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如果恐懼已經持續妨礙你的健康,你就是生了一種病

文/提姆.坎托佛;譯/陳柚均

當人們發現自己陷入某個困境之中,而警醒程度或擁有的恐懼程度卻不對等時,問題就會產生了。甚至會持續地感到恐懼也是個問題。又或者,這種恐懼是因為無害的主體或狀況而自然產生。或這種恐懼阻礙如平時狀態一樣運作,或讓人無法進行想要做的事,這是多數人都曾經歷的情況。或恐懼延伸為其他讓你覺得痛苦的感受、知覺或症狀(而這又會增加你的恐懼,導致惡性循環)。或者,反覆處於葉杜二氏法則的曲線邊緣之外。又或者,如此緊張焦慮的真正原因,是因為你就是個滿懷怒火及怨懟的人。

如果恐懼已嚴重妨礙你的健康狀態,不只是一時半刻,而是重覆性、持續性,你就是生了一種病,即焦慮症(anxiety disorder)。如果罹患了,也不孤單,雖然這情況會讓你感到孤單不已。事實上,焦慮症很常見。近三分之一的女性、五分之一的男性在他們人生的某個階段中,曾因焦慮的症狀所苦。十人之中大約就有一人曾經歷偶發的恐慌發作(panic attack),而有特定的恐懼症(例如:動物、細菌汙染等)的人數也約莫如此。七人之中有一人患有社交恐懼症(社交恐懼症),三十人之中有一人患有懼曠症。大約有一○至二十%的人因為持續焦慮(即沒有對特定事物的恐懼)而無法正常生活。多達五%的人因為患有健康焦慮症(health anxiety)而無法正常生活,這也導致其中二○%的人至全科醫生的候診室報到。焦慮症很常見,特別是女性,患病的程度大約是男性兩倍。分居、離婚、失業,或持家的人(家庭主婦或家庭主夫)特別有可能苦於焦慮病,這些人基於某些原因未能得到社會支援,而這正是多數人們的狀況。

焦慮症和憂鬱症(與「重度憂鬱症」[Major depression])之間有極大範圍重疊。多數受憂鬱症所苦的人們,也同時有焦慮症狀。而多數有焦慮症的人則沒有憂鬱症,這些人大多容易情緒低落,有時會較為嚴重。如果你最為深切的痛苦是極為深沉又黯淡的憂鬱,我建議你閱讀我另一本著作書籍《憂鬱症:強者的詛咒》(Depressive Illness: The Curse of the Strong,中文書名暫譯)並且,拜託你,請掛號去看全科醫生吧。

焦慮有多種不同的形態及樣貌。我已經提及多數不同類型的焦慮症,但仍值得進一步詳細地說明。此外,我不會在本書中討論強迫症(OCD)。雖然它是因焦慮而產生的症狀,卻是需要有專書來討論的大主題。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也是如此。幸好有好幾本出色的書籍可以幫助患有這些症狀的人們。

廣泛性焦慮症(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GAD)是一種持續感到恐懼的狀態,一種災難就在不遠轉角處蠢蠢欲動的感覺,一旦轉身就會被突襲。這通常是症狀的核心;一種必須隨時對危險保有警覺的感受,不然就會讓人措手不及。就算努力試著不擔心,也總是處於擔憂之中。你警惕地掃視四周環境,尋找問題的跡象所在。你的肌肉總是處於繃緊狀態,由於它不是姿勢肌(postural muscles),而是短時間內需要有肌力反應的肌肉,那不是為了讓人長時間處於緊張狀態的構造,因此就會讓人不時抽筋。

此時,脈搏率、呼吸頻繁及血壓往往偏高,並且容易拉肚子,也常感受到「胃部翻攪著」。換句話說,或多或少時常被腎上腺素影響著。此外,往往難以入睡、無法放鬆,並且總是焦慮不安又容易發怒。也就是說,大腦一直處於持續過度興奮,一直處於過度運作的狀態。

另一方面,患有恐慌症(Panic disorder,PD)的人,多數的時間通常不太會感到焦慮。無論是突如其來或特定事件所引發,都會有充分的戰鬥或逃跑反應(一陣突如其來的恐慌發作),伴有呼吸困難、心跳加速、出汗、噁心等症狀,以及想要逃跑的衝動,有時甚至會感覺將要暈倒甚至死亡(但並不會)。如果你的恐慌發作與社交恐懼症有關,還可能會有臉紅的狀況。雖然有些人同時患有廣泛性焦慮症和恐慌發作,但有些人於兩次發作之間並不會感到特別焦慮,也有可能會在半夜時醒來並發現自己恐慌發作。

