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真正的課題,是讓病人安詳地離開──《安寧的祝福》
Photo Credit: Unsplash

【讀者舉手】真正的課題,是讓病人安詳地離開──《安寧的祝福》

文/柯鈺晨

醫療進步帶給病人及其家屬究竟是利還是弊?近幾年,長照醫療的議題在台灣吵得沸沸揚揚,衍生不少長照悲歌,許多照護家屬因不堪照護重擔,而走上絕路。《安寧的祝福》透過幾位面臨死亡即將來臨的病人,從病患、家屬、醫生等不同的角度來看待死亡這件事。

主角水戶倫子原本在大型教學醫院擔任醫生,某一天因不明原因被恩師-大河內教授指派到偏遠地區擔任安寧病房的醫生。面對因各類疾病而走到生命盡頭的病人,水戶醫生與病患的臨終治療過程中,逐漸感受到醫療的極限,當治療只能延續病人的生命,而無法維持病人的生活品質,她開始感到身為醫生的職業掙扎。同時也讓她重新審視與長年重病在床的父親的關係。

直面死亡的醫生,不代表輸給了疾病

水戶醫生到安寧病房的第一位病患便是身患乳癌末期,身為記者的病患,不願將時間花費在醫院接受無法痊癒的治療,從而選擇在家過著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的生活,剛開始醫生也無可奈何,只能尊重病患的意志。然而,就在病患過世之後,水戶醫生收到來自該病患出版的新書,書中描述她在臨終前的生活如何面對死亡到接受死亡的心路歷程,甚至還尋求宗教帶來心靈平靜。讓醫生不禁思考重新思考末期病患接受的治療是否能真的延命,還是應該讓末期病患保有生活品質、生命尊嚴,只要能讓病患心理開心。

長照病人的天地不局限於病床上

第二位病人從小就罹患漸動症,才二十歲左右,雖然無法自由行動,但仍然保持樂觀心理。會靠自己的力量千里迢迢移動去看喜歡的偶像演唱會,查地鐵路線,看哪些站有無障礙設施,設定好路線圖之後,自行坐著輪椅外出。即使在這種環境下,這位漸動症病患仍保有樂觀、開朗的心情,即使外出極度不便且非常有危險,但仍然靠自己一人的力量,獨自勇闖街頭。所以只要真心是想做的事情,不管遇到任何困難都會想辦法克服。

然而出身於單親家庭,但其母親對於治療方案漠不關心,後來甚至丟下病人就離家出走。可見在長期照護的壓力下,即使是無財務負擔的家庭都不堪這種壓力,何況是單親又有財務困難的家庭,就算有政府的幫助,仍然很難支持下去。

認清醫療的極限 在最後限時留下

榮譽教授本身是消化器癌症專家,卻在罹患末期胰臟癌之時不願接受末期治療,但受到以前病患探訪的啟發,想在臨終前看看以前接受治療的病患近況。這則故事是從醫生的角度來看待死亡,曾經是第三視角的醫生,會力勸病人積極治療,也許會認為若病人因病而死就好像敗給了疾病。但當自身面對末期癌症時,心裡也清楚知道沒有任何特效藥能醫治,反而將時間花費在追蹤之前接受治療的病患,這些病患都是痊癒超過二十年以上,依然健康、沒有復發跡象。不放棄的醫療的確能帶給病患信心,有時候甚至可以創造奇蹟,但須知道醫療也是有極限的,榮譽教授將最後的時間仍保留給以前的病患,追蹤他們的近況,何嘗又不是一種負責任的醫生態度呢?

尊重病人的臨終指示

因水戶醫生的父親曾多次中風而長期臥床,且已無法具備意識,反覆因肺炎往返安養院及醫院,接手過多個安寧病房的病人的水戶醫生,最終說服母親讓父親出院返家,接受父親即將面臨死亡的未來,但仍反覆自問放棄治療是否合宜。

然而她在整理父親物品的時候,發現父親早在第一次中風之後便公證了「臨終指示書」,交辦拒絕延緩死期的延命治療,但因為母親不願放棄父親的生命,造就父親多年臥病在床的折磨。最終母女兩人共同面對父親的選擇,停止了延命治療,讓父親面臨早該到來的死亡。

其實水戶醫生的父親也是理解母親的不捨得,所以才沒有告訴女兒有「臨終指示書」,否則自己本身是藥師、而女兒是醫生,怎麼會無法預期之後可能會發生的狀況。另一方面,也是信任母親會尊重父親的選擇,才沒有說出口。

大河內教授曾對水戶醫生說過一句話,「病人死亡並不代表醫生輸了,無法讓病人安詳地離開才是挫敗。」我覺得也同樣適用於病患家屬上,如何平靜地看待死亡,在適當時機選擇放手,真的是病患及家屬、甚至是每個人的最後一堂必修課。

長期照護:

  1. 長照不必追求完美,剛剛好的照護最好
  2. 去安養機構探望母親時,我想要跟她說,妳讓我想起我媽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