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富閔 你聽過「切心」的聲音嗎?別著急,讓我先從一卷空白錄音帶講起。 空白錄音帶簡稱空白帶,市售大抵分六十、九十、一百二十分鐘三款,不管在鄉村、在都市賣場銷路都不太好,空白帶功能性窄,卻被我們一群廟後囝仔當成玩具、還發揮得淋漓盡致。 完整文章
文/楊富閔 每次跟住外地的朋友說:「我要去臺南。」他們都納悶著,人都在臺南,為何還要去臺南?事實上,在一個臺南的概念下,臺南大抵指涉的是府城、古都、臺南市⋯⋯會說「去臺南」多住在舊制臺南縣。 府安路則是我去臺南的第一站,府安路住著我敬愛的堂伯一家,他們是在八○年代中期離開大內的。曾經也過著妻小留大內,經營鐵工廠的堂伯固定會在週末返家的生活,後來終於全員撤出,插枝求生去臺南過新日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