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傅月庵 原刊載於傅月庵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小說是「虛構」(fiction),虛構不盡然無中生有,追溯再追溯,幾乎都有些許根據,以是真真假假,索隱成一派,評論自此而出。小說遂轟轟烈烈,鬧熱滾滾了。 但既稱「虛構」,真實必僅能佔其中一部分,太多了,恐成一種侵犯,當有倫理爭議。 那,以「審判中的謀殺案件」為主題,於此澆消胸中塊壘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