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做談書的廣播節目四年多以來,聊書聊得最愉快的永遠是領讀人本身就是那本書或那位作者熱切的讀者,他(她)一開口,便迫不及待掏心掏肺地把他們的愛,傾倒出來。 新手書店店主人宇庭就是其一。他熱愛閲讀,更熱愛推廣閱讀,因此遇見文辭優美、意境悠遠的王爾德童話,簡直恨不得一分鐘當三分鐘,又激動又急切,聽得我熱血沸騰。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在她的家被颶風摧毀之後,你絕對想不到這個來自堪薩斯的少女發生什麼 他小時候和一隻熊結為好友,多年後命運再度讓他們重逢 你一定曾經在網路上(尤其在滑臉書的時候)看過類似上述這些句子的標題,而且熟悉網路生態的你,多半也猜得到,這一定又是那種「內容農場」的「點擊誘餌」(clickbaits),想騙人按讚跟衝高點擊率。 沒有錯。撰寫出上述這些標題的這家書店The Wild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我寫這封信不是為了在你心裡埋下苦種,而是要拔除我心中的怨尤。為了我自己,我也必須寬恕你。人不能永遠把毒蛇養在胸前,也不能夜夜起身去培植園裡的荊棘。」 ──奧斯卡‧王爾德,《獄中記》 王爾德,為愛痴狂的天才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完整文章
一八九五年,是王爾德創作生涯邁向巔峰,同時遭逢巨變、跌落深淵的命運之年。 《不可兒戲》、《理想丈夫》等代表作才剛於劇院完成首演,王爾德卻因與同性情人波西的戀情鋃鐺入獄,且波西此後未至監獄探訪他。 入獄近兩年時,他寫下這封史上最長的情書之一, 既是對無情人波西的指控,也是對摯愛波西最深情的傾訴。 而從極黑極黑的深淵中,王爾德充盈著悲傷與美的靈魂, 正對著百年後的我們閃耀著光芒。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到一座城市去旅遊,不必然要血拼和吃美食,找條當地的文學散步路線,用腳去閱讀這座城市的文學,用心去貼近文化的靈魂,也是另一種文化的體驗。《國家地理雜誌》整理了全球十大文學城市,介紹文學散步景點: 1. 蘇格蘭──愛丁堡 文學氛圍濃郁的愛丁堡,有超過 500 本小說從這裡誕生,這座城市創作能量充沛,從十八世紀浪漫主義先驅的詩人伯恩斯(Robert 完整文章
文/群星文化編輯室 「我寫這封信不是為了在你心裡埋下苦種,而是要拔除我心中的怨尤。為了我自己,我也必須寬恕你。人不能永遠把毒蛇養在胸前,也不能夜夜起身去培植園裡的荊棘。」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 為了守護自己的愛情,一個人可以付出多大的代價?一百多年前,十九世紀的著名愛爾蘭文學家王爾德,就為了和同性友人波西的戀情,付出自己的聲名跟創作生命,從絢爛的舞台跌至谷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