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芷妤 說到獨立出版,逗點文創結社的陳夏民,可以說是台灣最知名的獨立出版人之一。號稱「出版界小巨人」的夏民,在創社之始,不止從人人皆知最難賣的詩集開始,而且還是「詩三連發」,連出三本詩壇新人詩集。 完整文章
文/群星文化責任編輯 WJ 第一次知道「遍路」,是讀了松本清張名作《砂之器》。書中父子因為麻瘋病飽受世間歧視,父親因而帶著兒子穿上白衣戴上斗笠「遍路」了起來。對那個時代、那對父子而言,是一場捨棄自己的名字、告別親友、邊乞討邊流浪最後病死路邊或深山,與世訣別的旅行。很多年以後,每每想起,還是覺得這樣贖罪方式未免過於悲傷沉重。完整文章
文/劉粹倫(紅桌文化總編輯) 十多年前,蔡教授到舊金山拜訪出國留學的女兒。某個下午,他跑去逛書店,發現一大櫃拉瑪那的書。 蔡教授很熟悉奧修、克里希那穆提等現代印度靈性大師的教誨,但遇見拉瑪,這是第一次。而且照拉瑪那受歡迎的程度看來,必有過人之處。完整文章
這是某位老闆,看過團隊剛開發的產品原型後,轉身離去前留下的話。為了這個評語,團隊來來回回修改無數次,卻仍換來老闆一次次「我們最多只能做到這樣嗎?」終於,產品推出時,團隊達到了目標:縮短電腦的開機時間。而那最後一次修改,成功地讓開機又快了十秒鐘。完整文章
旅行時,你拍照嗎? 現在手機實在太方便了,拍照彷彿是「旅行的意義」,隨手click,任何事也都逃不過。那畫畫呢?有一陣子流行起5分鐘速寫,大家都在學習用筆「有效率的」留下眼前風景的能力,這好奇怪,都用筆了耶,為什麼還要追求快、再快?完整文章
文/歐小編 編輯的人生是這樣的,永遠有開不完的會,看不完的書稿,且大人永遠會開出各種問題要我們好好腦力激盪、集思廣益一下。 有一天,大人說:「現在市面上做經典書的人這麼多,我們也來規畫一下,請大家先想想為什麼要讀經典,給讀者一個好理由,書才好做。」 完整文章
「人生即遍路。」 「人生即遍路」是日本徘句詩人種田山頭火的名句。說到山頭火,小編只想到拉麵店呀(汗顏),讀了《遍路:1200公里四國徒步記》才知,詩人山頭火長年於日本各地行腳流浪,對於人間事別有體悟,也因此短短數字,已道盡人生。完整文章
  女兒說:「因為妳很生氣,很生我的氣,我就以為妳不愛我了。」 那時候的我才懂,原來孩子把愛跟父母的情緒綁在一起了。 爸媽對孩子笑的時候,是愛她,爸媽生氣的時候,是不愛他。 那時候的我懂了,很多孩子把愛跟情緒綁在一起, 我也懂了,為何有些沒被打罵過的孩子,卻有那種沒被愛的感覺…… ——《孩子教我看懂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