恐懼性焦慮症(Phobic anxiety disorder,PAD)是一個籠統的說法,指的是因為特定的物體(例如:某些動物)或情況(例如被困在封閉的空間之中)所產生的焦慮。恐懼隨著對情況的預期而發展,產生我所已概述的各種焦慮症狀,因而導致逃避,隨著時間推移,歷經的恐懼也增加了,就只能更進一步地逃避來緩解,而這種情況會一直持續下去。

我發現,用這個方法來區隔兩種恐懼症(phobia)很有效,因為它們有許多層面上和我上述的恐懼性焦慮症有所不同,這兩種恐懼症為懼曠症及社交恐懼症。

就字面上來說,懼曠症就是對於開放空間的恐懼。在實務上,這通常表示當你離家或離讓你感到安全無虞的地點越遠時,恐懼就會越來越嚴重。當離開覺得安全的地方,同時會苦於不斷加劇的嚴重焦慮及生理症狀。可能會面臨恐慌發作,對恐懼感到恐慌的狀況迅速惡化,這也會導致你對於情緒來襲及狀況本身都感到害怕。此外,還會發現一件事,懼曠症及恐慌症有很大的共同之處:害怕自己將要失去控制,讓自己在公共場合中尷尬丟臉,又或者將會昏倒、死去或瘋掉(但並不會)。

社交焦慮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又稱為社交恐懼症(social phobia, SP),是因為過於在意他人意見而產生,也會因為自卑或害羞而引發,往往導致人們無法正常生活。在社交情境中,你覺得自己不如他人、毫無掩蔽,而覺得自己丟人現眼的恐懼,將壓得你喘不過氣來。通常,你怕自己臉紅,而想像每個人都會看到你羞紅的臉並對你加以評斷。這種焦慮會導致些微臉紅,而這也證實了你的恐懼。你可能會害怕控制不了自己的腸胃反應,而這種恐懼又會造成你急需使用洗手間的感受,又或者你害怕自己全身發抖,這又讓你的雙手顫抖不止。社交恐懼症可能只限於必須有所表現的狀況,像是公開演說,又或者需要與他人互動的情形。

健康焦慮症(Healthy anxiety disorder,HAD),則是指擔著嚴重的(或致命的)疾病而心事重重,並對此感到恐懼的情況。無論是否已被診斷患有什麼生理疾病,重點是焦慮的嚴重程度及症狀所帶來的痛苦程度,與身體潛在的生理病狀已不成比例。問題就在這裡。在所經歷的症狀背後,你怎麼知道沒有任何重大或可能致命的症病?還是,你的醫生目前尚未有任何發現?

事實上,對於這些事情並無法百分之百確定,但大多數醫生都同意一件事,若先前的每項檢查都未能找到需要進一步治療的疾病時,能進行的病理檢查次數是有限的。如果患有健康焦慮症,便無法停止尋找自己身體不適的原因,確信將有災難發生。每天的每一分鐘都焦慮地想著自己的恐懼,正如我們先前所討論的,焦慮又會導致更多的症狀產生。

當我解釋這一點時,或許有人會憤怒地回覆:「所以,你是指這一切都是我在胡思亂想,對吧?」不,我不是這意思。症狀本身和症狀所帶來的心理痛苦,都是真實存在的。唯一的問題是,症狀的成因是什麼?而治療這些症狀的最好方法又是什麼?就我看來,這是最難治療的一種焦慮症。這條分界線如此模糊,一方面,當你的醫生傾聽且尊重你的擔憂,後續也定期檢查了,但如果過度審視又會讓情況惡化。我認為,關於這個複雜難題我有解答,但後續再來詳加說明。

那誰會有這些狀況呢?在下一個單元中,將會來討論導致的原因,以及是如何發生的,但就目前來說,我所觀察到的是,多數這些來掛我的門診並患有焦慮症的人,對自己的自我(以及對這世界、對未來)的評價都相當低。他們對自己感到羞愧。現今世界上,確實有些人該為自己感到羞恥(想想英國國會大廈、白宮、克里姆林宮等單位),但你絕對不是這些人,你是如此努力不懈。而那些該感到羞恥的人無羞惡之心,而不該羞愧的人卻羞愧不已。嗯,也許這裡有解決問題的線索……

從這邊開始,為了簡明扼要,我將使用以下的縮寫來表示:

廣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GAD)泛性焦慮症
Panic disorder(PD)恐慌症
Social anxiety disorder(SAD)社交恐懼症
Phobic anxiety disorder(PAD)恐懼性焦慮症
Agoraphobia(AP)懼曠症
Healthy anxiety disorder(HAD)健康焦慮症

註釋
[2] 警醒程度(arousal level)一般所指的「精神狀態」是生活中對指令的反應、訊息處理所所需要的條件。當警醒程度過高,即代表精神狀態處於興奮;而警醒程度過低,即代表精神狀態處於低迷。

※ 本文摘自《焦慮使用說明書》,原篇名為〈什麼是焦慮,為什麼它是一種疾病?〉,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