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凡強的人我生活】人我生活完結篇:快樂地結婚吧,戰鬥民族!

記得當年在仁愛路圓環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已故的唐日榮先生,他那豪華霸氣的加長型禮車,就違規停在前不久才歇業的雙聖門口(一來他不在乎被開單,二來就算想守法停在停車格,也沒有夠大夠長的車位,不如隨便停)。但是,在唐先生離開人世之後,這樣醒目張狂的汽車我就不曾再見過了。 不過,自從來到俄國工作,這樣的「唐日…

讀《夜巡者》恍如喝伏特加──一口飲盡,滋養靈魂

文∕丘光 莫斯科的隆冬天黑得快,差不多下午三點就灰灰濛濛,每當雪花慢飄,尤其令人神思恍惚。在這似暗非明的時刻,特別給人一種不知所措的尷尬、一種該工作維生還是該休息作夢的猶疑。《夜巡者》就是走在這般冬夜時分雜錯著現實與夢境的路上,領著我們看看莫斯科的生活與幻想。 讀這本小說的滿足感是厚而不膩的,它用奇…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的紅線:我喝酒!但是我很乖~

想像中,俄國人會為了喝酒無所不用其極吧?答案算對也算不對。 或許受到氣候影響,俄羅斯民族的個性就像他們居住的地方,冷峻嚴肅又壓抑;但是三杯黃湯下肚後,他們的表情就像經過俄羅斯的漫長寒冬後、被第一道和煦陽光照耀般的令人歡欣:不論是啤酒、香檳、葡萄酒,或是「俄羅斯符碼」伏特加,俄國人照單全收送入口中,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