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母子異國生活挑戰:前往幼兒園,直球對決分離焦慮

文/盧妍菲

幼稚園是步入團體生活的第一個階段,從大姆哥出生到出國念書為止我們幾乎形影不離,甚至連我上廁所時大姆哥都會坐在門外等。小小孩因為分離焦慮無法適應與父母分開,拒絕融入幼稚園的團體生活,無理取鬧地哭鬧抗拒,是許多家長都曾經歷的課題。

從計劃出國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斷跟大姆哥溝通並幫他做心理建設。安頓好韓國的住家環境後,我提早兩個星期讓大姆哥到華僑幼稚園報到,目的是陪他先適應上學的步調,再來是因為我還沒正式開學,如果有任何狀況,隨時都能支援應變。在韓國我們只能孤軍奮戰,沒有阿公、阿嬤或任何親戚朋友可以幫忙。

我告訴大姆哥他可以害怕,或是害羞不講話;可以安安靜靜地坐在旁邊,什麼事都不做,就看著時鐘滴答滴答地走,只是這樣會覺得時間過得很慢;也可以約喜歡的同學遊玩、看繪本、畫畫,或是找人聊天。

「這段時間都是你自己的,你可以按照心情決定怎麼度過半天的學校生活。你只要相信時鐘上比較短的針指到『2』的時候,媽媽一定會準時出現來接你。」

我跟大姆哥約定好,彼此是互相合作的關係。白天我必須上課,大姆哥也得學習。我們母子倆只有合作,配合彼此的步調,才能順利渡過在韓國的每一天。我不屬於傳統制式守規矩的媽媽,不太可能因為小孩而放棄自己想做的事。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媽媽」只是一個階段性的角色,不該因此阻礙自己的進度與想完成的規畫。

對我而言,當媽媽是一種全新體驗。很多人會不斷建議我怎麼當個好媽媽,卻從來沒有人告訴我,要怎麼好好當個我自己。所有的親子教育都以小孩為重,但我認為媽媽不該太過委曲求全,或是過度壓抑自己的想法。我相信把小孩當成熟的獨立個體來溝通,小孩都能聽得懂的。良好的親子教育互動,是彼此都能得到心靈的滿足,並在這當中找到平衡點與些微的調整妥協,才能同步成長茁壯。

另外由於新聞上性騷擾案件太過頻繁,雖然是男生,但誰都無法確保男孩子就絕對安全。媽媽的顧慮總是比較多,所以我特別叮嚀大姆哥,不可以讓任何人觸摸或侵犯自己的身體,包括老師、校長也一樣,只要覺得不舒服就不行。

「如果有任何這樣的事情發生,你要先學會保護自己,直接跟對方說『你不可以這樣摸我』,然後馬上告訴媽媽。」我嚴肅地告訴大姆哥。

真正送大姆哥到幼稚園的那天,大姆哥只是簡單對我說了句:「記得兩點來接我,不要遲到了!」然後就頭也不回的進去教室坐好了。反而是我太過擔心,好幾天都躲在教室外面偷看。過度的狀況劇想像,使我好幾天都處在緊張狀態,遠遠地觀察著他。

這是一所華僑幼稚園,白天學習中文,但是到了下課時間,孩子們便全部恢復韓文對話。因為對從小生活在韓國的華僑小朋友來說,學習中文是很困難的。而讓大姆哥融入韓國生活最快的方式,就是既聽得懂中文,也可以順便學習韓文的華僑幼稚園。第一階段在韓國的適應期,這樣的學習環境對大姆哥而言比較有安全感。

從大姆哥出生以來,我就每天讀繪本給他聽。姑且不論他以前還小聽不聽得懂,但沒有人是不喜歡聽故事的,所以他在台灣早已養成聽故事的習慣,這對他適應韓國幼稚園生活有很大的幫助。

第一天上學,大姆哥很快速地融入幼稚園的作息。校長說他的表現很棒,吃飯能配合在規定時間內自己吃完,不哭不鬧,是個很冷靜的孩子,只是時常會要求老師唸故事書給他聽。第二天上學,大姆哥已經開始跟班上同學玩樂了,接下來反而有時不想那麼早回家。

