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截自: Youtube影片

波娃的生活規律,日常作息以沙特與工作優先

文/梅森.柯瑞;譯/莊安祺 

「我總是匆匆忙忙開始工作,雖然大體說來,我並不喜歡展開新的一天。」1965 年,波娃接受《巴黎評論》(The Paris Review)訪問時這麼說:「我先喝茶,然後大約十點時開始工作,一直到下午一點。接著我拜訪朋友。等到下午五點,我再回頭工作,直到九點。接續上午的工作對我毫無困難。」誠然,波娃在工作上很少會碰到困難,恰巧相反——每當她休年假,有兩三個月的假期可以消磨時,反而會在放下工作幾週後,覺得無聊而不自在。

雖然波娃以工作為優先,但她的日常作息也以她和沙特(Jean-Paul Sartre)的關係為重心。這段關係由 1929 年一直延續到他 1980 年去世為止。(他們的關係是知性的夥伴,又帶著一點曖昧的性成分。根據沙特在關係之初所提出的條約,雙方都能擁有其他的愛人,但必須把一切坦白告知對方。)一般說來,波娃上午都獨自工作,接著和沙特共進午餐。兩人下午在沙特的公寓裡一起默默的工作。晚上,他們同去參加沙特安排的政治或社交活動,要不然就一起去看電影,或者在波娃的公寓裡喝威士忌,收聽廣播。

法國製片人克勞德.朗茲曼(Claude Lanzmann)1952–59 年是波娃的戀人,他曾親自體驗過這樣的安排。他描述兩人在波娃巴黎公寓同居之始的情況如下:

第一天早上,我想賴床,但她已經起身漱洗,坐到工作桌前。「你在那邊工作,」她指著床說。所以我起身坐在床沿吸菸,假裝工作。我不記得她曾和我說任何一個字,一直到午飯的時間為止。接著她去找沙特,他們共進午餐,有時我也會加入。然後到下午,她去他家,兩人一起工作三、四小時。接著是開會和約會。

稍後我們見面,共進晚餐,而她和沙特幾乎總會單獨坐在一起,由她評論他當天所寫的作品。接著她和我回到公寓睡覺。沒有宴會、沒有招待會,沒有布爾喬亞所著重的價值。我們完全避免這一切,只在乎最基本的事物。這是一種整潔乾淨的生活,是刻意創造的簡單,讓她能做她的工作。

※ 本文摘自《創作者的日常生活》,原篇名為〈西蒙.波娃〉,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