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九五年,是王爾德創作生涯邁向巔峰,同時遭逢巨變、跌落深淵的命運之年。 《不可兒戲》、《理想丈夫》等代表作才剛於劇院完成首演,王爾德卻因與同性情人波西的戀情鋃鐺入獄,且波西此後未至監獄探訪他。 入獄近兩年時,他寫下這封史上最長的情書之一, 既是對無情人波西的指控,也是對摯愛波西最深情的傾訴。 而從極黑極黑的深淵中,王爾德充盈著悲傷與美的靈魂, 正對著百年後的我們閃耀著光芒。 完整文章
文/漫遊者編輯室 巴黎的拉謝茲神父公墓裡,許多舉世聞名的文學家、音樂家、哲學家長眠於此,走到深處會見到一座飛翔的亞述天使雕塑,渾身布滿唇印,那正是異鄉人王爾德長眠之處。這位才華橫溢的作家即使在百年之後,仍然吸引了無數愛慕者到他墳前祭奠。 一八五四年,奧斯卡‧王爾德(Oscar Fingal O’Flahertie Wills 完整文章
文/群星文化編輯室 「我寫這封信不是為了在你心裡埋下苦種,而是要拔除我心中的怨尤。為了我自己,我也必須寬恕你。人不能永遠把毒蛇養在胸前,也不能夜夜起身去培植園裡的荊棘。」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 為了守護自己的愛情,一個人可以付出多大的代價?一百多年前,十九世紀的著名愛爾蘭文學家王爾德,就為了和同性友人波西的戀情,付出自己的聲名跟創作生命,從絢爛的舞台跌至谷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