來就會持續一段長時間不退,只因為現代的發炎來源不會就這麼消散淡去。結果即導致長期的心理停滯,也就是憂鬱症。所以,憂鬱症是發炎所導致的眾多疾病之一。

今日的主要發炎源頭

讓我們更仔細探討現代的兩大主要發炎來源:長期壓力以及肥胖。身體的主要壓力荷爾蒙──皮質醇會動員能量。如果有一隻凶惡的狗對著你叫,皮質醇的濃度會飆高以供給你肌肉所需能量好讓你調頭就跑。當危險過去了,皮質醇會再發揮另一項目的,就是抑制身體發炎。換句話說,皮質醇控制著何時發炎應該被「關閉」。

如果我們曝露於長期壓力下,血中帶著高濃度的皮質醇四下遊走,身體終將習慣這樣的濃度。這就像是放羊的孩子呼叫了太多次,到最後沒人在乎他的警告。同理,身體停止對皮質醇做出反應,因而喪失抑制發炎的能力。這跟這有什麼關係?這麼說好了,因為小規模發炎一直出乎意料地突然發生,例如皮膚出現小切口,或輕微肌肉拉傷,或血管受損(這其實還蠻正常的)。雖然皮質醇通常會確保這些發炎受到控制,但要是身體停止對它有所反應,那麼它們就會持續惡化,增加身體的發炎程度。這也就是長期壓力所導致的結果。不過,各位可別妄下定論,認為所有壓力都是危險的。正好相反,壓力是人類存活的關鍵要素。只不過,我們的身體並不是為了讓壓力系統一直保持開啟所設計而成,因此接下來身體就會變得易於對皮質醇免疫而導致發炎程度升高。

關鍵字是恢復。在這個例子裡就是要關閉和壓力有關的生物性能量動員。大多數人能夠良好應付壓力,只要有時間恢復即可。需要多少時間則因人而異,不過有個好用的慣性原則:在負擔低的時候,兩次事件之間通常有十六小時就夠了。若是工作負擔較重時,就需要更長的恢復時間,例如週末,或是偶爾來個長假。恢復的重點以睡眠、休息和放鬆為優先,並且要將其他一定得做的事減到最少。

※ 本文摘自《你的大腦有點Blue》,原篇名為〈憂鬱症〉,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