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我們放下世俗認定的配偶角色,與「婚後常態」保持距離

文/李政燮;譯/簡郁璇

日本富士電視臺播放一齣叫作《世界奇妙物語》的電視劇,它是一部每集的主角和故事背景都不同,以解開奇妙事件為主題的懸疑劇。其中,二○一三年春季播映的《Air Doctor》是以一架國際航班為背景的故事。

一名中年男子突然暈了過去。儘管坐在旁邊的妻子仔細照料丈夫,情況仍十分危急,患者甚至沒有任何反應。「請問各位乘客中是否有人是醫生?」聽到空服員在尋找醫生,一位年輕男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我是醫生。」男子替患者診斷病情、並做了緊急治療。多虧於此,患者的狀態似乎暫時穩定了下來,但沒過多久又再度惡化到必須進行手術的緊急狀況。醫生表示,自己無法在缺少護理師和麻醉專科醫師的狀況下進行手術,飛機必須返航不可。就在此時,一名乘客持刀胡亂揮舞,說自己一定要去旅行,空服員立刻衝出來制伏了這名乘客,也幸虧乘客中恰好有護理師和麻醉專科醫師,最後順利替患者完成手術。隨著航班平安無事地抵達目的地,整件事似乎也跟著落幕了⋯⋯

但這故事有個反轉。剛開始說自己是醫生的乘客並不是真的醫生。準確地說,他是一個在醫師執照考試中連年落榜的失意醫大生。這名醫大生無法戰勝自己內心的挫敗感,正打算前往遙遠的島國結束自己的性命,但基於想當醫生的迫切渴望,於是不由自主地挺身而出。協助治療的護理師也不是真正的護理師,而是在 Cosplay 娛樂酒店中扮演護理師角色的女服務生。聽到「有沒有護士?」這句話,她也下意識地立刻回答:「在這裡!」糊里糊塗地協助治療。

既然都說到這了,想必麻醉專科醫師也不是麻醉專科醫師吧?賓果!麻醉專科醫師只不過是名字叫作 Masui(發音與日語的麻醉專科醫師相似)。聽到「在場有沒有麻醉醫師?」他以為是在叫自己的名字,所以才應聲。Masui 真正的職業是漫畫編輯,唯一叫好賣座的漫畫不是別的,恰恰就是醫療漫畫,他憑著企劃漫畫所聽聞的知識,加入了協助治療的行列。

空服員也不是真正的空服員,而是恐怖份子!恐怖份子囚禁了真正的空服員,假扮成空服員,挾持了整架飛機,但某個大叔突然持刀跑出來胡亂揮舞,要求航班繼續飛往目的地。在這場騷動下,恐怖份子竟也不由自主地保護起乘客。面對全體乘客的鼓掌喝采,恐怖份子頓時心軟了,索性把戲演到最後。

最後一個,坐在患者旁邊、哭著請求幫忙的妻子,果然也不是真正的妻子!而是畢生都夢想著能擁有一段美好婚姻、卻始終無法如願的孤獨女乘客。周圍的乘客看到她照料鄰座昏厥的男人,才誤以為她是患者的妻子。「老公,加油啊!」既然遭到大家的誤會,於是她決定幫助「丈夫」到最後。

人在一生中,都在扮演被賦予的角色,像是讀書的學生、在社會上打拚的上班族,而在眾多角色之中,我認為最困難的就是扮演「配偶」的角色。其他角色在走出某個場域後就能結束,配偶卻是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甚至還要延續到床鋪上,沒有一刻能卸下。

再者,社會對「好的配偶」這個角色的要求太多了,他必須犧牲奉獻,每分每秒珍惜對方,與對方分享一切,每件事都一起經歷,但大部分的人很難做到這樣,因為我們也不過是擁有欲望與盼望的平凡人。動輒得咎的配偶角色,導致平凡人產生了壓力,使得表面的自己與真實的自己出現不協調,所謂「婚後就會失去自我」的說法,想必指的就是這種狀況。

這本書寫的是我們夫妻倆放下世俗認定的配偶角色,持續尋找可能替代方案的故事。我們平常會使用各自的房間,在家吃飯時吃得很簡單,沒有小孩,偶爾還會獨自跑去旅行。這樣的我們,和電視上出現的「普通婚姻生活」是有一些差距的。乍看之下可能顯得太過自我,但這就是我們想要的生活方式,也因此不會對彼此產生倦怠感,而且能靠著這股能量更加珍惜彼此,享受幸福的婚姻。

希望這本書能幫助那些即將踏入婚姻卻擔憂失去自我,或者和心愛的人結了婚,卻覺得哪裡好像不太對勁、感到不滿足的人。不過,每個人面臨的狀況不同,所以這本書也不會是唯一正解,只希望透過我們夫妻的生活樣貌,了解到「原來還可以這樣生活啊」,成為你的參考選項。

前面提及的電視劇《Air Doctor》標題含意,其實是與劇中自稱是空氣吉他第一把交椅的角色有關(而且此人才是真正的醫生)。「空氣吉他」指的是徒手在半空中模仿吉他演奏的技術。看起來好像是在惡作劇,但其實不是。空氣吉他的專業表演者會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技術,也是發自真心地在演奏。芬蘭從一九九六年開始,每年都會舉辦空氣吉他世界冠軍大賽。以醫生為職業的空氣吉他演奏者,雖在電視劇中被質疑是冒牌貨,但在他的演奏中卻蘊含了熱情與真心。治療患者的假醫生並不是假的,拯救乘客的假空服員也不是假的,他們都竭盡全力扮演了自己的角色,所以都是「真的」。因此,無論我們追求的幸福婚姻是什麼樣的型態,每一段婚姻,也都是真的。

最後,我要將此書以及版稅,獻給雖然有個傻瓜老公,卻總是很珍惜他的老婆H。

二○二一年五月,李政燮

※ 本文摘自《在婚姻裡,可以兩個人狂歡,也要一個人暢快》前言,原篇名為〈我們應該尋求彼此的真實面貌〉,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