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鴻鴻

人間仍有梁秉鈞

1

給你的詩
在移動的車上
拿筆
寫在風裡
吹糊了
只有那個拿攝影機
拍下來的人
可以還原

2

為了記錄完整
還得找人
背了我的書包
演我
遠看還真像
我也像你那樣
笑笑
讓一切發生
畢竟這只是夢

3

知道你還在
在你曾經帶我去過的
每個場景裡
那拉開椅子跳舞的理髮廳
那換了幾次名字的酒吧
那吃盆菜的舊宅院
還有你用筆名寫作的小說中
你也會在
那些我帶你去過的地方
光點電影散場時(現在多闢了兩間)
朋友開設的酒吧裡(他們離婚了現在歸前妻管)
還有我曾用機車載你
左閃右躲、搖搖晃晃穿過的
台北街道(打著路平的口號
仍是那麼不平)

4

在你愛的我愛的狂亂城市
在你譏刺我反叛的荒謬時空

※ 本文摘自《暴民之歌》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