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羅》播得很熱鬧,前幾集觀眾們的鬥嘴也很熱鬧,有人認為影集拍得不好,有人認為可以再現某個時期的台灣就相當值得肯定。這些看似相互攻擊的意見其實並不彼此砥觸,因為它們聚焦的其實是同一部作品的不同部分,而戲劇的確也讓更多人開始關注那段自己不熟悉的台灣歷史,無論是好奇、質疑、糾錯或嘗試理解,都不是壞事。 完整文章
文/江鵝 忘記在哪裡看到過,有人說再聽到一次「愛自己」就要吐,我的心臟為此緊縮好大一下,畢竟工作上的言論很大程度建立在這三個字的展開,哪天被打怎麼辦?情緒中心空白而逃避面對衝突的我,隨即拿出體內奇異筆,在腦殼內壁增補一條發言守則:不要說「愛自己」。 完整文章
文/江鵝 還是學生的時候,有次請德國朋友到住處吃飯。他見我炒米粉,立刻抓起紙筆說要學。我邊煮邊口白:煸香菇、加肉絲、加洋蔥、加菜、加水、加鹽、加胡椒粉、加糖……「糖???」在我把砂糖灑進鍋裡的同時,那個巴伐利亞的體魄瞬間在我背後賁張起來:「你剛剛放糖進去?米粉不是鹹的嗎?放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