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大腦要你心情低落,自有健康的理由在

文/安德斯.韓森;譯/崔宏立

很有意思的是,還真有研究探討人們的感受如何影響智力呢。其中有一個是給兒童看一些影片、聽聽音樂,讓他們感到歡樂或是憂傷。之後,要他們進行心理測驗,包括在圖案裡迅速找出各種樣式,並且要注意到細節。我個人預期歡樂的兒童表現會較佳,但結果恰好相反:歡樂的兒童其實要比憂傷的表現更差。有個可能的解釋,是說我們感覺良好的時候會停止探求缺失──沒問題幹嘛去自找問題?若我們感覺良好,就容易淪於只見美好遠景而忽略了細部圖案。有趣的是,我們感覺良好的時候似乎更容易被騙,這也許是因為我們並沒有以這麼嚴格的眼光分析細節。然而,當我們心情低落的時候,正好相反,就像是拿細齒刷爬梳訊息般,吹毛求疵。

儘管被音樂引發的歡喜或沮喪心理狀態,和感受快樂或憂鬱並不是同一件事,但研究依然揭示出耐人尋味的內容:我們的感受方式似乎與智力攜手並進。當然,在特定時刻我們所需的智能有所不同。有時或許需要挑剔、一絲不苟的解決問題能力──有辦法停下來思考,放大檢視威脅及挑戰,考量各種問題。這麼做的時候,我們比較容易覺得心情低落。其他時候,最好能懷抱遠大志向,前瞻未來,不怕冒險,而這樣的時刻,我們通常比較容易感覺良好。

畏縮逃避可能是人類大腦分析改變人生大哉問時的策略,即所謂分析性思維反芻假說。我永遠不會明白是否這就是二十年前那個冬季及春季我所經驗到的狀況。重點並不是說無精打采、抑鬱寡歡總是對我們有好處──相反的,往往帶有破壞性,甚至會在面對決定當前讓我們失去行動力。重點反而應該放在我們可用的各種心智能力中,若是有那種能放入與憂鬱症手牽手的心智能力也很不錯,正如同它在遠古時代就已經能幫助人類可以不顧任何代價地拔腿就跑。

這種說法聽起來是否太過牽強?如果你這麼覺得,想想你這生當中是否曾經心情低落,甚至退縮逃避,再想想是不是那段時光最後帶你來到某個境地,而且結果明顯地呈現出先前的痛苦都值得了──也許你下定決心,解決一個在你腦海裡長期縈繞不去的問題。也許你並不會想要抹去那個經驗,因為你從中學到東西。也許你已經有過那種經驗,也許還沒。學到的東西會有用,並不表示每次都有用。

因此,大腦會要你心情低落像是得到憂鬱症,或許是有完全健康的理由,和壓力或對抗細菌和病毒的古老防衛機制一點關係也沒有。雖然這麼說,和大腦有關的事項多半相當複雜,若是談到憂鬱症那更是如此。為什麼一個人會變得沮喪憂鬱,往往很難給出一個果斷的答案。事實並不是非黑即白,而是無窮盡的連續灰色調。我們不能說所有的憂鬱症都有其目的,或者說它的原因若非發炎,就是正在構思改變人生的決定。然而,在這道連續灰階上,以絕對可以應付的心理壓力為始,終究成了難以駕馭的生物性防衛機轉,我們往往低估生物學的重要性。即使大多數憂鬱症涵括了一項成分:沒什麼用處的功能失調東想西想。有時甚至還會帶有退縮逃避成分,讓我們有空間可以做出改變人生的決定。

如果我們認為出現焦慮和憂鬱,就自然而然表示大腦壞了或生病了,很顯然是忘記大腦的主要目的是求生存,而不是要追求幸福。當然,這並沒有改變以下事實:憂鬱症和焦慮可能會讓人變弱而無能、崩潰,甚至殺害他人。下一章,我們要更仔細探討幾個關鍵的治療要素,其中最主要的,是從大腦的觀點避免憂鬱症和焦慮。

※ 本文摘自《你的大腦有點Blue》,原篇名為〈大腦要你心情低落,自有健康的理由在〉,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