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威良 丹尼念小學二年級時,有一天放學回家後,有點嚴肅地說:「我們老師說,德國過去是分裂的。」我很驚訝地想,老師怎麼現在就對二年級這麼小的孩子說明德國的近代歷史呢?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道何時是最適當的年齡。 當時家中剛好有一張去柏林時買的明信片,上面有柏林圍牆的照片,他似懂非懂地聽我的說明,心情沉重了好一陣子。這是德國的歷史教育,小學二年級就會告訴他關於德國近代醜陋的過去。 完整文章
文/劉威良 我的兒子丹尼還在幼兒園就讀時,有一天放學回家他很興奮地念著口訣,並伸出一隻拇指比一,接著另一隻手也伸出拇指比一,然後兩手拇指擺在一起說二,最後口中念著:「一一二,急難救助撥打一一二。」當天他還拿出我們廢棄的醫療急救箱裡的繃帶,有模有樣地纏繞給我看,並且很驕傲地讓我看看他得到的急救課程上課證明。 完整文章
說起德國,你的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畫面是什麼呢?是強盛的科技工藝力量?還是綠草如茵的花園城市?抑或是引領足壇風雲的強大體育實力? 至今,雖然我還沒有機會踏上德國的領土,但卻很喜歡這個國家的風土民情,也很欣賞他們對於人生、工作的態度。過去從電視上看到很多有關德國的報導,而這回我將從《借鏡德國:一個台灣人的日耳曼觀察筆記》這本書中領略不同的德國。 完整文章
文/劉威良 德語,很難嗎?(Ist Deutsch schwer?) 看看標題文字字面上的比較,哪個難?中文的比畫難,而德語則像豆芽菜一樣,要一個老外來看,他一定會說中文難;對不習慣豆芽菜的中文人士來說,一定覺得母語親切簡易。這是一定的道理,難不難都是相對的,只是看人學不學而已。完整文章