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者/ 阿藍;文/ 廖偉棠 說到阿藍,很多讀者都會知道他曾是一個寫詩的的士司機、巴士站長,因為電視曾經報道,但人們對阿藍的了解也到此為止,工人詩人、藍領詩人,這些標籤貼上去容易,深入分析卻很困難,於是就會有人想當然以為阿藍的詩一定激烈抗爭、或者一定通俗易懂,然而只有阿藍自己知道:工人的詩與學院的詩,依循的是同一個原則,就是詩本身的創造力。 完整文章
文/孟浪 本書是一個私人選本,一個詩人選本,但又是一個完全開放的公共讀本,編者期待有第二部、第三部甚至更多的六四詩歌讀本在未來陸續出現,期待詩的在場、詩人的在場、詩性正義的在場,成為飽滿的、鮮活的常態,成為對每一位讀者來說迎面壁立的一項公共常識。 〈靜物〉 也斯 本來有人坐在椅上本來有人坐在桌旁本來有人給一盆花澆水本來有人從書本中抬起頭來 現在他們到哪兒去了? 完整文章
文/鴻鴻 人間仍有梁秉鈞 1 給你的詩 在移動的車上 拿筆 寫在風裡 吹糊了 只有那個拿攝影機 拍下來的人 可以還原 2 為了記錄完整 還得找人 背了我的書包 演我 遠看還真像 我也像你那樣 笑笑 讓一切發生 畢竟這只是夢 3 知道你還在 在你曾經帶我去過的 每個場景裡 那拉開椅子跳舞的理髮廳 那換了幾次名字的酒吧 那吃盆菜的舊宅院 還有你用筆名寫作的小說中 你也會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