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被戰火吞噬的彩虹青年──讀《阿基里斯之歌》
Photo Credit: Unsplash

【讀者舉手】被戰火吞噬的彩虹青年──讀《阿基里斯之歌》

文/翁玉玲

帕特羅克洛斯因為誤殺一個男孩而被流放,因而愛上阿基里斯,從此改變了一生,《阿基里斯之歌》圍繞在兩人之間,藉由他的遭遇做導引,慢慢帶領讀者進入阿基里斯的故事,讀畢之後哪時再回想起來,會相當想念少年時期的他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廣受眾人喜愛的阿基里斯在他眼中耀眼到刺眼,他氣度不凡又心地善良,每次與他互動時都會激發帕特羅克洛斯的羨慕或怒氣,這樣的心理戰就像是書本裡安裝了隱藏式攝影機,一會兒拉遠觀看他的一舉一動,一會兒又拉近瞧進了他的內心,他們的關係既是和諧,又是衝突,並維持了一生。

帕特羅克洛斯成為他萬中選一的貼身夥伴後,逐漸受到他的影響,還讓他遠離了每晚的噩夢糾纏,隨著時間他對阿基里斯關照的依戀日益增長,精神上更是崇拜他,兩個人既像知己又像是主僕,之後更進展成戀人,只是在那個時代背景裡這是不可告人的醜聞,回顧他們之間的感情,不得不說阿基里斯還是比較忠誠一點。

當他見到了阿基里斯傳說中的母親:海神,她私心地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為神,而非他的夥伴,他母親為了讓他遠離戰火,擅自將他藏匿起來,並安排他與一位女子成婚,只為了將來還有繼任人可以受她擺布,這讓他的餘生遭遇煩憂時欠缺親情的體諒,終至積鬱在心無人能解。

戰爭是殘酷的,只剩愛遺留人間

奧德修斯來訪、成功激將阿基里斯同意參戰,他與生俱來的親和力成為號召群眾的利器,也讓人折服,阿基里斯和帕特羅克洛斯最大的差異就是天生的魅力,一個像陽光般的人希望自己成為一方佼者,而非躲在父母羽翼下偽裝成女子的逃兵,領軍之後,人們也發現,他的確很有王者的風範。

只可惜,戰事是殘酷的,謠言、殺戮,漫天飛舞的不安籠罩在戰場上,這些開始讓阿基里斯親眼見識到殘酷和血腥,這讓他純淨的心靈受到震撼,甚至差點染上嗜殺的惡習,帕特羅克洛斯雖然擔憂卻也只能在旁協助和安慰,希望戰事趕快平息,大家都能回歸以往平靜的日子。

他們一邊作戰,一邊又想保護受戰亂波及的婦女,著實諷刺,經歷生死存亡時間久了,連阿基里斯都開始懂得避開難纏的對手,儘管他在戰事中迅速將自己鍛鍊成一位稱職的戰士和領導,每天努力淨化所有的恐懼和難過,卻很難再回到從前的自己,或許,這才是戰爭帶來真正可怕的地方:無法選擇生活、對心靈造成永久性的摧殘。

阿基里斯過於天真的性格使得後半生過得並不快樂,即便他有鼓舞大眾的群眾力量,但過於看重名譽面子,外柔內剛的行事風格,與看似沉悶其實圓滑的帕特羅克洛斯有很大的不同,讓他逐漸走向自私的道路。旁人感嘆阿基里斯死後無法成為神祉的主因不是因為不夠優秀,而是源自於過於天真,太相信人、時常被左右了人生。反之,帕特羅克洛斯因為醫治來自各方的病患,無形中累積出自己對外的名聲,他代阿基里斯出戰而死,終而成就了自己的一生。

以神話故事為基底的《阿基里斯之歌》,從兩位主人翁的成長史展開情節,隨著年少悠哉的時光、纏綿或爭執的情感、戰亂的紛擾,海神的私心,導致他們終將只能雙雙沉入歲月的大潮之中,隨著戰火昇華、消逝在時代的塵埃裡。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手動增加的鏈結

  1. 僧侶之間談戀愛?日本平安時代寺院裡流行的同志文化
  2. 好玩、批判,還有同志議題──專訪《護家盟不萌?》作者朱家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