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對作家的刻板印象,除了熬夜、浪漫、具備戀愛體質、不善理財等等,另外便是作家擁有藏書萬卷的書房,一個寬大的書桌。 書房、書桌,何者重要?依據日本學者西山昭彥的論點,書桌比書房更重要。他在《勉強桌,造就千萬年收》一書中說:「嚴格說來,客廳與書房本來就該有所區分,不過,就算是單一房間,只要擺上一張專用書桌,這裡就是書房,一個得以不受他人與其他事物干擾的空間。」 完整文章
白先勇《台北人》是現代主義的名著,呈顯徬徨、迷惑以及尋覓、追蹤,但相較於白先勇紀錄片《奼紫嫣紅開遍》,當能發覺家的移轉,已有新的定義。本講題在討論「家」從區域、硬體,而昇華為文化。 ——吳鈞堯 「讀白先勇《台北人》,找家的皈依」講座資訊 主講人:吳鈞堯           主持人:陳蕙慧 時間:2016/05/25(三) 完整文章
文/董十曉 提到雷驤,年輕輩或者知他是雷光夏的父親,但更早期雷驤其實活躍於報紙副刊之間,散見的插畫作品,想像無窮的文字篇章,甚至可在電視節目上見其拍攝的紀錄片,不設限自己,展現各式才華的作家,卻逐漸被淡忘,鮮少被提及的原因為何? 7 月 11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