某天晚上我問大姆哥:「你覺得韓國的幼稚園好玩嗎?」

「有時候好玩,有時候會很想妳,有時候我不想跟任何人說話!」「有時候我一直聽故事,校長講累了,我就自己看!」「有時候我會一直偷看時鐘,覺得它沒電了⋯⋯怎麼都沒在動!」

聊天的過程中,我意識到大姆哥其實是非常忐忑不安的,只是他透過安靜等待來掩飾自己的焦慮,所以表現出來是冷靜的。面對異國生活,大姆哥被要求適應聽不懂的語言以及跟媽媽分開半天的時間,我沒有給他緩衝期,迫使他必須直接進入狀況,這對一個三歲小孩來說確實為難。他來不及任性,來不及哭鬧,反而用無比沉穩的表現來適應衝擊。那個三歲的大姆哥,懂事的讓我好心疼。

第一個幼稚園的關卡,比我們想像中還容易。其實小孩的適應能力遠比父母以為的還要強大,他們會用自己的方式消化身邊的改變,前提是孩子知道媽媽會一直在。勇敢是需要練習的,大姆哥很不安,很害怕,或許他在硬撐,或許他在調適,或許他只是為了待在媽媽身邊而努力。

許多未曾嘗試過的事情,大部分都是腦補出來嚇自己的。只有自身強大才不需要依靠任何人,讓自己適應不斷變化的外在環境,彈性調整內在情緒,才能變得堅強又有力量。未來的世界與競爭,我無法一路掌握和安排妥當,但心理素質的培養與磨練,是我能留給大姆哥最強大的武器。只要做好準備,放寬心去接受挑戰,或許就能得到不同的人生經驗和養分。

「大姆哥,麻麻有禮物要送你喔!」在接兒子放學的途中,我撿到一個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這麼剛好,我也有禮物要送妳,麻麻。妳先說要送我什麼!」大姆哥雀躍地說。

「在我的口袋裡,你自己拿!」因為雙手拿著書包還要牽大姆哥過馬路,我沒有多餘的手可以拿禮物出來。

「是栗子!麻麻,我們今天又是很幸運的一天嗎?因為妳說幸運的人才能撿到栗子跟松果!」學校附近有很多栗子樹,但來來往往的人車經過,要撿到一顆沒有被壓到的完整栗子,確實需要一點運氣。這也是我們每天出門的日常,母子倆會一直盯著樹下尋找目標。

「那你要送我什麼?」我一樣非常期待收到禮物。

「我寫了一封信給妳!」大姆哥邊握著小栗子邊說。

「真的假的?內容是什麼啊?我好期待呀!」

「因為我不會寫字,所以我畫了一顆愛心送妳,要跟妳說我真的真的很愛妳,想要一直抱著妳,黏著妳的意思啦!我在信封上有寫妳的名字喔。那個長頭髮的女生就是麻麻,然後妳頭上有顆氣球,那是要送給我自己的。」很簡單又直白的深情告白。

「大姆哥你也太厲害了吧!是校長奶奶教你的嗎?」眼眶已泛紅的我開心地回應。

「不是啊!大家都放學回家了,我自己畫的。看妳這麼開心,我下次再畫給妳吧!」說完大姆哥就開心地朝家裡方向跑去。

簡簡單單的線條,沒有太多複雜的顏色或技巧,卻充分表達出內心無限的愛與想像。珍貴的是孩子畫畫的心意,如此細膩感人。圖畫中的媽媽沒有笑臉,大姆哥說是因為他不聽話惹媽媽生氣了,要我以後不要那麼兇,他會聽話的!我才赫然發現自己的表情帶給小孩的情緒影響,都會在無形中刻印烙下。急性子的我跟慢郎中的小男孩,在生活上時常形成非常強烈的對比,求好心切的我卻忘了微笑等待孩子的步伐。

我明白改變個性並非易事,情緒上來時也阻止不了自己,沒辦法憋在心裡委屈。但我學會了快速檢討與道歉,真心誠意的在每次犯錯或造成大姆哥不舒服時,敞開心房穩住脾氣的溝通與道歉。會道歉的父母,才能讓小孩得到相對的尊重。

後來我發現大姆哥複製了我快速自我檢討的特質,當然也包含了情緒產生時逞強的口舌之快。慢慢來比較快,這是身為父母的功課。

※ 本文摘自《梭哈,換一輩子的幸福》,原篇名為〈分離焦慮的其實是大人〉,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