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婚內失戀》製作團隊 「五年木婚、十五年水晶婚、三十年珍珠婚,我們有沒有想過,這些是怎麼被定義出來的?又該如何活出這樣的時間定義呢?」《婚內失戀》舞台劇導演吳維緯未婚,雖然過去經常聽人提起《婚內失戀》這本書,但直到此次受邀擔任改編舞台劇,才真正翻開這本書。 「如果這個 Gap 完整文章
文╱韓東日 2014 年 11 月的某一天,我接到一通來自全州松川情報通信學校相關人士的電話。這個陌生的學校是全州的少年輔育院。透過讀書接力的活動,全校師生與職員都讀了我所寫的《即使如此仍有權做夢》一書,後來他們把少年輔育院的學生們寫給我的信與讀書心得收集起來,並拜託我到校演講。讀了我尚且不足與羞澀的文章之後仍說想要見我,我懷抱感激的心情一口答應要拜訪那個地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