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賴芳玉(律州聯合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出版社寄來這本書稿,我因某種複雜情緒,把它擱在辦公桌角落,直到許多個日子後,埋在厚厚卷證、文件堆中,不復看見它,遺忘為止。出版社不斷來電催這篇推薦文。我才又嘆口氣,請助理找出這本書稿翻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