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如果想要批評媒體上那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朱家安說,「學哲學是個不錯的選擇。」

還在念大學哲學系的時候,朱家安發現不同大學的哲學系所會教授不同哲學系統,但高中生並不知道這件事,選填志願時,每個哲學系所看起來都一樣是「哲學系」。朱家安開始在網路上介紹自己就讀的中正大學哲學系,希望為高中生提供一些參考,並且在「哲學哲學雞蛋糕」部落格中開始推廣哲學普及。

「當時取這個名字只有兩個重點,」朱家安說明,「第一個是要唸起來好玩,第二個是希望在google的時候這個站可以排在前面。」

「好玩」很重要

「好玩」是一個重要的驅力。朱家安在幾年前與其他研究生一起舉辦哲學營隊,來參加的學員從十八歲到三十歲,大多是大學或研究生;在三天的營隊中,會有五堂專門的哲學課程,以及讓學員進行思考的「哲學大逃殺」活動。營隊每半年辦一次,迴響很好,但朱家安認為不能因此將此視為「哲學推廣已經有了成效」。「身為推廣者,我並不預期會看到效果,因為有預期的話,可能就會被同溫層裡收到的迴響矇騙,產生誤判。」朱家安笑笑,「所以既然不確定做這些事的效果如何,當然是覺得哪種做法有趣,就朝那個方向推囉。」

把部分部落格文章集結成《哲學哲學雞蛋糕》出版後,朱家安開始更頻繁地在公共領域闡述看法,並以哲學的討論方式條理分析、指出某些公共議題討論當中出現的問題;在朱家安關注的幾個公共討論當中,同志相關議題佔了不小的比例。

「我比較擅長掌握像『性別』這類著重在概念和分析上的議題;」朱家安解釋,「而且我覺得在各種性別議題當中,女性主義相關題目的討論與同性婚姻議題相較,已經比較成熟一點,同志相關議題在公共討論當中,仍然有待耕耘。」

和他們被呈現得太蠢也有關係

在幾個時常公開針對同性戀及同志婚姻相關議題發言的團體當中,「護家盟」是十分活躍的一個;朱家安2016年出版的《護家盟不萌?》,從書名開始,就擺出與護家盟分佔言論光譜兩端的態勢。

「會選擇護家盟為目標,是因為它們長期以來被呈現得很蠢」朱家安說,「每次看到他們發表的歧視言論或偏激的說法被拿去當新聞標題,我就會想,真的有人真的這樣認為嗎?身為多元民主社會的成員,我認為我們有必要挖掘那些看起來很愚蠢的言論背後更深的理由,才有機會跟反對者達成進一步溝通。藉由專欄和書,我真正希望的,是提出一套討論及思考的模式,這樣才能就公共議題進行有效的對話。」

畢竟不是經過哲學訓練就能冷靜、有效地討論,就算是哲學研究者,也有情緒衝腦的時候。「所以重點是要有個環境,讓大家在沒那麼情緒化的時候可以理性溝通。」朱家安表示,網路目前是個較有可能達成這種目標的環境。「大家或許會覺得網路上的無效溝通很多,但目前在網路上進行的溝通量實在很大,所以其中有效的例子其實已經很多。況且,『網路』是個概括說法,利用網路進行的溝通,速度其實有很大的差別,」朱家安解釋,「例如寫mail,可以用一天慢慢整理想法,一次把整篇講完寄出去,但用臉書傳訊息,就會覺得要馬上回覆──這種速度也會影響溝通效率。我認為網路上的公共討論發展還很年輕,科技會協助我們解決溝通效率的問題。」

朝公民社會成形的方向走

朱家安認為科技會成為言論自由及公共討論的助力,也認為在民主社會當中,人人都應當負起某個程度的政治責任。「我認為哲學對溝通有幫助,而溝通對民主社會有幫助。」朱家安道,「民主可能是人類發展的最後一個政治制度,要把公民教育的水準提高、讓社會講道理,才能提升政治人物的水準──汰換掉不適任或停止溝通的政客,換上更合適的人。」

提升公民教育、形成一個講理的公民社會,是個必須跨學科一起努力的工作,也是朱家安持續推動哲學訓練、協助大家建立溝通能力的原因。不過,「辦活動時的溝通超討厭的啊;」朱家安說,「因為那不是要討論出什麼結果,只是要同步訊息而已,很無聊。」

但,倘若要把哲學訓練放進學校,需要進入教育體制的話,這類「溝通」可能無法避免。「我認為教育體制的確應該要加強哲學,不過我並沒有進入學校的打算。」朱家安聳聳肩,「嗯,其實我是討厭行政工作啦。這不好玩啊。」

關於同志及歧視,朱家安這麼看:

  1.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信心希望聯盟」越歧視同志,臺灣越應該通過同性婚姻:我支持同性婚姻的兩個理由
  2.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為什麼我認為導盲犬協會歧視同志
  3.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大尾鱸鰻:沒惡意,就不是歧視嗎?

延伸閱讀:

  1. 護家盟不萌?
  2. 哲學哲學雞蛋糕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