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本來就是挨罵費,懂吧?」部長如此對我說道

文/李河鏤;譯/簡郁璇 他們是參加公司專案的作家,而我先與兩名擁有十年資歷的自由作家各工作一個月,接著又一起共事兩個月。通常大家都會誤解寫字的人會很刁鑽挑剔,但自由作家的性格大致都很爽朗。這是因為他們本身必須成為品牌,才能夠獨立工作。實力是一碼子事,但給人的印象、氣質、語氣和行動等一切都是經過計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