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從考試院搬進五坪新家,在韓國的日子持續得到意外幫助

文/盧妍菲

「學校附近有一間不錯的房子,你們是否有意願過去看看呢?」下午到幼稚園接大姆哥放學時,校長奶奶跟我們提到這件事。

我們母子倆擠在兩坪大的空間將近兩個月了,校長奶奶從大姆哥入學的第一天起,就覺得考試院的居住環境非常不適合小孩子發展。我也明白考試院的環境有多擁擠,所以這一個多月以來,不斷利用下課時間在學校附近尋找合適的房子。但通常不是價錢太高,就是在半地下室,一個既潮濕又悶熱的地下空間,永遠聽著別人的腳步聲,聞著各式各樣菸、酒、痰、垃圾混雜的氣味,飄散在唯一的窗邊。我們對於居住在地下室這樣的環境非常排斥,所以根本不列入考慮。

校長奶奶一直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並私下叮囑幼稚園的老師們,上下班時幫我們留意附近是否有合適的房子在出租。碰巧今天下午有一位老師經過一棟新大樓,發現外牆貼著「出租」的廣告布條,立刻請校長奶奶轉達給我們。

「嗯⋯⋯但是我們的預算有限呢!」有點不好意思拒絕,又怕負擔不起的我支支吾吾地回答。

「妳放心吧!我們已經問過了,價錢跟你們現在住的落差不大喔!」校長奶奶露出理解且和藹的微笑。原來她在第一次詢問我們居住考試院的狀況時,便早已將所有細節都記在腦海中了!

「這間 oneroom 大部分都租給韓國本地人,費用不像學區附近那麼高昂。你們可以過去看看,環境看起來挺單純的。」

不動產大叔帶我們爬上五樓。整棟建築的房型規格都一致,只差在樓層,但因為沒有電梯,所以樓層越低,費用越高。整棟大樓採全自動化管理,輸入電子密碼才能進入,每間房門也是電子密碼鎖,相當方便。

「兒子,我們每天爬樓梯當運動好嗎?這樣可以省下不少錢呢!」我徵求大姆哥的同意,做好日後每天爬上爬下的準備。

「好啊!」大姆哥沒有考慮太多,覺得住哪一樓都一樣。

最後,我們承租了最高樓層的五樓,支付約十萬台幣的保證金,直接比其他樓層少了一半,因為若是要租四樓以下,需支付將近二十萬台幣的保證金。

我們租的房間有個大窗戶,早上陽光會照進來,視野非常良好。窗戶打開是一片傳統韓屋與歐式教堂,因為位在大馬路旁,所以不會被其他建築物遮擋。採光、通風都符合我們的期望,重點是看起來不像鬼屋,浴室沒有斑點、發霉,乾淨整齊可以直接入住,不需要再重新整理油漆。

首爾市 oneroom 的費用通常落在六十至八十五萬韓幣左右(約台幣一萬八千元至兩萬八千元),四十五萬韓幣(約台幣一萬五千元)的 oneroom 而且還是新大樓,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校長奶奶熱心地帶我們到不動產公司,親自協助我們完成看屋和後續簽約付款。

這間新房子的租金開價四十五萬韓幣,比我們原本租的考試院多五萬韓幣(約台幣一千五百元),其實已經非常物超所值了。但我還是抱持著有議價有機會的心態,想說省下來的錢可以讓大姆哥多吃一些營養的肉類和水果,便鼓起勇氣跟不動產大叔議價,希望他能以四十萬租金承租給我們。校長奶奶也加入了幫腔柔情攻勢,沒想到不動產大叔竟然真的同意讓我們以四十萬韓幣承租!就這樣,我們順利又意外地以相同租金,換了一間大小兩倍以上的新房子。

原來這才是教育的真正意義。校長奶奶顧慮到的不單只是白天的托育照顧,而是打從心底關心這位小小留學生的生活環境,甚至不厭其煩地犧牲自己的下班時間,親自陪我們去找房子和簽約。韓國的租屋合約常常有許多爭議和陷阱,校長奶奶幫我們一一過濾,劃掉了不合理的內容,與不動產大叔一來一往地協商,讓我們日後拿回保證金的權利不至於受損!在韓國如果沒看清楚租屋合約,常常會被沒收大筆的保證金,特別是留學生時常求助無門。

