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嘎囧,或說整個三重,成了自以為身處中心的人夢中的邊緣

文/林佑軒 我第一天在三重教書。我在補習班兼課。 我出了三重國小站。就在電扶梯的頂點,那光亮得無以復加的三角廣場上,辣妹將一個醉醺醺的、衣衫不整的老頭子踹爆在地,持續怒吼著老頭,一套誇張的詞藻。華麗的妝容對著陽光,流下了一滴滴像碎玻璃的汗。 辣妹看見了我,看見了我看見了她。她停了停,繼續在陽光之下,…

時代像風,活在哪個時代就是那個時代的戀戀風塵

文/夏樹 有時,我會想起小時候居住的那條前通建成圓環,後達永樂市場的小小巷弄。那時的家,是承租的,樓下是店面,做著批發零售生意,二樓前半是工廠,只有後段一小截閣樓,我們一家五口擠著一個房間睡(那時家裡只有三個小孩,底下兩個妹妹還沒出生呢)。小時我常愛搬張矮凳子,坐在一樓亭仔腳,看著生養我的那條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