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當年在仁愛路圓環附近,常常可以看到已故的唐日榮先生,他那豪華霸氣的加長型禮車,就違規停在前不久才歇業的雙聖門口(一來他不在乎被開單,二來就算想守法停在停車格,也沒有夠大夠長的車位,不如隨便停)。但是,在唐先生離開人世之後,這樣醒目張狂的汽車我就不曾再見過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