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育清 晚上, 接近八點鐘了, 隔壁房門前響起了聲音,一個六十八歲的爺爺在叫八十五歲的爺爺:「大哥,走囉!」 有時候,「大哥」已經準備好了, 等不太久, 就開了門, 兩個人作伴一齊搭電梯下去;有時候, 「大哥」不知道忙什麼,也許是上廁所, 也許是衣服扣子扣不攏, 就見六十八歲的爺爺在門前踱過來踱過去地等著, 直到八十五歲爺爺整理妥當, 兩個人再一起搭電梯下去。 幾次下來, 完整文章
文/黃育清 早上坐電梯到一樓,正要向餐廳走去,卻看見兩個工作人員在緊張地討論著什麼,好奇的我難免要探頭聽個大概。 「什麼事?什麼事?」 「就是那個蘭奶奶啊。」其中一個回答我:「叫也叫不醒,打電話給她,沒人接,去她房間,進去叫她,嘿,她睡得好香好甜,怎麼叫都叫不醒,真急人。」 我們這邊的制度是每餐都要點名,發現有人的餐桌空著時,就會到櫃臺打內線電話叫他。 完整文章
文/黃育清 養老院附近,多是住宅,沿院前一條街道走出去,兩旁看不到一家商店,連一間便利小店也沒有。新近在離院不遠的地方,忽然出現一家餐舘, 門面濶綽, 裝潢不俗,我和老伴午後散步經過,大為驚奇,便順道進去參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