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轉動社區:轉動島嶼的光──陳泳翰及大浦Plus+
強妮(左)與芷屏(右)是福大大工作室的成員,為振興東莒大浦村而努力。Photo Credit: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提供

故事,轉動社區:轉動島嶼的光──陳泳翰及大浦Plus+

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為貫徹「社造4.0」政策白皮書中「世代前進」——青年賦權、世代協力、共榮發展等訴求,於111年推動「社造地方亮點計畫—青年社造焦點人物故事地圖」,盤點北區九縣市青年社造人才,透過深度訪談、田野調查,整理研究青年焦點人物參與社區行動產生的內部及外部轉變,結合地理資訊系統,展示亮點案例,提供各區域社造成員共學之素材。其中,「社造青世代:故事,轉動社區」為北台十組青年社造焦點人物故事,具有溫度的故事報導,呈現青年社造的心路歷程,和他們充滿韌度的生命故事。

「在十個青年精采的故事中,也許有你仿若熟悉、似曾相似的人生歷程,或堅毅不撓、意志堅定的社造者身影,也或許有和你同樣思想共鳴、面對相似挑戰與困境的解決過程。不盡然故事都是完美的片段和結局,就如同每一個認真面對自己的人生般,有淚水、有汗水,有艱難,但也有令人欣慰、值得分享的喝采。」——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館長 葉于正

文/張琬琳

馬祖東莒大埔聚落,已荒廢超過十年,近期才又重現生機。
馬祖東莒大埔聚落,已荒廢超過十年,近期才又重現生機。 Photo Credit: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提供

遙遠的海隅荒村

郵輪從基隆港啟航,經過一整夜的海上航行,清晨抵達馬祖南竿島後,再從南竿搭船遊艇,輾轉才抵達東莒。

第一次以媒體工作者的身分,受邀到東莒島上的大浦漁村時,陳泳翰便喜歡上這裡的一景一物。坐山望海的聚落,當時已是幾近無人居住的荒村,溫煦無瑕的景緻,彷如被世界遺忘的人間天堂。

2008年,隨著政府鼓勵聚落活化的政策、近年與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的藝術交流和駐村計畫,老屋慢慢得到修葺。藝術家的駐村計畫則帶來了人氣。大浦是否有可能擺脫荒村惡名呢?當陳泳翰駐村期滿,即將離開東莒時,他沿著扶正沙灘漫步,抵達了東莒燈塔。白色的燈塔矗立在熠燿的星空裡,塔端的反光鏡,環射出暖黃的光芒,以行板的速度,一圈一圈溫煦的轉動,讓天地彷彿童話裡的旋轉星球,跟著燈塔一起轉呀轉呀。

陳泳翰知道,他還會再回來這裡。

來島嶼,換生活

強妮(左)與芷屏(右)是福大大工作室的成員,為振興東莒大浦村而努力。
強妮(左)與芷屏(右)是福大大工作室的成員,為振興東莒大浦村而努力。Photo Credit: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提供

2018年,陳泳翰接下了廖億美的邀約,接手大浦聚落活化的計畫。他找到了夥伴強妮(姜佳妤)、小葵(謝鈺鋆),又在東莒遇到了返鄉青年曹芷屏。他們整頓廢墟空間,以島上舊有的福正、大坪、大浦首字名縮寫,成立了「福大大工作室」,號召各界高手來到大浦駐村短宿,透過「換生活」的方式,讓駐村者一起為大浦激盪發想,透過各自的技能與創意,來交換島上的傳統技藝和庶民智慧:他們從台灣邀請「駐村廚師」,運用馬祖在地食材,研發在地食譜,舉辦「島人廚房」、「島藥廚房」、「餐桌交換」、「遠得要命廚房」等餐桌實驗及體驗活動,讓人們在料理中品味馬祖的風味。他們也組成巡島隊伍,參與東莒最大的傳統祭儀「擺冥」,重現失落的漁村傳統鼓板樂隊,讓島民與長輩們得以透過慶典的恢復,找回對聚落的記憶與認同感。即使在疫情期間,他們仍開辦了「小島學苑」,透過課程和營隊的方式,推廣地方知識,也教導人們應用在地天然資源,辨識並運用草藥及食材,以就地取材,進行手工利用或烹煮食用。

終極目標,是消滅自己

來到東莒大浦「換生活」的,除了再訪的志工外,多半是身處人生十字路口,對未來有些不確定、有些徬徨的人。他們用一段人生中的時間縫隙,在島上聽濤聲聽潮汐,聽故事,也聽居民的生活智慧。在這過程中,尋找下一步的人生出口,讓馬祖蔚藍的海與溫煦的陽光,重新照亮人生另一段旅程。

這是許多訪客們的目標。提供了這樣修整空間的「福大大工作室」的目標又是什麼呢?出乎意料之外的,竟是「消滅自己」。原本,工作室的存在,便是希望讓荒村不再「荒廢」。而隨著馬祖觀光日益興盛,居民逐漸回歸,大浦也找到了獨特的社區共享循環生產方式,那麼他們的目標也就達成了──以自身的青春與熱情,喚回聚落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