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群星編輯室 唉喲,看看我女兒腿上的傷痕。像冰雪般白嫩的那雙腿,居然滲出胭脂般鮮紅的血痕。妳看那些名門家夫人們就算是瞎眼的女兒也難求,妳怎麼不去那些地方投胎?被我這個妓生月梅給生下,才落得如此下場啊。春香呀,快醒醒。唉喲,唉喲,我的身世呀。 ──《春香傳》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我是因為你想走,才叫你離開。你萬一想留下,誰能要你走呢?而你怎麼又問我你要何去何從?你想去的地方,就是你該去的地方。 ──六觀大師給性真和尚的話,出自《九雲夢》卷之一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誰不希望自己才華洋溢,富貴榮華,受人喜愛,但如果人生一場,可以得到這種左右逢源的完美極致人生,那又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呢?十七世紀的朝鮮小說《九雲夢》就給了我們一個答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