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當年在仁愛路圓環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已故的唐日榮先生,他那豪華霸氣的加長型禮車,就違規停在前不久才歇業的雙聖門口(一來他不在乎被開單,二來就算想守法停在停車格,也沒有夠大夠長的車位,不如隨便停)。但是,在唐先生離開人世之後,這樣醒目張狂的汽車我就不曾再見過了。 完整文章
文∕丘光 莫斯科的隆冬天黑得快,差不多下午三點就灰灰濛濛,每當雪花慢飄,尤其令人神思恍惚。在這似暗非明的時刻,特別給人一種不知所措的尷尬、一種該工作維生還是該休息作夢的猶疑。《夜巡者》就是走在這般冬夜時分雜錯著現實與夢境的路上,領著我們看看莫斯科的生活與幻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