我們回考試院簡單收拾行李,搭上計程車,興奮地搬到新家。由兩坪大小換到五坪空間,母子倆都覺得好開心!雖然以台灣的居住環境來說,相對還是小很多,但幸福感是比較出來的,曾經苦過才能體會多一點點就能感到無比滿足。

在台灣時總是在父母的保護傘下,不會特別覺得擁有一個安全又穩定的家是件多偉大的事,因為打從出生就認為這是理所當然。但當我們離開家鄉,獨立在韓國生活後,才發現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並不是那麼容易。我們終於可以在房間裡走動、煮飯、睡覺、自在地翻身,講話不用刻意壓低音量,看電視也不怕吵到鄰居了。對我們來說,生活品質又向上提升了一點點。

在韓國的日子總是不斷受到意外的幫助。我們為了節省地熱電費,除了睡覺時間,平常一回到家只先用電熱毯來保暖。在 LG 專賣店購買電熱毯的時候,接待大叔得知我們母子倆相依為命地來韓國生活,便以單人電熱毯的價格再打八折,賣給我們雙人的電熱毯,還送上泡菜桶和一頓免費的韓牛晚餐。韓國的密封式泡菜桶通常一個都要超過千元台幣,但我們買了這些卻不到七百台幣,幾乎等同是送給我們了!

新家距離大姆哥的幼稚園是一個公車站的距離,我打算買一台腳踏車來接送大姆哥上下學。一到腳踏車店時,老闆得知我們要雙載上下課,非常語重心長且嚴肅地拒絕賣給我們。他說這條路上每年的車禍事故率都很高,特別是在下雪的季節,還有很多腳踏車雙載死亡的案件。他覺得把腳踏車賣給我們很可能會害了我們,因此不斷叮嚀不可以拿生命安全開玩笑,並教我們如何搭乘公車到想去的地方。就這樣,我們放棄了雙載的念頭,規規矩矩地走路搭公車上學。

在韓國的每一天,我時時刻刻感受到韓國人的熱情與善良。每一位出現在留學期間的陌生人,都像是天使般照顧著我們,讓我們避免更多危機。現在回頭看,儘管當初省下來的都是小錢,但對當時的我們來說,一分一毫都十分珍貴!

因為是自己堅持到韓國念書的,我的父母已經提前警告過我,告訴我如果錢花光了就得回台灣,他們不會支付任何費用。一方面是為了讓我自己學習承擔,另一方面則是他們本來就反對母子倆到韓國的計畫,所以希望我們馬上回家,以為斷了金援就是最好的辦法。但個性倔強的我,咬著牙也會撐完一年。

每一個不曾揮灑的日子,都是對生命的辜負。人生最遺憾的,莫過於輕易放棄不該放棄的,固執堅持不該堅持的。

我們的新家雖然只有五坪,但能擺脫考試院的種種侷限與不自由,對我們來說真的是一種釋放和解脫。擁有一個正常獨立空間的家,原來是那麼得來不易。跌跌撞撞卻又順利地走到這一步,讓我們更有目標繼續堅持下去。

「麻麻,我想煮說話湯!」大姆哥的靈感突然來了。

「什麼是說話湯啊?」我疑惑地問。

「我每天都有說不完的話要跟妳說啊!特別是睡覺前喔!」大姆哥閃爍的雙眼看起來一點也不是準備睡覺的狀態。

「那煮湯要幹嘛啊?」我不解地問。

「這樣我就可以把很多話煮掉再喝掉,然後再跟妳說更多更多的話啊!」

「你是不是不想睡覺啊小子!」

大姆哥最近讀到一本繪本《生氣湯》,故事大意是媽媽藉由煮湯的過程,化解小孩不知道該如何排解的情緒。把想生氣的情緒與怒火加到湯裡面,透過攪拌化解怒氣然後喝掉,就不會生氣了。

大姆哥則是發揮想像力,想煮一鍋可以一直跟媽媽說話的湯,最好能不要睡覺。大姆哥透過繪本的薰陶,學以致用地活用在生活中。以對繪本的理解,想像出這樣詼諧的場景,以為說話湯真的能讓自己有源源不絕的說話時間,來取代不想睡覺的時刻,很可愛也很真實!

五坪的小房間裡,塞滿了無限大的幸福。

※ 本文摘自《梭哈,換一輩子的幸福》,原篇名為〈五坪的幸福〉,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